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千面影帝 > 第249章:《伪装者》来了
    “太好了,陈总,您这个定位简直神了,我现在就去跟实验室里的人说一下,让他们将配方再精益求精一下,争取将我们的高端方便面一炮打响。”

    叶鹏是无比的激动,说着就要起身。

    陈宇一边将叶鹏给拉住:“看几点了,这个事不急,明天再去也不迟,先吃饭。”

    “是,是,先吃饭。”

    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7点多了。

    虽说叶鹏觉得无所谓,他工作起来一天24小时都呆在厂里。

    不过今天陈总回来,叶鹏也只能耐住性子。

    “叶鹏,其实我对于高端方便面暂时不感兴趣。”

    三人吃完便饭,石兰芳给陈宇泡了一壶茶。

    陈宇抿了一口,然后看着叶鹏说道。

    这句话可把叶鹏给吓坏了。

    好不容易有了一条新的路子,大老板竟然说不感兴趣。

    这怎么行。

    “陈总,我觉得我们高端方便面很有市场前景。您不是说了吗,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大家对于高端方便面的需求会越来越多。”

    “说是这么说,但暂时几年之内大家主要的消费,甚至未来十年之内,大家主要还是吃传统方便面。就算是大家生活水平提高了,高端方便面其实也是小众产品。”

    不是有句话说吗?

    我都穷得吃方便面了,你还问我这有没有营养?

    营养个锤子。

    谁不知道吃方便面没有营养。

    就算是高端一些的方便面,他的营养价值也高不到哪去。

    “但他的市场前景还是很好的,而且利润很大,陈总……”

    叶鹏有些着急的说道。

    “叶鹏,看把你急的,我说暂时不感兴趣并不代表我们不可以做。做还是可以做的,虽然这个业务并不是特别大,但正如你所说,他的毛利润很大,用心做也能赚一些钱,我也不会反对。不过,我觉得,真正赚钱的是传统方便面。”

    尽管高端方便面的利润大于传统方便面,但高端方便面利润再大,他的量也起不来。

    像方便面这种东西,他靠的并不是利润取胜,他靠的是走量。

    哪怕一桶方便面能赚5毛钱,一但量达到了一定的地步,他的盈利亦是无比的恐怖。

    反之。

    高端方便面哪怕利润再大,量起不来,他其实也赚不到多少钱。

    真正方便面赚钱的,还得靠传统方便面。

    只是这一说,叶鹏却是说道:“陈总,其实我与石总一直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我们也一直想进入传统方便面市场,甚至我们已经进入了,但目前不但没怎么打开市场,反而还亏损了。”

    说起这个事,叶鹏也是无奈。

    他们家本来就是做方便食品起家的,对于传统方便面一直很感兴趣。

    可是之前他们打不过那一些巨头,现在同样是打不赢。

    当然。

    不只是他们打不赢,其他像华丰,白象……等等,同样拿康师傅,统一没有任何办法。

    他们已经算是垄断了国内方便面市场,甚至想进入,都实在是太困难太困难。

    “虽然这个市场竞争较大,但我觉得还是有机会的。”

    陈宇自然也知道这一块的压力,然后问道:“叶鹏,你负责的传统方面便主要模式是怎么样的?”

    “目前主要是模仿康师傅与统一,但大家认准了康师傅与统一这两块牌子,哪怕我们的价格便宜一些,消费者也不买。”

    “这个也正常,如果降价有用,那华丰,白象这一些方便面企业也不可能做得这么困难了。”

    陈宇倒是没有意外,继续说道:“其实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我们的牌子确实拼不过统一和康师傅,但我们可以从方便面的品类上面着手。”

    “陈总,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有了红烧豆腐泡面,肉沫茄子泡面。”

    叶鹏觉得陈总的思路与他的一样,内心有一些欣喜。不过陈宇却是摇头:“你的方向是正确的,不过想法太奇葩。就如你那个配料吧,操作工艺复杂,成本太高,所以只能做高端这一块,做不了大众。”

    “可我们如果与他们拼传统方便面,我们又拼不过。”

    “我们可以从配料方面着手。”

    “也很难。”

    石兰芳也是摇头:“目前市场上卖得最好的是红烧牛肉方便面,这个口味已经成为了经典款,我们也模仿了,一来做不到他们那样的经典口感,二来就算是做到了,我们也打不开市场。”

    “所以我们就搞其他的口味,当然,这个口味不能像叶鹏一样太天马形空。这个配料一定不能增加生产成本,同时这个口味一定得大众大家都喜欢吃。”

    “陈总,这也太难了吧。”

    叶鹏不断的摇头。

    他又不是没有想过。

    但即要大众喜欢吃,还得不增加生产成本,这上哪去找?

