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大国小商 > 第一百零六章 用情至深
    “我还要再过两天才23岁,你现在都快27岁半了。”斯念的斯式逻辑,总是在莫名其妙的时刻不合时宜地上线。

    锁伊人听完这样的开头,是真的有些无言以对。

    这么多年了,当年的小屁孩,早就已经是个188的大小伙子了。

    不仅长得高,长期锻炼出来的一身肌肉,也是自带男性荷尔蒙。

    除了皮肤白了一点,俨然一副成熟男人该有的好模样。

    只不过,所有的荷尔蒙和好模样,都仅限于视觉感官。

    一开口就让人想抽。

    要说斯念不成熟吧,他比大部分人都早熟。

    喜欢锁伊人怎么也得有二十年了。

    要说斯念成熟吧,简直就是侮辱成和熟这两个字。

    最可怕的是,幼稚还不自知,错把奇葩当精华,还每天想着发扬光大。

    锁伊人不理会,都不耽误斯念把斯式逻辑进行到底:“我这花一样的年龄,从现在开始,往后的每一天,都是上升期。师姐你就不一样了,你都过了27了,要放温州,你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你再不和我在一起,就是错过青春的尾巴了。”

    作死这件事情也还在如影随形。

    “念仔啊,这么多年,你应该也闹腾得差不多了吧?”锁伊人越来越不能理解斯念的思维模式。

    向来可能是她小时候造过的孽,才会遭到这样的反噬:小时候,是我不懂事,经常打你小报告让你被斯叔叔骂。可这也都已经这么久了,你真想报复我,你就来个一次性的吧,你这么长年累月地在我身边捣乱,我是真的有点吃不消了。”

    锁伊人直接和斯念交了个底:“我最近谈了个男朋友,你上次也见了,人家也不怕你闹腾,我是奔着结婚去的。”

    “你现在的这个男朋友……”斯念早有这个准备,要像之前的很多次那样,帮锁伊人好好分析分析匹配度的问题。

    但锁伊人听的太多,压根就不想让他这么说下去:“我的男朋友,好与不好,那都是我的事情。”

    锁伊人摆明了已经有点生气。

    “我不是……”斯念想要解释一下,锁伊人还是没有给机会。

    就算不听,锁伊人也知道斯念要说的是什么。

    “不管人家是看上我长相,还是看上我家境,又或者看上别的什么,那只要我觉得在一起高兴,又没有什么不对。你能不能不要总用算命的眼神,看待别人的感情?”

    “我怎么就用算命的眼神了?”既然说什么都么有用,斯念就干脆顺着锁伊人的话题往下说。

    “我只要一对什么人有好感,你就各种闹腾,一会儿说,这个最后可能会分手,一个说那个会有什么企图,最夸张的是还总担心我受骗。”锁伊人干脆把话给说开了:“其实我并没有什么所谓。”

    “你没所谓什么?没所谓受骗?”斯念听不明白锁伊人的话外之音。

    “不是没所谓受骗。”

    “那是什么?”斯念也很想知道。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100%受保障的感情。有多少真心相爱过的人,最后都离婚了。好的就说一句【祝安好】,不好的就各种撕破脸。”

    “所以才有尽可能地,和像我这样的,能给你保障的人在一起啊。”斯式逻辑再度上线。

    锁伊人抬眼看了看斯念,尝试用成年人的方式沟融:“我有尝试的权利,我也有选择自己要和谁在一起的人的权利,别说现在只是准备谈恋爱,就算结婚了,大不了就是婚姻失败,又有什么的?我总不能因噎废食吧?”

    “话都让你说了,大不了就是失败啊,就是这么个道理啊!”斯念强势赞同。

    “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锁伊人小小地松了一口气。

    斯念话锋一转,直指箭靶:“既然你这么想得开,还各种想要找人谈恋爱,你连最差的结果都考虑到了,并且还能接受,那你为什么就不能和我试一试呢?”

