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后我嫁了最凶的崽 > 第十章:真假(1)
    世上哪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比如眼前这个叫矮子的狱卒,他一番话没有让孔嫄放松警惕,反而打起了精神应对。

    孔嫄不知道矮子的目地是什么,只能顺着他的意往下演,“差爷,我哪敢有这样的想法,在这天牢里面,要死要活还不是你们一句话的事。”

    矮子哼了哼,眼神透着算你知趣的神色,“那你可知道要怎么做了?”

    孔嫄谄媚的笑了笑,“小女一切听差爷吩咐。”

    矮子满意点点头,他并没有立时就说出来,还是很小心的四周打量一眼没有人过来,这才将声音又压低了几分,“我让你指证雷老大下毒。”

    孔嫄做出惊吓到的样子,“这...”

    矮子立时出声警告她,“你们吃的粥里还不知被下了什么东西,纵然不要命,你现在知道了我的想法,你觉得能活下去?”

    只怕帮你对付完雷老大,也会被灭口吧?

    不过,有时死机即是生机,万物都有它的两面性,很快孔嫄就在心里有了盘算。

    面上孔嫄做出被吓到的样子,“差爷,小女子无凭无证,纵然想帮差爷,却也做不到啊。”

    “这个容易,雷老大找你帮他治病时,自然会放你出来,到时想找证据怎么样还不是你说的算。”矮子看着贼眉鼠眼,说话时眉眼间却透着一抹阴毒。

    孔嫄现在是被赶上架的鸭子,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应下,待矮子一走,她回到陆廉的身边,一脸的严肃。

    孔嫄刚刚和矮子说话声音很低,同牢房里的人也听不清,只能不时看到孔嫄惊讶的神情。

    陆廉问她,“姐姐,出了什么事?”

    孔嫄没有说话,抬手抚着抚陆廉的头,前世在天牢里她身上并没有发生奇怪的事,反而是今生与陆廉呆在一个牢房里,事情出了变故。

    她明白是陆廉被人盯上了,那些人真要对武伯侯府赶尽杀绝吗?但是明明可以直接动手,为何还要转这么多的弯,或是....孔嫄眼睛慢慢眯了起来,或许他们想从陆廉身上探出什么秘密。

    比如前世安然无恙的铁血侯?

    孔嫄两世都没有见过铁血侯,只知道他是武伯侯府的二公子,当年武伯侯府出事时他并不在府中,继而逃过一劫,待孔嫄听知铁血侯这个人时,铁血侯已战功累累,征讨边关蛮野之地,降西南异族,攻睿王所占城池,威震四方,名扬天下,更在太子登基不过两年驾崩之后而成为最年轻的摄政王。

    却也有私下里相传铁血侯嗜血,凶狠残暴,手段毒辣,曾因被御史弹劾而将怀恨在心,更在后来寻了莫须有的罪名将对方抄家不说,还将对方的肉一片片割下来,后周百姓父母以其名吓之,孩子即无再啼。

    前世那些针对武伯侯府的人,皆没有好下场,也是铁血侯为之。

    这些人现在如此针地陆廉,难不成是为了寻找到逃跑在外的陆家二公子?

    “孔姐姐,怎么了?”陆廉见孔嫄一直盯着他,心里略有不安?

    难不成是他的身份被发现了?

    孔嫄收回思绪,轻声道,“莲姐,那些想对你出手的人,你可知道为什么?”

    陆廉摇头,半垂眼帘,“父亲是被冤枉的,那些人自然是武伯侯府的人为父亲平反。”

    这也是一部分原因。

    到底和陆廉才认识两天,孔嫄也不好多问陆府二公子的事情,前世她还在闺中时性子沉闷,又一心想赶上婉姐,所以只会呆在府里闷头的学,很少在外走动,对于陆府二公子的事情也知道的并不多。

    后来出来一个铁血侯,听人说起是武伯侯府的二少爷,她才知道武伯侯府还有人活着。

    孔嫄不好触及陆廉伤心事,对方不提起逃在外面的兄长,她也没有多问,小心的把狱卒找她做什么的事说了,陆廉惊讶的抬起头,微张着嘴。

    “你放心,我也想看看对方到底要做什么?有些事情逃不掉,那就见招拆招。”孔嫄到不担心,她只需要配合对方演戏就好了,让对方信以为真,才能探出对方真正的目地。

    这一天过的很快,许是与陆廉还能说说话,只是午饭过后,孔嫄一直也没有等来姑姑,心下奇怪。

    饭后百步走,她昨日就见识过了,按理说今日姑姑也该过来了,可眼见着要用晚饭了,也没有看到人。

    陆廉感觉到了她的不安,“孔姐姐是在担心你姑姑吗?”

    孔嫄笑了,“莲姐也看出来了?”

    对‘莲姐’这个称呼,从开始的浑身不适应,直到此时陆廉已经习惯了,“孔姐姐是担心你姑姑出事吗?”

    孔嫄点头,然后道,“我担心她动员牢头,让全天牢的人都饭后百步走。”

    陆廉:.....

    孔嫄瞎操心,姑姑除了自己好养生,还喜欢劝导别人养生,牢头能放姑姑出来走,除了是信了姑姑的话,定也是个好养生的人,这样的两个人遇到了一起,孔嫄总有不好的预感。

    陆廉迟疑道,“不会吧?”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吵闹起来,隐隐听到狱卒的喊声和叫骂声,“一个个懒洋洋的躺着等死吗?都起来,起来在牢房里走五十圈,头儿可说了,饭后百步,能活九十九,指不定你们保养好身子,哪天能放出去,那就是百岁的命。”

    陆廉:.....

    孔嫄抚额:.....不好的预感果然应验了。

    有胆小的被狱卒一喊,纵然不满,也只能起来照做,有些胆子大的不满的嘀咕几声,换来几鞭子,终于让天牢里的犯人都老实了。

    孔嫄扶着陆廉,两人慢慢的走着,有狱卒探头过来,见两人听话只看了一眼就移开,目光落在角落的男子身上,见男子坐在那里不动,自然是一顿的鞭子,可惜男子不能解释又不能动,硬生生被打晕了过去。

    孔嫄没有怜悯,在狱卒的监视下,浑水摸鱼的说是走够了五十圈,这才气喘吁吁在草堆上坐下来,原本吃的就少,又这么一走,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狱卒走了,原本安静天牢里,隐隐能听到犯人不满的骂声,孔嫄叹气,果然还是姑姑威武,到哪里都能引起骚乱。

    没等她休息过来,叫矮子的狱卒就来了,手里拿着钥匙,打开牢房的门,叫孔嫄跟他走,“走吧,雷老大找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