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碧波粼粼海之妖 > 第一卷 浊世之妖 第8章 妖的归途
    蓝大鱼再次强调,在人类生活时要懂得隐藏自己,向谁也不能透露分毫,言语上颇为严肃认真。

    这方面倒是可以参照前世看过的,有关超级英雄的影视作品,知情人要么成为涉险者,要么成为背叛者,哪一种都挺可怕的,还不如老老实实单干呢。

    她一定会妥善隐藏自已,低调行事,也符合她一惯的行事作风,而且扮猪吃老虎这事想想还挺得劲的,打败邪恶势力,守护海殿安宁,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想得倒挺美,干活又嫌累。

    在森林里不觉得,可一想到要回归人类社会,对自已哪儿哪儿都不满意,扯了扯身上明显偏小的破旧衣服,有点忧愁,要回归人类生活,总是离不开衣食住行的,干什么都需要钱,幸好她还留有少爷所赠的金卡,不然只能售卖大海里囤积的奇珍异宝,那就太引人注目了。

    时间过得太快了,不知故人是否安好,当年病弱的少年估计已经长成了魅力无边的俊俏青年了吧,夏胖估计还是每天乐呵呵的,心态好,会胖不会老,唯二熟悉的人,也挂念许久了,这次回去先看看他们吧。

    这五年,她长高了也长大了,有异术傍身,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活得肆意又嚣张,有良师益友陪伴着教导着,每天都过得很充实,相随心生,她的模样变化也挺大,估计碰到了,他们也认不出来了。

    与单纯的动物打交道久了,上辈子靠识人眼色而懂得的人情世故,如杂草野蔓被清理得差不多了,不必用‘讨好’他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挣脱束缚,拿回自由,才是她最大的收获。

    她又太了解自已了,以前就够懒散的,如今得到自由只会变得更散漫,没有特别强烈的行动意愿,没有步步紧逼的长辈领导,没有限时限量的任务要求,她会放任自已一步步退回舒适区,吃喝玩乐,坐吃等死。

    现在她被大鱼,被人类,被海殿需要着,还无可取代,心里顿时撒满了阳光,看什么都觉得有朝气。

    路英雄膨胀的余韵还在,已经总结出心路历程,还分享了获奖感言了,可惜没有谁能懂她,人生寂寞如雪啊,还不如直接索要任务奖励呢,兽王给了她一个远走的背影,蓝大鱼靠谱多了,送了她一块小巧的水波镜,据说是以波面镜为原料,近日才炼制成功的。

    继海陆空王者,巨无霸,海怪之主,海中诸葛,兽王大哥,海妖管家之后,又多了炼器大师的称号,真是能者多劳,佩服佩服。

    探查时,有水波境和隐形水衣,作战时,有水形盔甲和水鞭,防御降温有冰魄,烈火攻击有火琉璃,攻守兼备,谁与争峰。

    蓝大鱼考虑到了方方面面,可就是没考虑到她懦弱胆小的本质,还很会脑补,容易自已吓自已,像这样准备得越全面,越是在强调任务的不易,危险系数蹭蹭往上涨,如今也不好推辞,毕竟无可取代,那就救世次之,自保为上吧。

    新时代的女人是用泥掺水做的,身体柔软,内心强大;她这海妖就是海水掺沙做的,看似深不可测,坚不可摧的,其实内里稀碎,分分钟垮台。

    这样的人被选中成为海妖,不晓得是她倒霉,还是大海不幸。

    白天阳光太烈,为了保护一身白嫩的皮,她拖到傍晚才出发,谢绝蓝大鱼的帮助,结印御水朝森林反方向飞去,横跨大海而已,多简单啊,到晚上,还可以看星星辨方向,她聪明着呢。

    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盲目自信是要吃大亏的。

    御水直线飞了好一会儿,天就黑透了,云层过厚挡住了月亮和星光,狂风卷着海浪疯狂敲打海面,雷鸣轰隆,闪电破空,只有特大暴雨才配得上这阵势啊。

    黑夜里,极端恶劣的天气下,小木像无头苍蝇在海面上打转,彻底迷失了方向,心里十分焦灼和后悔,偏偏选在这鬼天气出门,蓝大鱼也没阻止下。

    白天在蓝大鱼的鼓动下,斗志昂扬,恨不得立刻化身为正义的使者与反派人物大战一场,当时的热情有高涨,现在就有多冰凉,超过她负担能力外的事,浇魔种这一件就足够了。

    她这一天就像鼓起的气球,本想借勇气高飞,一举成为一览众生小的救世主,可碰到针尖大小的困难,就球破气漏,立刻空瘪瘪的,再难振作起来。

    人在独立前,遇挫折后,很容易败给自我否定,有些人站起来了,得到了成长;有些人放弃了,还想原样退回去。

    退意一起,全身巨震,做事不坚定的人,一遇到挫折就计划着打退堂鼓,还一退千里,太窝囊了。

    她现在可是有大神通的海妖啊!

    要想成事不能多想,必须一鼓作气,勇往直前,不去想会遇到什么难题,遇到了解决了就是,现在还是在大海,是她的主场!

    她下水在海怪巢里寻找帮手,用兽语简单交流后,一头成年海怪爽快的答应带路。

    可她又失策了,要在茫茫夜色里,翻滚的海浪中,找到时隐时现的黑皮海怪,真的太费眼睛了!干脆甩出水鞭缠上海怪的腹背,将自己当风筝放了,佩服自己的机智。

    大雨倾盆而下,冰魄裹身挡去大风大雨,远远的看去,就像人形冰雕模样的风筝被水下的细丝扯得一抖一抖的,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还是在大海里兜圈子。

    后来证明她是对的,以海怪的游进速度,疾行了大半夜,没看到森林,也没看到海岸线,太不合常理了,看着下方正处于暴怒表缘的海怪,她也不敢多嘴,她是一只没有灵魂的风筝。

    雨慢慢停了,风浪也止住了,海怪找准了方向一个猛子扎下去,在水里游得飞快。

    天亮了,透过清晨的薄雾,眺望远方楼影幢幢,出走的灵魂归位,小木都快高兴哭了。

    辞别了海怪,披上轻薄的隐形水衣,继续御水前行,在太阳高高升起时,终于看到了阔别已久的暗海站,寻了一个偏僻的地方上岸。

    在这里出现生面孔是极常见的,但穿着略寒酸的她还是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刚刚还意气风发的小木,在众人眼神的围堵下又怂了,礼貌的谢绝了不明人士的帮忙,就低头匆匆走进了商场里。

    购物是女人的天性,生生压抑了五年,一朝解放,可想会有多么的疯狂,连试了好多漂亮的衣服和鞋子,幸亏理智回笼,还知道自己是个居无定所的流浪者,即使报复性消费,买的东西也没地方存放。

    她之前实验过,将没有灵气的杂物塞进冰魄,是没法变小的。于是又在一堆衣物里挑挑拣拣,最终选中了两身可换洗的运动套装,从旧包里掏出金卡买了单,换上一套走人。

    正值午饭时间,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闻着饭馆里飘出来的食物香气,她不仅没胃口,还觉得腻得慌,只怪这一夜颠簸得太狠了,只能晚一点再去慰劳下素了五年的肠胃。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