    斯念有这样的诉求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苦于之前没有达到法定婚龄,还有学校老师和在校生之间的这层关系。

    大学毕业之后,斯念连工作都没有找,直接留在了北京。

    锁伊人摊了摊手:“咱们俩,也算从小一起长大,你觉得我们合适吗?”

    “合适啊,哪不合适?我往合适了改还不行吗?”斯念一点都不想放弃。

    喜欢了这么多年,坚持了这么多年。

    从孩提到成年。

    一层不变、勇往直前。

    想尽一切办法,阻止师姐和除他以外的异性在一起。

    这会儿他都到法定婚龄了,明明守的云开见月明的时间,哪能和放弃扯上边。

    “念仔,你有没有想过,你打小从我这儿获得最多的是什么?”锁伊人很少这么直白地看着斯念的眼睛说话。

    “爱啊。各种爱,超越友情、超越情亲、超越爱情,至高无上的爱。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到我这里都只有爱,这一种解释”

    “这样的【爱】可能就是我们不合适的原因。在我看来,我最经常对你做的事情,是教育你。你认真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锁伊人停顿了一下,给斯念足够的思考时间。

    “从小时候的生活习惯,到成年之后的学习习惯。我觉得你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与其说,我和你是同辈,我觉得我更像是你的半个长辈。哪个男生心里没有点骄傲?”

    “这和骄傲有什么关系?”斯念不答反问。

    “你不可能在情感关系里面,永远接受另外一个人的教育。你总要长大,总要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时间久了,你就被管烦了。”锁伊人并不认同这样的相处模式。

    “为什么不可能,我就想要被你管教一辈子。你又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会烦?有些话,我以前不敢说,因为我也没办法收走就走带你去领证,更给不了你什么关于未来的保障。但现在不一样了,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我随时都可以和你去领证。”

    “你有没有想过你爸会怎么想。”锁伊人高考那会儿,斯念他爸直接把斯念给发配到寄宿学校了。

    摆明了不赞成自家儿子的胡搅蛮缠。

    “我爸一直把你当女儿啊,你要和我进了同一个户口本,我爸他老人家,不就梦想成真了?”斯念根本不觉得这是个问题。

    “可是,念仔,我不喜欢你啊,我以前不喜欢,我以后也不会喜欢。”锁伊人坦诚自己内心的想法。

    任谁被闹了这么多年,也一样会心生顾忌。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斯念不相信锁伊人对他是没有感情的。

    “就凭你现在说话的这个样子。你永远幼稚,永远冲动,我没可能把你看成弟弟以外的身份。”

    锁伊人要是知道斯念来北语念书的这些年,会折腾成这个样子,她可能都不一定会选择毕业留校。

    斯念看着锁伊人,好长时间,没有说话。

    就在锁伊人以为自己成功地说服了斯念的时候,斯念忽然收起了一直以来的咋咋呼呼的样子。

    “伊人,你知道吗?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幼稚,你,也没有你自己想的那么成熟。”斯念还从来没有过对锁伊人直呼其名的时候。

    “那你说来听听。”锁伊人决定要个斯念把话说清楚的机会。

    “如果,你不喜欢我,你为什么任由我在你身边捣乱?”

    “你是我怕弟弟啊。”

    “呵呵,是吗?这么多年,你总说你要找男朋友,你明明可以不告诉我的呀。可我每次都知道了,我说要帮你把关,你还不是都把我带上了吗?你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你要是从别人那里听说,不是乱上加乱?你每次都找理由,弄得我不把你带上,你就直接要入土为安的架势,你现在问我为什么?”锁伊人有种被恶人先告状的感觉。

    “伊人,你是了解我的,一直都是。你认认真真地问一遍你自己的内心,你认识的斯念是一个会自寻短见的人吗?”

    斯念的这个问题,倒是让锁伊人思考了一下。

    “你想了这么久,都没想出个答案,是因为这个你心里的答案很让你意外吧?”

