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后我嫁了最凶的崽 > 第四章:抄家
    前世,孔府抄家,场面一片混乱,有母亲的哭声,下人的惊吓声,浩浩荡荡的被御林军押到大牢有四五十人。

    今生,孔府抄家只押送五人。

    走出大门,不理会外面围观的人群,孔嫄在人群里搜了一周,看到了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她微微勾起唇角,那妇人被她这么一笑,吓的立马又缩回人群里。

    原来这妇人正是孔父养在外面的外室古氏。

    古氏自收了那封信,看到信中的威胁,便一直坐立不安,最后忍不住跑到孔府这边来,待对上孔嫄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心里的最后一点侥幸也没了。

    只听说孔府的大姑娘是个沉默寡言的,却也正合了那句话‘不叫的狗才咬人’,眼睁睁看着孔府的人被押走,古氏咬了咬牙,不过是舍些银子,流放之路能活下来的少之又少,就看那死丫头有没有花的命。

    此时,人群里却慢慢起了议论声。

    “听说孔府将下人的卖身契都给了下人,将府中的人都遣散了。”

    “武伯侯府和兵部尚书府刚刚也抄过家,有不少人当场撞柱而亡,哭闹声一片。在看看孔府,果然大儒世家,不是旁人所能及的。”

    孔老太爷双手背在身后,身姿挺拔,肃然从容,在这样的场合下,似寒风中屹立的松柏,散着浩然之气。

    在看看其子女,也安静的在他身旁,众人看在眼里,望尘莫及,纵然是在危难之际,也稳于泰山,要不怎么说孔老太爷让人敬重呢。

    “孔家大老爷虽不惑之年才中秀才,可我听人说,为人学识丰富,只是嗜酒才耽误了学业。”

    “孔家大少爷亦彬彬有礼,有一次我家小儿被人欺负,他还挺身而出。”

    “啧啧,这么好的一家人,怎么就出了这样的事。”

    “嘘,小声点,听说是受了武伯侯府牵连。”

    武伯侯陆家和兵部尚书墨家,听说都是太子那一派的....”

    自从抄家的人涌进府中,孔和仁就一直垂头丧气的,此时听见百姓的议论声,立时振作起来,他挺直身子,“父亲。”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可满脸的兴奋和骄傲看得出来他心里的激动。

    孔老太爷看了儿子一眼,“你觉得很骄傲?”

    孔和仁张了张嘴,想到家中如今的处境,默默垂下头来,一旁的孔光竹撇撇嘴,“父亲....嘤嘤嘤.....”

    面对儿女们的怯弱胆小,孔老太爷没了往日的烦燥,想到孔府的今日,还有儿女们的种种,自觉是他没有教导好,心中不由得愧疚,越发觉得亏欠他们。

    孔老太爷不知怎么安慰,最后只温声安慰家人,“不怕。”

    想了想觉得这句安慰似没多大用处,又道,“牢房也没那么可怕。”

    一听牢房,孔光竹原本的嘤嘤声立马变成的呜呜声。

    “呜呜呜...牢房。”孔和仁一想到自己的屁、股还没有好,牢房里又潮湿阴冷,他能活下来吗?

    太可怕了,呜呜呜....

    孔光竹的心也直直下坠,今天的养生汤还没有喝,嘤嘤嘤...

    李氏抿唇,一只手紧紧牵着女儿,感觉到母亲微微颤抖的身体,孔嫄握着母亲的手又紧了几分,李氏感觉到,对着女儿扯出一个安抚的笑。

    待一家人被关到囚车里,孔家兄弟两个抱在一起,一个呜呜呜一个嘤嘤嘤,一路嚎到天牢。

    明明应该是让人觉得可怜的事情,此时一路围观众人,竟无言以对。

    孔老太爷被哭的头眼发麻,双眼一闭,干脆不去理会两人。

    ****

    黑暗透着恶臭的天牢,在搜身的时候,孔嫄就被迫与母亲分开,待被推进牢房里,眼前漆黑看不清状况,孔嫄只能先靠着铁栅坐下,半刻钟后,眼睛慢慢适应了大牢的黑暗,环顾四周,这才看清周围的情况。

    三面是墙,她身后唯一能见到光的地方就是铁栅,而光源来自天牢过道里的火把。

    若大的天牢里,透过过道的火把光,可以看到对面牢房里也关着人,却安静的似没有人。

    昏黄的火光,没有给阴暗潮湿的大牢增添一丝的暖意,反而拉长了漆黑的天牢,透出阴森血腥的味道。

    纵然前世已经经历过一次,可对孔嫄来说,似乎已经很久远了,久远的已经忘记了曾经历过,如此一来,涌进脑子里的仍旧是恐怖。

    “要死的人,还穿衣服干什么?给老子还能取取暖。”一道粗鲁又猥琐的声音打破安静。

    孔嫄看过去,发现在牢房靠角落那里有一抹身影,正在翻着什么....不...应该说正在撕另一个人的衣袍。

    “滚...滚开...”低而弱的声音传来。

    孔嫄隐隐看到地上躺着的人还在反抗,只是她不是对方的对手,只能任由宰割。

    她!!!

    孔嫄反应过来,心直直往下坠,如坠冰窟,从身形上看蹲着动手是男子,而地上躺着的却是个女子。

    身体的血液一瞬间凝固,孔嫄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前世是女子牢房,今生怎么是男女混合?

    看着地上无力挣扎的女子,还有男子低低传来的淫笑声,孔嫄手抹在布鞋底,随后猛的站起身来,几个大步到了男子身后,那男子听到声音,还不等回头,孔嫄手起针落,从绣花鞋底拔出来的银针,直接对着男子的脑户穴扎去。

    粗壮的身子晃了晃,慢慢向一旁倒去。

    孔嫄手握着银扎一动不动,浑身微微颤抖,心底的惊恐慢慢平复后,抬眼便对上一双黑眸。

    少女长了一张极为美艳的脸,薄唇微启,适应了周围的光线,能看到她狭长的凤眼已微闭,似已无力再撑着。

    散落的发髻,被扯开的衣襟,形销骨立,瘦骨伶丁。

    瘦,实在是太瘦了。

    衣裙在她的身上似都挂不住了,站起来就能从身上松桍的脱落。

    “...你没事吧?”孔嫄心凉了,知道天牢里这样的事情太多,可眼前的女子也不过是个孩子,小女孩看着也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

    瘦骨嶙峋,看这模样在大牢里已经不知道关了多少日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