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镇国龙婿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清白如初
    门口,也是女人。

    而且如同叶擎月跟柳嫣然一样,也是两个。

    一个干练无比,另一个妖娆无限。

    这个干练的女人,对于孔荷等本地人来说并不陌生。

    天穹传媒的副总裁,造星无数的祝花芷。

    她的名头可是太大了,不仅是业内的神话,其影响力更是遍及整座魔都。

    可就是地位如此超然的一个人,在另一个女人面前,却表现的很是温顺。

    就连那人登台阶时,都亲自去提了裙摆。

    美!

    只有这个字,能形容这个妖娆的女人。

    而且这种美很纯粹,就是花儿绽放到极致的那种艳丽。

    即便她已经在克制了,然而举手投足间,还是惹得人心驰神往。

    就连女人,都想好好把她怜惜一番。

    具体的容貌已经无需形容,反正都是到了极致。

    最为醒目的,是眉间的一朵桃花。

    像是胎记,也像是刺青,半开不开的引人遐想。

    从她出现开始,那双漂亮的眸子里就只有一个人。

    ——叶擎天!

    她在看叶擎天,叶擎天也在看她。

    两人像是石化的雕像,就那么静静的相视而立,一言不发。

    “她是谁?”

    终于,二楼的楚凌烟问了出来。

    “一个让人爱恨交加的人。”叶擎月咬住了下嘴唇。

    “你们认识?”

    “嗯。”

    叶擎月点头:“如果不是她,我活不到现在,所以她算是我的恩人。可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走上这条路,她算是我的仇人。我跟她见面的次数有限,不过她身边的那个女人,倒是几乎每天都见。”

    “你不喜欢现在走的这条路?”楚凌烟关心这点。

    “不仅不喜欢,而且还厌恶。”叶擎月叹息,“我不喜欢名扬天下,更不喜欢以现在的身份天下皆知。”

    “你不该恨她。”弓尔弥插话。

    “你们,你们也认识?”楚凌烟有些意外。

    “认识。”弓尔弥点头,“如果姐姐感兴趣,稍后我可以和盘托出。”

    “不用,我只是随口一问。”

    楚凌烟不喜欢八卦,尤其不喜欢身边人的八卦。

    她与弓尔弥以姐妹相称,看中的是这个人,而不是其他的。

    况且打听隐私,本就是冒犯之举。

    “弓姐姐,我为什么不该恨她?”叶擎月问。

    “擎月,我知道你们叶家的往事,也知道当年你和你哥遭遇了什么?”

    “这有关系吗?”叶擎月问。

    “当然。”弓尔弥严肃的点头,“你有没有想过,强迫你名扬天下,本身就是对你最大的保护呢?”

    保护?

    听完这两个字,叶擎月顿时愣住了。

    将她的反应收入眼中,弓尔弥继续道:“别的国家我不提,单说龙国,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突然消失,会是什么后果?”

    “……”

    叶擎月没有回应,但脸上的表情却丰富了起来。

    那是醒悟,也是惭愧,更是后知后觉的感激。

    她只记得,当初哥哥被驱逐出叶家之后,爷爷叶万福为她安排了一桩婚事。

    因为不喜欢,于是找机会逃离了帝都。

    但叶家的势力太大,她从不敢在一处逗留太久。

    两年当中,她几乎走遍了大半个龙国。

    饶是如此,最终还是被叶家人找到了。

    绝望无助之际,被一伙人救了下来。

    本以为逃亡就是人生的至暗时刻了,可后来才发现,那段日子也并不可怕。

    至少,还拥有自由。

    而自从被人救下之后,就连自由都被剥夺了。

    训练!

    无休无止的训练!

    舞蹈、声乐、演技、礼仪等等等等,凡是能提升女人实力和魅力的东西,她几乎全都学了个遍。

    也正是因此,第一次正式亮相,就红遍了大江南北。

    从那天起,叶玲珑红透了龙国。

    可再红又能怎么样?

    还不是没有自由,还不是要受人摆布。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没有接受过任何屈辱性的条件,也没有遭受过任何的潜规则。

    比如去陪酒,又比如去陪睡……

    可也一样,还是没有自由。

    所以她恨那个女人,恨到了骨子里。

    某些时候,更是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然而弓尔弥的一番话,像是一盆冷水,让她清醒了过来。

    是啊,那何尝又不是一种保护呢?

    名气越大,受到的关注就越高。

    相应的,也就没人敢在自己身上动歪心思。

    否则,叶家怎么可能放过自己?

    否则,自己怎么可能安全无虞的活到现在?

    懂了!

    全懂了!

    “既然懂了,就下去吧。”弓尔弥提醒。

    “我该,我该怎么感谢她?”

    叶擎月惭愧、后悔,深深的自责。

    “你去到她身边,就是最好的感谢。”

    弓尔弥太了解叶擎天,亲人,于他而言就是逆鳞。

    既然是逆鳞,那就动不得。

    自己这位药王动不得,那位花神也动不得。

    自己弓家不行,她闻人家也不行。

    现在,只有叶擎月能帮到闻人颜。

    “你知道我想问什么,自己说吧。”

    事关亲妹妹,叶擎天压低了声音,只有他们三人能够听到。

    “阁主,一切都是属下的错,与闻人姐姐无关,我愿以死作保。”

    在叶擎天的面前,祝花芷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死?

    叶擎天眉毛一挑:“我暗阁的人,什么时候都不会跟死这个字沾上关系。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听到。”

    “属下知错,可闻人姐姐……”

    罢了……

    最终,叶擎天长叹口气,看向了闻人颜。

    “我知道你的心思,也明白你的用意。当时众神殿刚刚组建,羽翼未丰不说,还处在强敌环伺的环境中,由不得我分心,否则就是尸骨无存,因此我不怪你隐瞒了擎月的消。可她毕竟是我唯一的妹妹,所以我只问一件事。”

    “阁主,您问吧,若稍后属下的回答不能令您满意,当以死鉴心。”闻人颜依旧在笑。

    “你不说死这个字,能死吗?”叶擎天很生气。

    死?

    这时,叶擎月冲到了近前,顿时就紧张了。

    “哥,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来回答。”

    感激而惭愧的看过闻人颜,叶擎月急促的解释。

    “闻人姐姐从没有慢待过我,更没有让我做过任何不耻之事。我以爸妈的名义发誓,我叶擎月……清白如初。”

    额……

    叶擎月的连珠炮,直接把叶擎天打懵了。

    而更懵的,还在后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