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 > 免费番外二:大国子民
    “赢姐,回国的航班好多航班都停飞了,这次只有你能帮我了。”

    遇到事儿,斯念找赢曼而比找亲妈还熟练。

    “怎么了?你这时候想回来?”赢曼而有些意外。

    疫情最初展现出来的形式,是国内的疫情看起来比较严重。

    很多人都想方设法地出去。

    和后来国内疫情控制得最好,海外华人都想着要回来的状况,和后来的发展是大相径庭的。

    这个时候,除非是出国旅游,在外面继续待着,都不知道接下来住哪里、要怎么生活,一般都不建议回来。

    “不是人要回去,我是想运点物资回去。但是现在物流全部停了,我有点搞不定。”斯念如实交代。

    “国外的航空公司停飞了,国内航空公司,不是还有一部分航班是继续执飞的吗?你可以试着托运看看。”赢曼而给斯念支招。

    “我的东西又有点多。”斯念解释了一下。

    “具体是怎么个多法?”

    “我有两百件,每件500个,一共十万个N95口罩,还有一百件,每件1000个,一共十万个医用外科口罩。赢姐不是做旅游定制吗?有没有人订了公务机,后天从土耳其或者附近那个欧洲国家回国的?帮我把这批口罩运回去。费用我来出也行。”

    斯念身在土耳其,还不太清楚潮一流的旅游创意公司已经无限期歇业了。

    “你要包公务机运口罩回国卖?”赢曼而向来知道斯念对商机的敏感。

    疫情的最初,国内的口罩,尤其是医用N95口罩价格疯涨。

    但在这个特殊的时节,在这样的节骨眼上敏感,就不是赢曼而能够欣赏的:“小念,这种时候倒买倒卖,我可就要说你了。”

    “没有的事,赢姐!我才不赚这种钱。我是想要捐赠,国内现在不都买不到口罩吗?听说连医院都已经紧缺了。”斯念并没有囤积居奇的想法。

    赢曼而听完斯念的解释,赢曼而的语气就缓和了很多:“是要捐赠给武汉吗?”

    “武汉我之前已经捐赠了五万个了,是湖北同乡会组织的,我直接交给他们了。这次是运回我老家的。我们那儿是湖北以外疫情最严重的城市了。”身在土耳其的斯小念同学,此时正心系家乡。

    “这倒是……我昨天还和你妈妈打电话来着。”赢曼而轻叹一口气:“听你妈说,土耳其那边,也买不到口罩了,要不然她也想捐一点的。”

    正是因为有这个消息打底,赢曼而才会觉得斯念忽然又说要运这么多口罩回来,还是直接跳过他妈妈的,有点小可疑。

    “是被搬空了,我妈前天问我的时候,是真没有,我能找到的,之前都捐给湖北了。”斯念如实交代。

    “我是刚刚在工业区问了一圈才知道,我们土耳其的工厂旁边,已经两年没有开过工的工厂,以前是做口罩代工的,因为效益不好,已经倒闭了。我刚找到工厂的负责人,几经辗转连工厂带设备整个买下来,手续有点复杂,可能还要两天。”

    斯念解释了一下,为什么是后天才能运。

    “你们温州人,还真的是……买不到口罩直接买工厂。”赢曼而很是有些服气,但是转念一想:“已经倒闭的工厂你买下来,也没办法立马开工生产啊。”

    “是没办法,机器还得检测,能不能正常运行,现在也还不好说。不过我刚说的那三百件二十万个口罩,是工厂的库存。他们负责人根本就没有回来,我是去德国和他签的约。我看过了,虽然箱子落了一点灰,但都没有过期,符合捐赠标准。”

    斯念就是冲着库存买的口罩厂。

    “现在口罩这么紧俏,库存能轮得到你?”赢曼而虽然不管经营上的事情,但口罩在这种时候的紧俏程度,再没有商业细胞的人,也能略知一二。

    “那负责人是职业经理人,他接收到的任务,是把工厂作为不良资产处理掉,里面有什么,并不是他关心的,只要价格合适,他就算完成任务了。”

    职业经理人经营工厂,和云之磊那样兢兢业业的工厂主,全然不是一回事。

    “这样啊!包机这些事情,我不太熟悉,我问一下你潮哥,过一会儿再给你消息。”赢曼而向来只负责写旅游随笔。

    挂电话之前,赢曼而又来了一句:“你这次做的很好,长长只知道改造无菌车间,光把他以前做库管的六号仓库给改造了还嫌不够,还收了个有无菌车间的尿布厂,也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赢曼而对斯念,向来是有些偏爱的。

    “那还不是我从初中开始,就在赢姐的谆谆教导下成长?”

