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 > 第一百零七章 一枝玫瑰
    斯念难得硬气了一回。

    之前他爸爸怎么样让他回家帮忙他都不愿意。

    这一次,直接去土耳其当了分厂的厂长。

    这么些年,斯念一直都知道自己对感情的处理方式有问题。

    始终也没有找到更好的方式。

    是时候做出改变,让锁伊人可以呼吸外面世界的新鲜空气。

    自由。

    总是那么让人向往。

    斯念继承家业去了,锁伊人既不需要给学生斯念做辅导员,也不需要给捣蛋念仔各种善后。

    可以正正常常地约会。

    不用担心中途忽然会闯进一个和约会无关的第三方。

    可以安安静静地看电影。

    不用担心饮料永远都拿不稳,还非要从她身边过的。

    锁伊人自然不会因为斯念手上的饮料遭殃,但只要坐在锁伊人身边看电影的那个人不是斯小念本尊,就必会出些不得不回家一趟的小事故。

    自从斯念来到北京,锁伊人就没有完整地和任何一个约会对象,看过一场完整的电影。

    遇到特别好看,又特别喜欢的。

    斯念总会以赔罪的方式,和她再看一遍。

    一切的一切,都成了过去时。

    那个让人糟心的男孩子去了土耳其。

    杳无音讯。

    查无此人。

    连日常问候的电话都没有了。

    这么轻松的日子,实在是有些美好。

    不被打扰的约会,热恋指数显著提高。

    奇怪的是。

    这样的美好,并没有延续多久。

    斯念没有出现在电影院打断电影,没有出现在约会现场搞砸约会。

    锁伊人却总会想,如果斯念还在,这个约会会被折腾成什么样子。

    锁伊人的生活,一点都没有斯念的缺席,而被打断得更少一点。

    她甚至比以前头疼斯念的频率更加频繁地想起,那个作上天际的弟弟。

    难道她真的喜欢斯念?

    这不可能?

    又不是有受虐倾向,怎么会在岁月静好的时节,怀念生活曾经的混乱?

    锁伊人百思不得其解。

    …………………………

    “女朋友,我有一车玫瑰要送给你。”被富养长大的潮长长,送玫瑰,是用车来计算的。

    在工厂长大的云朝朝,并没有特别喜欢收重到根本就抱不动的花:“你这铺张浪费的少爷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

    云朝朝也就是嘴上说说,并没有真的想要改变男朋友的消费观念。

    求同存异,才是长久相处之道。

    她男朋友没有动不动就上头的创业脑,以潮长长现在的身家,光送玫瑰,几辈子也送不完。

    更重要的是,已经无心经商的潮一流,无心插柳都能把赢曼而的旅游事业,给经营得有声有色。

    高端旅游,最难获得的,其实是客源。

    前首富潮一流一直以来的生活圈层摆在那里。

    潮流国际中心的问题没有解决的时候,自然有很多人避之唯恐不及。

    烂尾楼拍卖出去之后,就又另当别论。

    潮一流把财产转移给潮长长的时候,还说让潮长长给他和赢曼而留够养老的钱。

    现在看来,潮长长在不久的将来,很有可能在父亲的二次创业中,被迫再做一次超级富二代。

    经商这件事情,是需要天赋的,潮一流恰好在这方面,天赋异禀。

    当年,做做纸盒子,都做到差点上市。

    和云朝朝感情的最初,受困于实际情况,潮长长最多也就请云朝朝喝杯喜茶。

    或许,是出于一种补偿心理,等到家里的问题解决了,潮长长就成天想着要给女朋友送礼物。

    奈何他的女朋友,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

    别人家的女朋友,都是嫌弃自己的男朋友太直男。

    云朝朝却整天叮嘱潮长长,不要搞那么多花钱的浪漫。

    “我早就改了啊,今天送给你的这车玫瑰,是有问题。”潮长长展示了他的一车【问题】玫瑰,临了还献宝似的加了一句:“也不知道我女朋友这么高的智商,能不能发现这些玫瑰的问题在哪里。”

    收花的人不免有些好笑:“没听说过送人玫瑰,还专门挑有问题的送的。”

    “我这不是为了贯彻要勤俭节约的生活方针嘛。虽然,我女朋友的智商,一直都比我高那么一丢丢,但我觉得,她很有可能找不到这些玫瑰的问题所在。”潮长长连激将法都用上了。

    性格使然,云朝朝就是特别吃这一套:“我要是找到了,你意欲何为?”