    如果能找到,那他就是下一个红烧牛肉面。

    可方便面在中国卖了几十年,卖的最火的仍然是红烧牛肉面。

    至于其他像什么小鸡顿蘑菇,虽然也有,但卖的却很一般。

    “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

    陈宇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我们可以放开一下思路,为什么大家喜欢吃红烧牛肉面,除了他的口味经典之外,也与大家喜欢吃牛肉有关。既然这样,我们也可以从我们平时喜欢吃的菜里面找。就像刚才,我们点的是什么?”

    指了指放在一边暂时没有收拾的几个快餐盒。

    “陈总,您说的是红烧猪脚?”

    “呃,不是这个。”

    “可那个小白菜也不太好加入到方便面当中吧。”

    “我去,叶鹏,你怎么不说另外一个酸菜鱼呢?”

    陈宇被叶鹏给气着了。

    明明今天打包的最大的菜是酸菜鱼,这丫的却说其他两个菜。

    “陈总,您的意思是我们搞出一个酸菜鱼的方便面?”

    “差不多。”

    陈宇点了点头。

    “这个,这个……”

    叶鹏脑海里转了几下。

    这几年他可一直在研究方便面,已经算得上是半个美食专家了。

    陈总刚才说的还不是与自己搞的什么红烧豆腐方便面差不多。

    甚至他觉得这个工艺还更复杂。

    “什么这个,那个?”

    “陈总,这成本同样也很高,毕竟要将酸菜鱼当成是配料,工艺也很复杂。”

    “是吗?”

    陈宇眨了眨眼睛:“但如果去掉这个鱼呢?”

    “去掉鱼?”

    叶鹏有一些蒙:“陈总,您不会说只加酸菜吧。”

    “为什么不可以呢?”

    陈宇点头确认:“就是只加酸菜,名字我都已经想好了,就叫做老坛酸菜。”

    两人都是一愣。

    这名字听着感觉还可以,但……

    “老坛酸菜?”

    “这行不行?”

    两人内心有些滴沽。

    但虽然滴沽,他们此时却不由自主的在研究这个问题。

    如果只加酸菜的话,确实不会增加太多的生产成本。

    毕竟酸菜这种东西制作并不复杂,食材也不贵。

    同时,酸菜也很大众,全国老百姓都喜欢吃。

    如此,这也满足了即不增加生产成本,又大众喜欢。

    不说其他方面,光是从选择方面来说,选择酸菜绝对是一个可行的方向。

    与之同时,两人对于陈宇又是内心无比的佩服。

    这就是陈总与他们的差别。

    只是几句话的功夫,他不但解决了叶鹏瞎搞出来的高端方便面。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三言两话又设计了一个全新的产品。

    “还在想酸菜行不行呀?”

    看两人没有说话,陈宇却是说道:“光说不练没用,加酸菜管不管用,试一试不就知道了?当然,我们这个酸菜也得有讲究,整个的口感方面不能按我们客家人的口味来。”

    客家人只是国家的一部分,客家菜也不见得就全国人民喜欢吃。

    所以客家人的酸菜就算是自己觉得再好吃,未必能推向到全国。

    “陈总,您的意思是往川菜方向尝试?”

    叶鹏说道。

    “没错。”

    这一点叶鹏的眼光就看得很准。

    客家菜难于推广,但川菜就不一样了。

    国内八大菜系,最火爆最具有商业价值,流传最广的就是川菜。

    与之同时,全国各地也有一系列的川菜馆。

    几乎是所有中国人都吃过川菜。

    与之另一边,像火锅,串串这一些,他们的口感也偏向于川菜口味。

    主打川菜口感的酸菜,加入到方便面,这才是他们研究的方向。

    “好了,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们,我先回家一趟。”

    没有再继续研究产品的问题,陈宇准备回家一趟:“对了,家里这一边的业务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与深城那边各负责人对接。”

    “陈总,我们就是怕麻烦他们。毕竟我们的业务这么小,也有些不好意思。”

    “有什么麻烦,我们一切的起点都在信丰。”

    “陈总,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

    石兰芳感觉比吃了蜜还甜。

    “石经理,走吧,送我回家。”

    “陈总,回家吗,我已经给您订好了酒店。”

    “不住酒店,我准备回家看看。”

    “但您家里有一段时间没住了,可能灰尘会比较多。”

    “没事,我随便打理一下就可以。”

    陈宇也没那娇生惯养。

    虽然家里一段时间没住,但对于家还是很怀念的。

    “到了,你们先回去吧,这两天我会在信丰逛一下,你们不要安排我,有什么事我会联系你们的。”

    石兰芳与叶鹏将陈宇送到家门口。

    石兰芳与叶鹏执意要帮陈宇打扫一下房间,但陈宇却让他们先回去。

    这点小事情,陈宇自小也干惯了。

    “那陈总,我们先回去了。”

    拿陈宇没办法,石兰芳与叶鹏只好打道回府。

    “终于回家了。”

    看着前方家里的大门,陈宇生起一阵亲切感。

    这里就是生他养他的地方。

    正准备打开大门回家,陈宇一拍脑袋,坏了:“没带钥匙。”

    好几年没有回家,陈宇还真忘了钥匙在哪?