    斯念逼着锁伊人给他一个答案:“这么多年,我一年比一年闹腾地厉害,难道不是你纵容的吗?”

    “这还成我的错了?”

    “不是你的错,你只是喜欢我而不知自,你有什么错?”斯念大哥忽然就成了情感大拿。

    “我喜欢你?我怎么不知道?我一年比一年更不想搭理你倒是真的。”锁伊人差点被斯念的神逻辑给气笑了。

    “我都说你不自知了。你不是一年比一年更不想搭理我。你是想要看着我每一年,能够进步到什么程度。”大拿说出来的话,也是大师级的不要脸。

    “你一个连毕业证都差点拿不到的人,好意思在这里说进步?”锁伊人不想搭理斯念的斯式逻辑。

    “你不要偷换概念。你每一年,都会比之前的一年更加抗拒自己对我的感觉,也更想确认我对你的感情。你需要我做出比上一年更大的动静,才能理我一下,然后你就安心了,因为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没有变。”

    斯念越说越来劲,一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架势:“不要担心、不要害怕,我从喜欢你的那天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变过,以后也不会,你要对我、对你自己,都有信心,我不会忽然就不喜欢你了的。”

    “……”

    锁伊人原本在喝珍珠奶茶,听完这话,差点没把刚喝进去的珍珠给喷了出来,强忍下去的结果,就是咳嗽个不停。

    “我说你幼稚,你还不信,你这么大个人了连个奶茶都不会喝。”斯念给锁伊人拍了拍:“你也不用急着否定我刚刚说的话。在不伤害彼此身体的前提下,我能作的,已经全部作过一遍了,我要再这么折腾下去,就可能真得得到自寻短见的地步了。”

    锁伊人终于止住了咳:“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说自己成熟?刚不说不会自寻短见吗?怎么着前后不到两分钟,自己就打脸了?”

    “不是的,没有打脸。我到不了自寻短见的程度,也想不出来还可以再怎么引起你的主意,让你觉得我一直都没有变。如果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不想和我再一起。那我就去土耳其帮我爸开疆拓土去,顺便去疗一疗情伤。”

    斯念家的打火机厂,也在土耳其开了一个分厂。

    旁边还有好几家机械厂,都是和斯念家的打火机厂,一起过来的。

    斯爷爷时代的小作坊,斯爸爸时代的小工厂,一年年一天天一步步,成了跨国企业。

    “你应该去疗养的是情商吧?智商的商。”锁伊人没好气地回答。

    “随便哪个shāng吧。”斯念难得没有提出反驳:“师姐,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回去想一想,你的那些个所谓的男朋友,如果我不捣乱,你真的会和他们在一起吗?你现在不是刚好有一个吗?我会避得远远的,等着你们自由发展。如果真有发喜糖的那一天,那我一定吃了喜糖再走。”

    斯念对锁伊人的感情,换一个人,是没有办法体会的。

    用情至深是真。

    各种迫于无奈的不靠谱,也是真。

    其实,年龄这个问题,在年少时,确实会有很大的影响。

    会爬的一岁小孩,和六岁的。

    幼儿园的六岁,和十一岁小学快毕业的。

    十三岁的豆蔻年华,和十八岁的成年人。

    这些都是成长过程中的一道又一道鸿沟。

    等到各自成年,年龄的差距,慢慢就没有那么明显。

    只不过,成长的惯性还在那里。

    习惯了鸿沟的存在,就很难用平时的眼光,比对待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屁孩要和自己谈恋爱。

    是时候逼锁伊人做一个决定了。

    如果。

    跳出思维定式,还是一点都没有喜欢的感觉。

    那么。

    也到了放手让锁伊人去寻找自己幸福的时候了。

    就算。

    他会永远爱而不得。

    还是。

    希望师姐可以幸福。

    斯式逻辑底下藏着的,是努力过后,一颗通透的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