    “听凭女朋友处置。”不过年不过节不过生日的,潮长长也总是要搞点小小的仪式出来。

    那些因为做了律师而无处安放的艺术细胞,悉数用来给女朋友制造惊喜去了。

    只不过,这一次,潮长长的惊喜,有点不太好形容。

    说是刁难也不为过。

    潮长长送了云朝朝1833枝玫瑰。

    为了确定这个问题数字,潮长长前前后后数了不下三次。

    谁没事数玫瑰花玩呢?

    就这么送一车玫瑰,然后说里面有个问题,让云朝朝自己找出来。

    这也是对自家女朋友探索真相的精神有绝对的信心。

    要不然,送礼都能变成找骂。

    通常,等等和慢慢斗智斗勇的时候,最多二十分钟,云朝朝就能把潮长长给的【谜题】给解开。

    这一次,借着数量繁多,和数字奇特,硬是弄得云朝朝过了一天,还没有找到答案。

    越是找不到,朝朝姑娘就越来劲。

    殿堂级学霸的人生,不能断送在自家男朋友出的一道日常题上。

    云朝朝就这么研究着研究着,一直研究到了三天,还是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云朝朝研究到花儿都要开始谢了,才终于想到了要数数数。

    心意相通的默契,被用到了这样的场景,也是有够让人不太有浪漫细胞的人崩溃的。

    33,99,520,999,1314,这样的数字都很好理解。

    1833,也有够让人费劲的,甚至不是云·学霸·朝朝拐个弯才能想到的1314+520=1834。

    然后云朝朝就自闭了:“你直接告诉,你送我的那车玫瑰,有什么问题。”

    “问题就是数量啊。有没有被惊喜到?”这是在接下来的对话开始之前,潮长长必须要确认的问题。

    “你不要告诉我,你是想送1314+520=1834朵玫瑰。你绕那么大个圈子就是为了让我数数?”云朝朝早就把这些可能给穷举了一下。

    云朝朝和潮长长一样,认认真真地数了不止一次。

    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好气又好笑:“我拜托你送之前数一数好么?你没发现少了一枝吗?你去哪家花店买的,我建议你可以去找他们退款了。”

    “少了一枝?这么过分的吗?送玫瑰,本来也就是为了一个美好的寓意,少一枝还不如不送。”潮长长趁着玫瑰花被清理之前又数了一遍。

    1833,一朵不多,一朵不少。

    “花店怎么能这样呢?”潮长长俨然是被气到了的样子:“我得把店给砸了,简直太不负责任了!”

    “你一个律师,就只能想到砸店这么暴力且违法的维权方式?”朝朝姑娘惊呆了。

    “我要是按部就班地维权,那就是起诉他们,为了一朵玫瑰起诉……也行,女朋友说了算,你说起诉就起诉。”潮长长在自己女朋友面前,完全都没有立场可言。

    “潮大律师,你累不累啊?至于吗?”

    “少了一朵,还怎么是1314+520呢?那么知名的一家花店,这么没有诚信,莫名其妙让我对你的爱打了折扣,也不知道以后还要坑害多少有情人。”

    潮律师越想越生气:“欺负欺负我也就算了,敢在我送给女朋友的礼物上动手脚,是可忍孰不可忍,简直影响我接下来一整年的心情。”

    “哪有那么夸张?”云朝朝被潮长长认真过分的表情给逗乐了。

    “就有这么夸张!”潮长长时常会生出些专属女朋友的孩子气。

    “那怎么办?”

    “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去把玫瑰花退了,顺便帮我教育一下花店。”潮长长委屈又可怜,半点不见曾经那股极具个人特色的痞气。

    “退就算了,毕竟只少了一朵,你要真的觉得心里不舒服,我陪你去一趟,让花店再给拿一朵来,这样行吗?潮宝宝。”云朝朝摸了摸潮长长的头发,她最受不了自家男朋友撒娇。

    在这一点上,潮长长可谓屡试不爽:“好的呢,慢慢说什么就是什么呢。”

    云朝朝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能正常一点说话吗?就你这样的律师,怎么还能上法庭?”