    应该在父母那。

    不过父母现在也在深城,不可能将钥匙给陈宇送来。

    “我去,我这是有家不能回了。”

    陈宇泪流满面。

    满怀心思的想回家住一晚,没想到竟然没带钥匙。

    “算了,翻墙吧。”

    虽然没有钥匙,但这点事情还是难不倒陈宇的。

    正准备翻墙,突然,身后一个声音却是响起:“小宇,你回来了?”

    “大叔,是你呀。”

    叫住陈宇的正是住在隔壁的张大叔。

    “张大叔,今天刚回,忘带钥匙了,就准备翻墙进去。”

    “没带钥匙怎么不早说呀,你老爸去深城的时候将一个钥匙放我这了,我给你拿。”

    张大叔很是热情,不一会儿就将陈宇家的钥匙拿了过来。

    “你爸担心可能要办什么事,所以就将一个钥匙留我这了。”

    “谢谢张大叔,要不然,今天我可真得翻墙了。”

    “这有什么谢的,就是保管钥匙而已。对了,小宇,我问你,你爸妈是不是在深城做大生意了?”

    “也没有什么大生意,就是开火锅店。”

    “小宇,你可别哄我,别人都说你爸妈做的生意可大了。”

    “张大叔,哪能哄您呢。哎,张大叔,小满是不是大专快毕业了?”

    “毕业好几个月了。”

    “在哪工作?”

    “在广州,也没找到什么好工作,现在去当了个文员,一个月才1000块钱。”

    “那个……张大叔,不知道小满有没有想法到我爸妈那里帮下忙。”

    “就是你们家的火锅店吗?”

    “是呀,我爸开的火锅店工资还可以,比一般的企业普通员工要高,但就是累一些。”

    “小宇,你可得给我们家小瞒安排个好职位,能不能让他当个管理什么的?”

    “这个……”

    陈宇有些头痛,不过还是解释说道:“张大叔,我们是自家人也不瞒您。我爸开的这个火锅店人招的挺多的,有不少还是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但所有员工来到公司,第一都是从最基层开始做起。如果小满表现好,肯定第一个提拔。”

    “行,一会我就给小满打电话,看看她的意思。”

    张大叔有些郁闷。

    本想给女儿小满找个好职位,没想到陈宇小家伙竟然这么不领情,亏他还给他们家保管这么多年钥匙呢。

    “那陈宇,叔叔就不打扰你了。”

    “好的好的,谢谢张叔叔。”

    看张大叔未至可否,陈宇也明白张大叔心里的意思。

    不过他也没有过多解释。

    邻里之间陈宇能帮的自然会帮,他们愿不愿意过来,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小满,下班了吗?”

    “刚下班。”

    “这么晚呀,还没吃饭吧。”

    “正要去吃饭呢。”

    “怎么一个文员的工作还有这么多,小满,你那工作怎么样,要是不行,找一个新的。”

    “爸,工作哪有这么好找,我先干着这个吧。”

    张大叔与陈宇分开,回到家里便给女儿小满打了个电话。

    虽然觉得陈宇推荐的工作不怎么样,但毕竟陈宇家生意做这么大,多少能照顾一下人情。

    想来想去,还是准备将这事跟女儿说一下。

    “对了,小满,隔壁小宇回来了。”

    “小宇哥哥回来了,他不是在深城吗?”

    “是,今天刚回,他回家没有钥匙,我便将钥匙给他了。对了,小满,他家开的叫啥火锅?”

    “火锅西施。”

    “对对,就是你说的火锅西施。我今天问小宇了,说他们那里要不要人。小宇说要的,只是他说他们那里比较严格,而且也比较累,要去的话,只能先从基层做起。”

    “老爸,真的呀,那我要去。”

    “啊,你要去?”

