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后我嫁了最凶的崽 > 第二章:本性如此
    孔嫄母女对话也不过眨眼的功夫,地上的黑寡妇还在骂,只是先前还温柔和煦的李氏,看到受了委屈还能温柔笑出来的女儿,眼睛慢慢被怒火烧红。

    她声嘶力竭道,“同是女儿,你还是长女,你父亲他怎么可以他怎么能这样对你?”

    似将浑身的血凝聚到一起,“我绝不饶他。”

    身旁黑寡妇还在叽里咕噜的的叫骂着,李氏怒火窜高。

    她手指向黑寡妇,“放你娘的狗臭屁,你心思不正,不然怎会由着一个醉鬼带走?别当老娘不知道你什么心思,整日里换着法的动歪脑筋想往男人身上贴。”

    “要进孔府做妾?”

    “好啊,老娘成全你。”

    “赚钱买棺材见钱眼看的憨货,孔府抄家,牢房也不差你一个人的饭食。”

    黑寡妇:......

    院里的下人:.....

    温婉的夫人,此时如市井泼妇,哪里有平时半点的知书达理仪态。

    孔嫄抿嘴一笑,这才是真实的母亲。

    黑寡妇哪里忍得,先是一愣,气势也弱了,嘴里还是嚷嚷着,“吓唬谁呢,平时装着贤惠,现在泼妇本样露出来了吧。”

    李氏火冒三丈,撸起衣袖就要动手。

    黑寡妇也不怕,还伸着脖子喊着,“你打你打。”

    “好个撒野的东西,你主动讨打,我便成全你。”李氏根本不是摆样子。

    平时走路都要丫头搀扶的娇弱之态,此时却格外灵活,几个大步冲上前,大耳光直接左右开弓抡上去,黑寡妇立时就被打懵了,连躲避都忘记了。

    院里的下人早就被这一幕惊呆了,眼见黑寡妇脸肿的像猪头认不出来,孔嫄不担心她,反而心疼母亲的手,立时要被抄家,在大牢里还要呆些时日,手肿也找不到上药的地方。

    随后,孔嫄喊了下人进来,将李氏拉住,又让人架了被打懵的黑寡妇出去。

    李氏气的站在那发抖,也没忘记正事,咬牙切齿道,“走,去祠堂找你父亲。”

    按前世来算,抄家的人再有一个时辰便要到府上,要做的事情在回府的路上孔嫄就已安排好,到也不着急。

    母女往祠堂那走,路上孔嫄不诉委屈,李氏却是心疼,“我嫁进孔府后,便遇到过一次抄家,你兄长才三个月大,你姑姑也不过刚刚出生,在大牢里三个月,一家人有惊无险都平安的放出来,你祖父更是升为太傅。如今十八年过去,孔府又遇险。”

    李低停下来,温声的安抚道,“嫄姐不怕,你祖父常说否极泰来,一定会没事的。”

    孔嫄点头,“娘,我知道。”

    虽然抄家流放,不过三年后太子登基,陆墨孔三家平反,他们一家都会没事。

    女儿的懂事,丈夫的偏心,让李低又语气不屑的骂道,“你父亲没有逃,可见没什么大事,你不用担心。”

    孔嫄:.....抿嘴轻笑。

    女子嫁人从夫,为妻者能骂丈夫胆小鬼,可见是真的气极了。

    李氏平日看着性子懦弱,内在却是个要强的,孔父如今近不惑之年,仍旧是个秀才,还是与儿子同一年考上的秀才,往日里只知道喝酒醉生梦死,李氏自是不屑。

    孔父自诩出身书香世家,嫌弃李氏出身商户,浑身有铜臭味,清高的平日里仰承鼻息的对李氏。

    想到前世在抄家路上,母亲突然泼辣起来,往日里对母亲不耐又嫌弃的父亲,反而老实了。

    *****

    前院,孔恽疾走进书房。

    “祖父,出事了。”

    孔老太爷站在窗前背身而立,“可从儒学接回你两个妹妹?”

    孔恽呆滞了一下,才恭敬回道,“下晌在街上遇到父亲,父亲说他去接儒学接人,孙儿便没有去。”

    “祖父,孙儿回府的路上,见御林军一队往武伯侯府去,一队往墨府去,是圣人下旨抄家。”

    武伯侯府、墨府与孔府都是太子一派,如今两府出事,那么他们孔府.....

    孔老太爷不痴不徐的往外走,头也不回道,“你随我来。”

    孔恽不知祖父是何意,恭敬的跟在身后。

    祖孙二人走进后院进了最北角的祠堂,只见两家丁守在外面。

    孔老太爷颔首,家丁转身走进祠堂,架着一青袍男子出来,可不正是前一刻孔恽口中的‘父亲’!!

    同时有小厮拿了长凳过来,且还是两个。

    孔恽恭敬的站在祖父身后,瞟了眼两条长凳,又垂下眼帘。

    孔父被人架着,意识涣散,浑身散着酒气,眼神迷离,口齿不清的还嚷嚷着,“父亲,儿子自知不该送琬姐去做妾,可孔府出事,如今能保下一个是一个,儿子也是为了孔府好啊....嗝....儿子自知对不起孔家列祖列宗.....嗝....”

    不待说完,又嚎啕大哭起来,哭天喊地,声音凄惨。

    孔恽做为儿子,头低的不能再低,要说孔府最廉价的是什么?怕就是父亲和姑姑的眼泪。

    高兴也哭,不高兴也哭,遇事哭,不遇事也哭,孔府上上下下早就听的麻木。

    孔老太爷两耳嗡嗡作响,双手背在深后,深吸气再深吸气,想他孔家为大儒世家,三代掌管国子监,他更曾为帝师。

    可恨他饱腹经纶又有何用,子孙后代不争气,竟不知是他造了什么孽,孔家要败落在他这一辈上。

    儿子嗜酒如命,如今连春闱都因嗜酒耽误,孔老太爷深知错过了便是再罚也无用,哪知让他去接孙女们下学,人是接回来了,只是喝醉去接人,连女儿都分不清,接了一个寡妇回来,如今还在正房院子里闹着不肯离开,一个更是送人做了妾。

    儿子不争气,想他活着时将孙子培养出来,可孙子整日游手好闲,心思根本不往学业上悟。

    抄家又如何?有这样的子孙,孔府不抄家,也会败落下去。

    一阵风吹过,孔老太爷呼出心底的郁气,才又开口,“我自认温习文字,清心洁行,以自树立平生之称,却忘记不能教子齐家,何以服人事?”

    感叹罢,孔老太爷神色凄然,“蝎虫不是钻木头的钻子,便是它们能凭借微小脆弱的形体,亦能征服坚硬的东西,无非是告诉世人逐渐积累成就未来。你们父子今日这般,也总归是我管教不严。”

    话未说完,孔父嚷嚷着态度虔诚的认错,“呜....父亲,儿子不孝儿子不孝啊,儿子让您劳心了,你打死儿子吧,打死儿子吧....嗝....”

    孔老太爷:......已为人父,不能为子孙竖榜样,有辱门风,是他教子无方啊。

    胸口的怒气一瞬间被点燃,蹭蹭的往上顶,孔老太爷气喘吁吁的骂道,“不孝子,不孝子孙。”

    下一刻,院子里响起了凄厉的惨叫声,父子同时被执家法,孔府的下人早就习以为常,对于大老爷的惨叫声更是见怪不怪,反而是大少爷每次都能一声不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