    “前天是谁说,看到我上庭的样子,就爱我爱得更加无法自拔了?”潮长长直接把车给开到了机场。

    “我前天肯定一次性眼瞎了。不是要去花店吗?带我来机场干嘛?”云朝朝不记得机场有花店。

    “不是机场的花店买的,是在外地买的,要坐飞机去退。”说话间,潮长长载着云朝朝,到达了首都机场的公务机候机楼。

    “不是,你几个意思,要坐公务机,去拿一朵玫瑰?你是脑子被建筑垃圾给填满了吧?”朝朝姑娘,向来不是铺张浪费的性格。

    “哪能呢。我这不是蹭飞机吗?我爸那个旅游创意公司接了个私人订制的大单,刚好潮大力今天执飞。他要空飞过去接人回来,不蹭白不蹭。”潮长长给出了一个最为合理的解释。

    “拜托,我身份证都没有带要怎么坐飞机?总不至于因为私人飞机,连安检都不需要了吧?”云朝朝忍不住要翻白眼。

    “我办事,你放心,我把你的护照给带上了。”潮长长拿了两本护照出来。

    “国内航班用什么护照。”

    “我们平时国际中转什么的,还不都用的是护照?护照级别比身份证高,坐飞机肯定没问题。”潮律师表示自己做事,妥妥的周到。

    “我就一星期的假,你就打算浪费在跨省追讨一只玫瑰上?”朝朝姑娘忽然有些心累。

    “我们做律师的,就得要有这么较真的精神啊。”

    “那你去吧,砸店也好,退钱也好,祝你旗开得胜。”云朝朝懒得和潮长长一起疯。

    “那不行,你都答应我了,必须得去!”潮无赖上线了。

    云朝朝看了潮长长一眼,就站在原地不动了。

    某潮惹了人还不自知:“几天这公务机超大的,是737-800型客机改的,原本能坐一百多个人的飞机,一共就只有19个位置,双人床,浴室,卫生间,一应俱全,你上飞机在双人床上睡一觉就到了,不然回去也是空飞,不睡白不睡。”

    “我自己家里的床不香吗?没事跑到万米高空上去补觉?”云朝朝没有闭眼看蓝天的喜好。

    “不喜欢吗?你知道潮大力这一趟执飞,是要去接谁吗?你要是跟着这趟飞机去,就有可能可以在机场见上一面。”潮长长终于卖不了关子了。

    “谁啊。我又不追星,他接谁我也没有兴趣。”朝朝姑娘还是兴致缺缺。

    “哦,这样啊,那我就和你偶像说一声,你压根就没有兴趣见她。”潮长长拿出手机,作势要打电话。

    “这趟行程是设计师颜滟定的?”

    “不是。”

    “那我哪里还有偶像?”

    “是你偶像的老公订的呀,你偶像那么忙,还能亲自订行程,就算她愿意,她老公也不舍得吧。再说了,我怎么能越过你和你偶像直接联系呢?”潮长长无时无刻都在给自己立贞节牌坊。

    云朝朝就这样,被潮长长给哄上了飞机。

    放假之前,云朝朝连轴转了两天,上了飞机,还没起飞,就直接睡了过去。

    等到飞机平稳了,还是潮长长把人给抱到了床上。

    等到被潮长长叫醒,公务机已经开始降落马累机场。

    如果不是私人飞机不能直接飞酒店,要转水上飞机,潮长长大概会等到了酒店,才叫醒自己的女朋友。

    “你花是从马尔代夫买的?我怎么不知道这边还搞农业呢?你直接说道马尔代夫度假不就好了吗?你圈子绕的是不是有点大?”

    云朝朝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生气:“你干嘛骗我说会见到偶像?”