    斯小念的那张嘴,对着锁伊人,是什么错说什么。

    在赢曼而这儿,一直都是专挑好听的说。

    说起来,他和锁伊人,也已经有快半年没有联系过了。

    他到了土耳其之后,就把微信什么的都给卸载了。

    要不是疫情的事情太大,全世界都是铺天盖地的报道,斯念有可能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儿,斯念就有点记挂锁伊人。

    同为温州人,也不知道伊人师姐有没有回去过年。

    有回的话,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半年前,斯念一反常态,主动要求去土耳其当分厂厂长。

    并且还特地交代,让斯爸斯妈有什么和锁伊人有关的消息,都不要和他提及。

    斯爸爸一直都知道自家儿子的小心思。

    见儿子有意自己主动走出来,也就真的没有再提及。

    才挂了和赢曼而的通话,斯念的电话就又响了。

    来电显示的,是一个他倒着都能背的号码。

    删了整整半年,却还是深深印刻在脑海里。

    斯念有些犹豫。

    说好了,要消失在赢曼而的世界里,让她随心所欲地过自己的生活的。

    这个电话要是一接,他肯定没有定力,继续保持距离。

    打从记事开始,斯念的世界就是围着锁伊人转的。

    这个几乎与生俱来的习惯,改变一次,就已经让他完全找不到自己了。

    过去的这半年,他连【啊嘿】这样的口头禅,都已经没有在用了。

    再来一次,他是真的没信心可以做到。

    一直到电话自动挂断,斯念都没有接。

    赢姐都说他是有担当的男子汉了,他怎么都得要在锁伊人面前,说道做到。

    哪怕就这一回。

    锁伊人不知道斯念有这么多的心理活动。

    第一个电话没有接通,就直接打来第二通。

    这一次,斯念秒接:“师姐。”

    他所有的定力,都在第一通电话自动挂断的那一秒,被抽空了。

    半年的不闻不问,也不是真的忘了锁伊人。

    只是强迫自己不要想起。

    “念仔,你能买到医用防护服吗?”这是锁伊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斯念组织了半天语言,还没想好时隔半年的第一句话,应该是什么想的。

    是饱含深情,还是学没感情的机器。

    被锁伊人开门见山的一个问题,给弄得毫无意义。

    “医用防护服?”斯念回过去一个疑问,就好像他和锁伊人昨天都还有联系似的。

    “对,生产防护服的本来就不多,这会儿春节,工人也回不来,医用防护服需要无菌车间,别的工厂也没办法临时转防护服生产。温州疫情大爆发,口罩的问题是慢慢在缓解了,现在特别急缺符合标准的医用防护服。”

    锁伊人完全没有和斯念叙旧的意思。

    一开口,就是疫情相关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现在温州不需要口罩了?”

    刚刚为了二十万个口罩库存,直接买下一家废弃工厂的斯念,差点原地自闭。

    “需要,当然需要。口罩也很紧缺,医生都只能是传染科的还算勉强够用,其他科室的都不一定能够领到医用外科口罩,更不要说别的地方了。”

    “那就好!”斯念原地复活:“我刚还在和赢姐商量弄个公务机,把我这边买的口罩给运回去。”

    “真的吗!你有多少啊?”锁伊人一听说,斯念手上的口罩数量多到需要包机,连语气都变得兴奋。

    “十万个N95,不带呼吸阀的,医生可以用,还有十万个医用外科。”斯念说明了一下情况。

    “那你可以全卖给我们吗?”锁伊人一开口,就是全包。

    “你们?”斯念不太确定,锁伊人的【我们】指的是什么。

    “我们就是驰援温州行动啊,我朋友圈不是已经连着发了好几天了吗?”锁伊人认为这是斯念应该知道的情况。

    斯念不好意思和锁伊人说,为了压制时时刻刻都想和锁伊人联系的想法,他早早地就把微信给删了。

    避开这个小细节,斯念直奔主题:“我难道就不是温州人吗?我要是想卖口罩,我犯得着联系公务机吗?这么做生意,我能收得回成本吗?”

