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碧波粼粼海之妖 > 第一卷 浊世之妖 第23章 最后的冰魄
    虽然不知道它说的话里有几句是真,几句是假,倒是成功挑起了她的兴趣,而且神话故事里的无头海妖,桀骜之主,肯定就是玛雅女神,叶灵常以女神奴仆自居,那么这一切就是冥冥中注定了的。

    选择接受不难,难的是要时刻堤防那条冰冷又阴险的鱼,怕它在背后使坏。

    继‘三不’交友准则后,她又制定了‘凡事’准则:凡事要量力而行,凡事三思而后行,凡事不及己命贵!

    想通了,叶灵还是有点心气不顺,含糊的解释,艰巨的任务,明确的目标,还无从拒绝,突然觉得当海妖的女人,都过于悲惨。

    最初的那一位身首异处,而路小木呢,身体是琪琪的,还惨烈的客死异乡,灵魂都消散了。

    可以预见她的结局,她好不到哪里去,可是没办法啊,要守护她喜爱的海殿,要帮助玛雅女神解决心头之患,还不能让路小木白白牺牲了,她只能硬着头皮把事给抗下来,即便做不了称职的救世主,至少不当千古的罪人,努力一把,总比啥事都不干强。

    叶灵回到宿舍,锁好窗门,从卫生间端出一盆水,开始在记忆里搜刮御水术,带着些许激动的心情比划那些复杂的结印手法,学习拗口的海洋之语,明明在记忆里,在嘴边,却还要重新去学一遍,呵,幸好她是一个爱学习的人。

    除了外出觅食,就窝在宿舍勤学苦练,不愧为完整的海妖体,一旦入门了,学习起来就比路小木当初快得多。

    待夜深人静之时,她御风而行,不需要唤水,海风会送她到她想去的地方,而且速度超快,可以媲美飞车的速度了。

    披上改良版的水形铠甲在夜色的掩护下,沿着密布毒雾的海岸线,往黑海食人滩飞去,走最近的道,也花了些时间,赶在黎明前,稳稳的落在了食人沙滩隐蔽的一角,她开始挖褐色的沙子,一心想要破解困扰世人百年的迷团。

    耶,铠甲上有动静,透明的水箭密集且猛烈的攻击她,原来如此啊,这里设有‘擅闯者死’的禁制,比玛雅女石像的禁制残暴血腥太多了,也不知道是哪位大能的手笔,保护大海的话,不是初代海妖,就是那条蓝大鱼,还真没法跟旁人去解释,所以只能是个未解之谜。

    御水术小成之后,叶灵决定去静园看看,毕竟仅剩的冰魄还在那个人身上呢,那可是不可或缺的寻魔工具啊,可是对泽兰大少来说,是心爱之人的遗物,想了想让他主动让出的可能性……唉,还是另想办法吧。

    作为一个新世界新时代的警务工作人员,用偷用抢的,好吧,有这个想法就不对,这可真是难为死她了。

    思来想去,只有哄骗交换这条路子了,可是别人有钱有颜的,又是这么有意义的东西,她到底能拿出什么去交换一条可以在关键时刻救命的吊坠呢?一路就这么纠结的想啊想,直到躲进静园旁的小巷才有些眉目。

    在叶灵看来,这对年轻人的恋情,走的是舍身相救,以身相许的常规路子,而且她觉得路小木在感情里的真正想法,有些匪夷所思,不愧是来自于21世纪的古人,又矛盾又复杂,明明最先撩人的是她,后面各种退缩否决也是她,不自信的胡思乱想,活生生的作成了苦情虐恋,没把泽海大少折磨疯,大概是因为他优秀吧。

    要去见这么优秀的人,又要不露痕迹的弄来吊坠,真正考验她演技的时候到了,就像警校卧底培训时讲的那样,要知已知彼,要滴水不露,要沉着冷静,幸好她还有路小木的记忆加持,也许真的能成功。

    泽兰最近没有去暗海站,叶灵还担心他回夏吉奇市了呢,在院墙上开了一扇水门,清楚的看到了里面的动静,大少在摆弄花草,哦,之前好像路小木提过的,最初因为枯败的花草认为泽兰已经离开了。

    他现在摆弄的意义是,他一直都在,在等她回来么?叶灵被自已的想法酸到了,这该死的苦情戏码。

    叶灵给自已戴上了水形的面具,看了看并无什么不妥,就大大方方的从水墙穿了进去,正沉寂在思绪里的泽兰被余光里走过来的人惊到了,看不清样貌,却实实在在从墙里走出来的。

    “泽兰·西郡里·捷尔凡,我是路小木的姐姐,此次前来,是因为她私自将族中圣物赠予你,触犯了族规,我来此是想让你归还吊坠,解除魂灵禁制,我好为她引魂归乡,免得她在异乡漂泊无依。”叶灵差点就加了句阿弥陀佛了,语气,措辞,借口都堪称完美,很好的掌握了神棍的精髓。