    “我骗你干嘛?他们是真的在这儿度假。你看到那边停着的那辆房车没有?你去车上和你偶像见一面,我联系一下水上飞机,看准备好了没有。”

    “真的假的?”云朝朝有些不相信。

    “我有命骗你,没命回去。”潮长长一副很有自知之明的样子。

    “哇,那我先去找我偶像咯,我去年在她时装屋订的那套衣服,也不知道做好了没有。”

    云朝朝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只给潮长长打了一个电话,说偶像把她的衣服都带过来了。

    高级定制,最后上身,还要在细调一下,刚好偶像本尊都来了,就不需要特地去一趟法国了。

    为了更好地搭配衣服,设计师颜滟很细致地帮平时不怎么化妆的云朝朝,连妆容都搭配好了。

    潮长长看到云朝朝重新出现在他视线的模样,又看了看自己的T恤和短裤。

    “咱俩现在这样太不搭了,你等我去换件衣服。”潮长长很快就换了一套正装黑色西服出来。

    “你不热啊?哪有人来马代还穿成你这样的?”

    “我这不是为了搭配高级定制的女朋友,牺牲小小的舒适度嘛!”

    “不需要,你快去换了?”云朝朝有些无语。

    她没有把衣服换下来,是因为她订的是夏装,很适合马尔代夫。

    “来不及了,我等到了酒店再换吧,反正水飞上面也不冷。”

    跟着工作人员,来到酒店水飞的停靠位,云朝朝就看到了一架灰黄相间,带斑马为螺旋桨的水飞。

    湛蓝蓝的天空,清澈见底的海水。

    一点灰黄,点缀其间。

    这是印刻在云朝朝心里的画面,连斑马纹的螺旋桨,都亲切无比。

    看到这架水飞,云朝朝就知道潮长长要带她去哪里度假了。

    那是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

    是等等和慢慢人生的第一个交集。

    随着螺旋桨的启动,水飞开始了向白马庄园进发的行程。

    云朝朝不是第一次来,对白马庄园还算熟悉。

    随着水上飞机的临近,眼前的景象,却变得和以往有些不同。

    一开始不太清晰,更近一点,就发现白马庄园的木栈桥变了。

    木栈桥被装点成了玫瑰花的枝杆。

    从栈桥一直向沙滩蔓延。

    沙滩上,是一朵巨型的玫瑰花。

    从枝杆到花冠,在低空目测,至少有五十米那么长。

    到这时候,云朝朝要是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之前只收到1833枝玫瑰,就愧对她全国状元的智商了。

    什么刚好可以蹭蹭公务机,什么一不小心就遇到偶像出行,什么刚好把衣服给带来了。

    这个巧合,那个巧合,明面都是事先的暗合。

    她不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人,理性到没有什么浪漫细胞。

    但总有那么一个特定的地方,是云朝朝的理性,完全没有能力抵抗的。

    在这里,那个自己从五岁就开始讨厌的男孩。

    在这里,她初遇自己一眼便没能忘记男孩。

    如果没有白马庄园的那个背景和那一幅画,云朝朝不知道自己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喜欢上一个男生。

    然后,爱上那个男生。

    再然后,让那个男生不可自拔地爱上她。

    飞机在水面停稳,云朝朝就看不到这朵巨型玫瑰的全貌了。

    潮长长比先一步下飞机,穿过玫瑰花的枝杆,奔向玫瑰花的花心,拿起摆在巨型玫瑰中间的红色电吉他。

    唱着表白时的《漫长相遇》。

    等着云朝朝从水飞码头一步步走来。

    花心。

    一人。

    一琴。

    一幅画。

    初遇时,云朝朝站在潮长长背后看着他画的那一副。

    画板的底下,放着一支画笔。

    画笔的末梢,套着一枚钻戒。

    唱完《漫长相遇》,潮长长来到了画板的边上,拿起了那枚钻戒。

    湛蓝的反云隙光,从戒圈的中间穿过。

    阳光辉映钻石的璀璨。

    一身西装,单膝跪地。

    唱了没有在《漫长相遇》里面的两句歌词:

    【朝朝,可愿和长长久久】

    【长长,想要跟朝朝暮暮】

    在等等和慢慢初遇的白马庄园。

    潮长长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仪式。

    (正文完)

    出版和影视化的时候,会有番外,敬请期待~

    完结之前有个彩蛋章,到时候会有彩蛋福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