    “你是要捐赠给温州吗?”锁伊人问。

    “不然呢?”斯念反问。

    “全部吗?是要捐献给温州的医院,还是有什么别的指定的地方?”锁伊人追问。

    “就捐献给温州吧,具体是医院还是什么的,看哪里需要就给哪里了。”斯念倒是没有想的那么具体。

    “那你联系什么公务机啊?你准备好捐赠的清单就行,物流这边我们帮你搞定。”锁伊人直接把斯念的难题给揽了过去。

    “啊?我足足三百箱诶。”斯念提醒锁伊人,他要捐的口罩有点多,一般物流搞不定,特别是在这个很多物流都停运的特殊时节。

    “你这算什么,就怕你东西不够多,你那边东西要是足够多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政府包机。”

    “啊?政府包机?”斯念惊了。

    “你没看新闻吗?温州政府刚派了一架包机去意大利运华侨华人捐赠的抗疫物资回国。”锁伊人并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我没看到这个新闻,这会比我自己联系公务机要快,对吗?”斯念觉得运送抗疫物资,就是在和时间赛跑。

    “绿色通道一条龙,肯定比你自己联系包机要更快抵达一线。主要还得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华人华侨留学生捐赠的东西一起,需不需要动用到包机。要是凑不够那么多的数量,我们也有好多其他的办法,你等一下,我拉你进群。”

    锁伊人说完,就雷厉风行地准备挂电话。

    “你等我下一个微信,我新手机还没有来得及装。”斯念不好在这个时候,说自己故意删了微信。

    但锁伊人心里和明镜似的:“怪不得给你发了那么多消息,一条都没有回。”

    “我以为师姐不会想理我。”斯念嘟囔了一句:“没有我,你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锁伊人卡壳了一下,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好在这会儿还有正事:“你下载好了和我说一声。”

    很快,斯念就被拉进了一个叫【驰援温州讨论组】的群里面。

    然后各种衍生。

    一下子多了好几个群。

    【口罩特工队】

    【认捐组@驰援温州】

    【物流组@驰援温州】

    看着自己新下载的微信,忽然多出这么多个群,斯念有些茫然:“师姐,这些都是什么啊。”

    “就是【驰援温州行动】啊,我给你看看我的。”

    锁伊人给斯念截了一张图,都是微信群。

    除了斯念被拉进去的那几个,还有【防护服特工队】、【消毒水与酒精特工队】、【红外体温枪特工队】、【采购组@驰援温州】、【宣传组@驰援温州】、【货源组@驰援温州】、【鉴定组@驰援温州】。

    还有一些前面有标注【未完成】和【已完成】的,分门别类的,一个一个进行中和已完结的项目。

    “认捐组现在有很多海外温州人认捐,本地的企业和个人也有很多认捐的。你要有货源,你尽管发回来,采购组可以按照市场指导价采购。”

    “师姐,我本来就是要捐赠的,哪有什么指导价?”斯念不想一而再地被锁伊人误会。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除了你准备捐的那些口罩,如果还有防护服和额温枪什么的货源,你也尽管找来就是。凑成一架包机,刚好就可以运回来。”锁伊人解释了一下。