    “您好,您是说小木还漂泊在外,否能让我见见她,只是跟她好好的告别,一面就好,请您帮帮我。”

    “你非我族中人,没有开天眼,是无法看到生魂的,她让我转告你,缘份已尽,往事俱散,请少爷珍重。她的魂灵已十分虚弱,很快就会如烟消散,需要我族圣物引魂安渡,你可愿帮她?”叶灵觉得这样去逼迫一个伤心人略有些不忍。

    于是蹙眉望着旁边的空气,连连叹息,又开口说道:“小木待你情痴一片,让我承诺护你三次,这是凝水珠,在你有危难时,只需要捏破它,我自会赶来相助。你们缘分已尽,莫再留恋,放她归去吧。”叶灵双手结印,凝出了三枚水珠飘到了泽兰身前的花盆里。

    泽兰缓缓的解开了脖子上的绳索,又轻轻的抚摸了几下,慢慢的放在了水珠旁。

    这样的慢动作,看得真是磨心啊,叶灵的一甩手收回了吊坠,准备告辞。

    “你跟她说,我会好好活着的,但我不会忘记她,我的命是她救的,我会为了她而活着的,开心快乐的活着。”大少啊,如果你不是用这么悲伤的表情说这个话,也许她就信了呢。

    微微颔首,就告别了他,双手结印消失在原地。

    只留下沉默的男人静静的看着三颗水珠,风儿吹过,花香飘散,寂静无声。

    回到静园外的小巷,看着手里的吊坠,叶灵终于松了口气,骗人这事,也是头一回干,幸好有术法加强效果,不然这种鬼扯的理由,谁会相信呢。

    拿到了吊坠,了却一桩心事,她想着犒劳下自己,抬眼就看到了对面了商场,嗯,跟记忆里一样,买了几包路小木喜欢吃的零食就坐车回了暗海站。

    她事情完成得如此完美,却不能对任何人说,也太憋屈了点。

    她又跑到波面镜前呼喊着蓝大鱼,总要问清楚怎么使用冰魄去寻魔。

    “将冰魄取出,送到眼睛里,你就会看到其他冰魄闪烁的微光,魔种沾染多的,光芒会被削弱,你需要重聚火琉璃破魔种之障,请尽量低调行事,不要造成恐慌,恐惧之意与丑恶之心是桀骜成长的沃土。”

    叶灵有点下不去手,这么个实心的玩意儿,塞进眼睛里不会瞎么?又抬头看了看路小木的石像,不仅会瞎,还可能会炸开,太可怕了。

    咽了咽口水,小心的往眼睛里塞,她也选的右眼,嗯,倒是没有什么不适,好像眼神还更好了,这只是小小的一块,慢慢收集,到时候还可以把这块还给泽兰。

    这几天,她发现自已有点被记忆影响了,除了白天觅食,夜晚寻魔,基本就搁宿舍宅着了,就像路小木前世一样,还宅得特别舒服。

    这样似乎不太好,幸好明天就入职上班了,忙碌起来的话,到时候,想宅都难了。

    第二天,叶灵穿上了海蓝的制服,正了正帽子,在镜子里摆了好几个pose,自觉也是相貌清秀的小小的警花一枚,嗯,一切为了世界和平!单手敬礼,出门。

    暗海站的警务站与救助站离得不是很远,白色的圆形屋顶,蓝色的墙面,宽大的玻璃感应门。

    叶灵顺利的报到,领了工作牌,分到了座位,转了转椅子,摸摸桌子,点开了桌屏,哇,是最新款的,手感与操作页面都极顺畅,官家就是壕啊。

    叶灵的上司是一个胖胖的金发大姐姐,朱莉安华,华姐三十出头,跟记忆里的夏胖有点形似,看着很亲切。

    第一天上班,叶灵就是熟悉下环境,查看下暗海站的监控,接待访客还有接听视讯,三天后就可以去外面巡视了。

    做自已喜爱的事情,时间总是过得很快,马上就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伸了个懒腰,叶灵去食堂用过晚餐,就回宿舍了。

    休息了几个小时,待到夜深人时,她就披上水形铠甲出门寻找魔块了,她照例先飞去静园,这次还真碰到了一伙鬼祟的人。

    他们在试图突破安保程序,所以时间耗得有点久,这样的一群人即使报警抓了,连门都没入呢,顶多关几天,用处不大。

    叶灵等得烦了,戴上面具,从侧面建水墙先进去了,哟,少爷竟然已经醒了,穿着睡衣端坐在书桌前,这么淡定的吗?叶灵又看了眼腕屏,确认信号还是被屏蔽的状态,小木的大少爷,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求救无门啊。

    很快,那伙人冲了进来,躲在暗处的叶灵坐等少爷捏破水球,她好英雄救美。

    之前还沉睡的厨卫管家,电子眼红光一闪,随机开启了战斗模式,在院子里竖起了高高的电流墙,将闯入者牢牢困住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