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后我嫁了最凶的崽 > 第九章:小狼崽
    先前企图对宋廉欲行不轨的男子一直很安静,许是被孔嫄的手段给吓到,昨天叫过之后就一直没有动作。

    孔嫄和宋廉吃东西的时候,男子才又对着两人方向啊啊的叫了几声,显而意见是想要吃的。

    宋廉养了两天,已能自己坐着,孔嫄拿起半个饼子走到男子身边,她问,“饿吗?”

    男人用力的点头。

    孔嫄又问,“想活下去吗?”

    男子连连点头,眼晴紧紧的盯着孔嫄手里的半个饼子。

    孔嫄自然不是心善泛滥,而是猥琐男若真死了,反而不妥,只要在她们离开之前,让这人半死不活的活着就行。

    又不能总喂他吃东西,孔嫄想了一下开口道,“我现在给你扎针,让你的手能自己动,不过你最好想清楚,呆在牢房里老实些,若再有什么想法,你就等着活活饿死吧。”

    不论孔嫄说什么,男人都是点头,孔嫄这才拿针在他穴位上扎了两下,两只胳膊一好使,男人立马抢过饼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孔嫄转身回到宋廉身边,宋廉半垂着眸子,柔弱的像随时能被风吹倒,声音也轻轻的,“我想方便。”

    牢房里想解决个人问题,只有角落里放着的木桶,几天没有清洗倒过,虽然天气冷味道不是太重,却也熏人。

    孔嫄前世遭受过这些,所以进来之后,也没有觉得不妥,何况从昨日进来到现在,她是一口水也没有喝,吃的东西一只手都数得过来,生理方便自然还没有需要。

    看到宋廉,想到她三个月里同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又是一阵的心疼,“我扶你过去。”

    宋廉摇头。

    孔嫄想想也是,小姑娘总是害羞一番,到是她已经嫁过一次人,想到这里,她心里咦了一声,她前世嫁了人,那嫁了谁?再细想下去头疼欲裂,她立马打住想法。

    短暂的失神之后,她道,“你现在自己能起身吗?”

    见宋廉点头,孔嫄起来走到铁栅栏那里背过身,“那你去吧。”

    身后的宋廉没有回应,不过却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孔嫄这边也想着等狱卒找到她治病,定要把现在牢房里的生活条件改变一下,起码得有条被子,又想牢房里的木桶找机会也得清洗一下,正在她想着这些时,忽听身后传来一声惨叫。

    孔嫄一愣,听出是宋廉的声音,猛的回过身去,就见宋廉趴在地上,而那个猥琐男上半个身子还在往她那边伸,宋廉身子很弱,一边挣扎着往后躲,一边嚷嚷着不要。

    这一幕把孔嫄吓的不轻,几个大步冲过去,一脚踹开猥琐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宋廉被吓到的样子,她紧紧的将人抱在怀里轻轻的安抚着。

    “没事了,没事了。”

    宋廉已经不叫了,身子在孔嫄的怀里微微的颤抖着。

    而身后的男子被孔嫄一脚踹开之后,双手扶着地才稳正身子,他不能说话,只能对着孔嫄啊啊的叫着。

    孔嫄想到男子再一次对宋廉动手,还是她造成的,心下愧疚不已,听到男子的叫声,目带杀意的回过头去,牢房里的光线并不好,男子敏感的不叫了,两只手做脚,将身子躲进牢房的角落里。

    这么一吵,狱卒也被惊动了,往这边寻来时,见这边安静了,只骂骂裂裂几句走开了。

    黑暗能掩饰一切,孔嫄自然不会看到怀里颤抖的宋康面上并没有惧怕之色,一双眼睛盯着角落里男子的方向,满是暴戾,垂下的一只手将一块饼子狠狠的捏碎,散落地草堆里。

    怀里的宋廉终于安静下来,孔嫄这才去和角落里的男子算帐,“劳则善心生,佚则淫心生,像你这种恶人还是活的太滋润。”

    男子用力的摇头,手指着宋廉的方向啊啊啊,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真的很委屈。

    明明是他在吃东西,那个女子抢走他手里的饼子不说,还自己倒在地上,装出害怕尖叫的样子。

    偏偏不能说话,男子欲哭无泪。

    孔嫄两扎下去,男子举起来的胳膊又垂下去,男子真的急了,他真是冤枉的。

    他叫声又大了几分,孔嫄慢声道,“你再喊就让你连声都叫不出来。”

    男子:......紧抿着唇眼睛用力的瞪着孔嫄。

    孔嫄没理会他,转身回到宋廉的身边,“这次是我想的太简单,害你惊吓到,我扎了他穴位,以后不用怕他了。”

    宋廉脸色苍白,明明还很害怕,却仍旧乖乖的点头,看了更发让人心疼。

    孔嫄还想安慰她几句,就听到身后有人走过来,一回头竟然是中午打饭狱卒中的那个叫矮子的。

    矮子站在铁栏外面,背着过道里的光,看不清他的神情,声音却稳稳的响起,“会把脉的那个,你过来。”

    叫她?

    孔嫄安抚的拍拍宋廉,松开她走到铁栏住,“差爷找我?”

    矮子命令道,“你过来给爷把把脉。”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孔嫄笑着应了一声好勒,认真的给矮子把脉,把过一只手,又换另一只胳膊。

    矮子见她两个手都把完了,问道,“怎么样?”

    孔嫄半垂着眸子,规矩的回道,“容小女多问几句,差爷这些日子可否以前身子不舒服的地方,皆这几日复发了?”

    矮子道,“你说的不错,若是身子舒服,小爷岂会让你把脉?”

    言外之意指孔嫄在这里虚张声势。

    孔嫄不和他理论,照实道,“差爷这是中毒了。”

    “中毒?”矮子声音提了一阶。

    孔嫄低声道,“小女子可不敢诓骗差爷,差爷不但是中毒了,中的还是断肠草的毒。”

    “断...”矮子声音一尖,看到孔嫄示意静音后,硬生生的将后面的话憋了回去,半响才问,“你如何能确定是中的断肠草?”

    孔嫄垂下眸子,慢慢说道,“差爷背着人过来寻我把脉,心中定也是有了些猜测,我被关在这天牢里,便是有办法也不能证明给差爷看,差爷若是信不过,也不会过来寻我,我说的可对?”

    孔嫄没有抬头,也能感受到矮子的目光在紧紧的盯着她,良久才听到对方道,“你说的不错,中午你给雷老大诊脉,雷老大半刻钟前发现身上起了癣。我看你小丫头也是个聪明的,就不瞒你,这些日子我总能看到雷老大趁着厨房没有人的时候往粥里放东西,今日他对你又格外好说话,你真当他是看在孔大儒的面上?定时你对他有什么用!”

    矮子哼了哼,“连亲爹都下得去杀手,你们比他亲爹还亲?”

    孔嫄:……她真没这想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