    斯念看到锁伊人给他发的这张截图,久久地不能平静。

    因为太久没有上各种国内的社交软件,所以有些消息,斯念还比较滞后。

    加入【驰援温州】的几个群组之后,斯念就看到了很多的新闻。

    春节的这段时间,全国的抗议资源都非常紧缺,为了不给国内的疫情添乱,在市政府的倡议下,全世界温州人发起自救。

    【驰援温州】就是在这样的号召下,自发形成的。

    接受捐赠、提供物流绿色通道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开启全球采购。

    最开始,是极具特色的“人肉带货”。

    最夸张的一个人,在航空公司抗疫物资托运限额的前提下,达成了“史上最长托运单”成就。

    一个人从米兰,人肉回来103件行李。

    包括当地侨胞捐赠的10万个口罩和2000多件防护服。

    斯念看完这个新闻的第一反应:“师姐,要不我也买张机票,人肉回去吧,300件而已,我肯定也没有问题的。”

    斯念觉得自己可以把103件的记录,再提升三倍。

    “不行,现在不能这么人肉了。要是还有大的旅行团,一人带一几箱回来还行,不然还是要走绿色通道。数量一多,万一遇上倒买倒卖的,也是说不清,就得全程都有监督。”

    【驰援温州】虽然是临时发起的民间组织,但迅速做到了正规化。

    锁伊人告诉斯念:“个人不能使用捐赠的绿色通道,你要捐的那批口罩,可以以你们分厂或者海外同乡会的名义捐赠。捐赠发起方需要有一个章,捐赠接收方,也必须是有受赠资格的,两边都需要盖章。”

    “绿色通道是最快的?”比起是不是绿色通道,斯念更关注捐赠的时效性。

    “会比除了人肉之外,任何自己联系的物流都要更快一些抵达捐赠目的地。派去意大利的包机,从起飞,到物资运到指定受捐的的医院,总共也就不到24小时的时间。”锁伊人介绍了一下,之前的物流经验。

    “所以,人肉是最快的方式?”斯念抓了个重点。

    包机固然是好,但他不知道多少物资,能凑够一架货运包机。

    等东西确定好,再确认航线,然后再运送回去,这里面,仍然是需要很多的时间。

    “是这样没错,不过现在紧缺到论天来算的,只有指定医院的医用防护服。口罩你可以等等包机。”锁伊人不建议斯念一个人带这么多东西回来。

    “防护服刻不容缓是吗?”斯念又抓了一个重点。

    “嗯,我给你打电话,也就是为了这个,原本只是试试看,你既然能找到口罩的货源,那防护服,是不是也能有点渠道?钱不是问题,认捐组那边还有很多等着的,主要是现在世界各地都不怎么买得到防护服了。”

    斯念没有和锁伊人说,他的口罩是直接买人家工厂得来的,怕被锁伊人说败家。

    其实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情绪高涨,直接连工厂带机器都买了。

    锁伊人想要防护服。

    虽然是为家乡的疫情要的,不是她自己个人想要。

    但这也一样是这么多年,锁伊人给斯念提的第一个要求。

    就算把土耳其,翻个底朝天,斯念也要帮锁伊人找到。

    更不要说,这是支援家乡,不是单纯地讨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女生的欢心。

    防护服本身并不难找,斯念很快就找到物流中发给锁伊人。

    无奈全都被鉴定组给驳回了。

    全世界华人的捐赠热情都很高涨,但如果没有专业的认定,就有可能出现,耗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运回国的防护服,最后是不能用的。

    锁伊人干脆给斯念发来了一个列表,让他照表去找。

    F1671-97a(美标)

    14126+Type(B)EN14605(欧标)

    3.杜邦TYVEK800J(黄色边条)1422A

    4.雷克兰AMN428ETS

    5.3M-4565(证书需要书说明可以阻隔特定生物污染)

    X4B(这个可能德国会有)

    斯念在工业区待了半年,和周围工厂的关系都不错。

    一家一家地打听,又让人帮忙问,终于找到了没有被留学生和土耳其华人华侨找到过的货源。

    一共一百箱EN14605防护服。

    每箱50件,加起来5000件。

    这个数量,当然是不能和数以十万计的口罩比。

    但在防护服急缺又没办法生产的当下,绝对算得上是能解燃眉之急的。

    “师姐,我找到一百箱一共五千件EN14605防护服。但是现在只能拿到二十箱。周末他们仓库不上班,剩下八十箱要周一才能拿。”斯念第一时间给锁伊人打电话。

    “你确定周一能拿?”现在这个时候,货源才是最抢手的。

    “确定,一百箱的钱我都付过了。合约也签了,不会有什么问题。”斯念让锁伊人放心。

    “太好了,下周一拿,再运过来,不知道来不来得及,我看看【防护服特工队】有没有哪一批是已经进入物流组的。”

    防护服是真的紧缺到很多定点医院,都只有一天的存量的程度。

    “要不然这样,我现在拿到的这二十箱,先让旅行团人肉回去。”斯念想着,能早一天是一天。

    “还有旅行团吗?”