    张大叔以为听错了。

    他都感觉这工作一般,怎么没想到女儿竟然一听抢着要去。

    “是呀,老爸,我想去小宇哥家开的火锅西施那里上班。”

    “可他们说从基层做起,估计得端盘倒水什么的,都是一些脏活,累活。”

    “我知道,端盘倒水也没有什么,老爸,女儿我能吃苦。”

    “小满,你不是跟老爸开玩笑吧。”

    “真的,老爸,我是真想去。”

    “那好,回头我跟小宇说一下。”

    虽然有些奇怪,但对于女儿的态度张大叔还是挺满意的。

    不管陈宇介绍的那个工作怎么样,女儿能吃苦的话,以后做什么都能出头。

    这一想,张大叔对于陈宇之前说的从底层做起一类的话也不在乎了。

    不就是当服务员嘛,当服务员也没有低别人一等。

    当年陈宇老爸还不是与我们一样在高乔煤矿一起上班,这不也当上了大老板。

    ……

    送走张大叔,陈宇简单在屋里收拾了一下,也就对付一了晚。

    第二天,陈宇起了一个早。

    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什么,正准备去吃早餐,却在门口处又碰到张大叔了。

    “张大叔,早。”

    “早。”

    “小宇,去吃早餐吗?”

    “是呀,刚起床,准备吃早餐,张大叔,你吃了没?”

    “刚吃。”

    张大叔笑呵呵:“小宇,是这样,昨天晚上我跟小满打了个电话,小满一听说你们家火锅店,吵着要去,这不,就来麻烦你一下,看什么时候小满能去深城。”

    “噢。”

    陈宇欣慰的点点头:“张大叔,你叫小满随时去深城就好。我给你写一个号码……”

    陈宇随身携带着纸与笔,给张大叔写了一个电话号码。

    “这是深城总店店长刘丽芳的电话,到了叫小满给她打一个电话就行。”

    “好的,好的,麻烦小宇了。”

    “张大叔,又客气了不是,小满我可是一直将她当妹妹看待。”

    “难怪小时候小满一直喜欢跟着你,那行,小宇,你去吃早餐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看着张大叔满意的离开,陈宇便给刘丽芳去了个电话。

    “刘姐,我是小宇。”

    “小宇,听说你回信丰了?”

    “谁说的?”

    “你妈说的。”

    “是回信丰了,昨天刚到。对了,家里面有个人想来公司上班,到时候刘姐您来安排一下吧。”

    “哪个人呀,要小宇你亲自打电话?”

    “就是家里一个堂妹。”

    “堂妹呀,看来得给她一个管理当当。”

    “刘姐又来给我开玩笑了,你要是给她当管理,你这个总店店长的位置就得被撤了。”

    “行了,这个事还要你来教姐。不管是谁介绍来的,都得先从发毛巾开始。”

    “那就这样,我相信刘姐你的管理能力。”

    向刘丽芳交待了一下,陈宇已经来到了以前一直吃的早餐店。

    “老板,来两份烫皮,一碗豆浆。”

    信丰的烫皮有一些像广省的肠粉,不过,陈宇更为喜欢的是家乡的烫皮。

    用米搅碎做成米浆,再将米浆放到簸箕上蒸,接着再将蒸好的烫皮一分为四。

    每一份包上萝卜干,咸菜,芋头丝……再浇上几勺辣椒酱,那叫一个爽快。

    “咦,小宇,是你呀,你回来了。”

    “是呀,阿姨,昨天刚回来。”

    “听说你们家都搬到深城去了?”

    “哪里搬过去了,只是在那里做点小生意。”

    “小宇,你又谦虚了不是,你家的那个是小生意,我们这个早点铺就不要开了。”

    “阿姨,我可是最喜欢吃你们家的烫皮。”

    “好咧,等等哈,一会就给你。”

    与阿姨闲聊了几句,过了一会两份烫皮便端了过来。

    十分钟,陈宇一口气吃完。

    随后陈宇便去了花园路,他准备回二中看看。

    此时,二中一众学子已经开始上早自习。

    陈宇则走到了二中西边操场,准备运动一下。

    “刘老师,你也在这。”

    刚到操作上,陈宇便看到此前自己的班主任刘芳婷。

    “陈宇,你怎么在这。你不是在深城嘛?”

    看到陈宇,刘芳婷也是一脸的奇怪。

    陈宇则是恶趣味的说道:“被学校开除了,准备回学校回炉重新再考一个大学。”

    “扯吧你。”

    刘芳婷瞪了陈宇一眼:“你那个深城大学都是特招的,哪有考了?再说,以你动不动就逃课的地步,就算是回来重读,你也考不上什么好的大学。”

    “刘老师,原来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

    “呵,给你开玩笑的,你可是大老板,要不要读书也无所谓。”

    “什么大老板,在刘老师这里,我始终是您的学生。”

    “啧啧啧,你这嘴去深城开了光呀。”

    刘芳婷啧啧称齐。

    “哎,刘老师,前面要盖学生宿舍吗?”

    “应该是吧,不过也不确定。”

    “早就该盖了。”

    对于学生宿舍,陈宇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当年他在读高一的时候,因为二中学生宿舍不够,竟然叫高二学生全部到校园租房子住。

    看看边上一中,二中那叫一个惨。

    7017k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