    “春节后没有国内的旅行团,现在就剩下一个春节前出发的北京团,是今天晚上的飞机。我现在出发去找他们领队应该还来得及。”

    这个消息,是斯念一边找符合标准的医用防护服,一边给国内各个航空公司驻土耳其的负责人打电话问出来的。

    “这样啊,那你路上小心,看看能不能赶得上。”锁伊人也没有拦着。

    “嗯。如果旅行团帮忙运到北京,【驰援温州行动】有志愿者去接吗?”斯念没有找到从土耳其直接回温州的。

    “有的,北京上海广州,都有在那边做物流生意的温州志愿企业会接。这边要是上飞机了,我就把那边的联系方式给你,或者你在物流组里面直接联系也行。”锁伊人微信里的那么多群,都在高效运行。

    “那行,我联系航空公司,我现在先过去。我把章带着,人肉的部分,我也把你之前发给我捐口罩要填的《海外物资捐赠意向书》、《捐赠物资清单》都弄好盖章,让他们带着过海关。”

    “第一次见念仔做事情这么周到。”锁伊人有些意外,这本来是她要提醒斯念的,没想到斯念自己就先想到了。

    “这不是应该的吗?有个捐赠和受赠方文件,也能给帮忙人肉防护服回国的热心游客一些保障,不至于被误会成利用绿色通道倒买倒卖什么的。”

    斯念在锁伊人提过一次之后,就明白了个中利弊。

    “你这么成熟地处理事情,我还有点不适应。”

    “那可能是因为你以前,从来不拿同辈分的眼神看你的念仔吧。”斯念自嘲地笑了笑。

    “这么久没见,我还有点想你的。你一个人在土耳其要好好的。”锁伊人终于说了一件和疫情无关的事情。

    “想我什么?”

    “大概是怀念你的捣乱吧。”

    如果没有忙【驰援温州】的这摊子事情,锁伊人对斯念的思念大概还会加很多倍。

    “那你等我再找找有没有什么紧缺物资的货源,等我找差不多了,就回国继续给你捣乱。”

    斯小念是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的。

    这会儿,伊人师姐给的,可不是一小点点的阳光。

    “你找到货源,在货源组里面发一下就行,我们看看要不要采购。”

    锁伊人叮嘱了一句:“这是全世界温州人的自救,你不用什么都自己一个人出钱。也要给其他老乡为家乡抗疫添砖加瓦的机会。”

    “知道了世界,我量力而行。”

    斯念挂了电话,翻了翻锁伊人的朋友圈,全是【驰援温州】的点点滴滴。

    斯念是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全世界的温州人,都在用自己的行动支持家乡。

    有太多的人,都和他一样。

    身在土耳其,斯念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多愁善感的男生。

    会因为一些细小的新闻感动。

    看到温州援建了10年的格尔木,在温州疫情最严重的时候,跨越大半个中国,支援了510吨的物资,斯念就忍不住两眼发酸。

    这一场疫情,团结在一起的,又何止是世界温州人。

    【驰援温州】只是海外华人支持祖国和家乡抗疫的一个缩影。

    这样的缩影,全国各地都有。

    全世界华人都在做。

    为祖国。

    为家乡。

    全世界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都达到了全新的高度。

    这个国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能带给大国子民安全感。

    随着疫情的发展,当国内的疫情得到良好控制,欧洲的疫情又开始爆发的时候。

    斯念登上中国政府派出去接海外华人华侨回国的飞机,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祖国,是非常神奇的两个字。

    身处其中,可能并没有什么,太过强烈的感觉。

    置身其外,才会真正明白这两个字的含义。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