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后知后觉 > 第九十五章 生男生女?(第二部四十九章)
    第九十五章生男生女?(第二部四十九章)

    听了牡丹的话,许朗觉得有道理。但他实在不愿意牡丹再受那份罪,确实挺让他为难的。

    牡丹又说道:“想到因为我,让你们许家绝后,我下半辈子都会过得不安生的。”

    许朗说道:“杨相国也不可怜啊!他们有下人照顾好生活。皇后在宫中,不能归家。等我们女儿大了,留一个招上门女婿,岂不两全其美。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

    牡丹说道:“你也知道,是半个儿,那我给你生个儿子,不是更好吗?而且品貌、家世出众的男人,谁会当上门女婿,你不会希望以后我们女儿随便找个上门女婿嫁了吧?”

    许朗说道:“家世我是不看重的,只要品行好,对我们女儿好就行。我们家的家产,到时可助他一臂之力的。帝都人才济济,都说英雄不问出处的。”

    牡丹说道:“你见哪个才貌出众的男子,愿意当上门女婿,帝都机遇良多。待他高升,还会愿意倒插门吗?可不能因此而害了我们女儿的终身幸福。”

    许朗说道:“那也不要再生了,你那么辛苦,我真不愿意再让你冒险了。”

    牡丹亲了他一口,说道:“我愿意,女人生孩子是天性,都是这么过来的。你不用担心,来吧!夫君,我们再生个儿子。”说完就去脱许朗的衣服。

    许朗哪里肯从,抓着牡丹的手,说道:“牡丹,你别乱动。真的不能再生了,有俩个女儿,我已经心满意足了。”

    牡丹也生气了,说道:“你若不依我,你让我往后怎么活?你不知道那些人说得多难听。”

    许朗问道:“那些长舌妇人又在乱嚼舌根了,我明日去教训她们。”

    牡丹连忙阻拦道:“夫君,别人说的都是事实,你去教训别人做什么?再说了,只要生个儿子,我就再也不生了,好吗?”

    然后,牡丹抱着他,亲亲他,柔声说道:“夫君,那么长时间了,你都不想我吗?”

    许朗松动了,吞了吞口水,说道:“怎么不想呢?可是我不愿害你那么疼。”

    牡丹说道:“你看其他女人生七八个孩子都有的,怎么可能会疼死,你也太大惊小怪了。没事的,夫君,你就从了我吧!”

    许朗这时,哪里还坚持住,那些统统都抛到脑后。化被动为主动,把牡丹折腾了好几回。牡丹很满意,就等着再生个儿子。

    张硕也闲下来,他让吕大福自己逛逛,或回住所都可。还是得留意,发现凶手就发信号,也有暗卫跟着他。

    吕大福答应后,张硕便去找秋月了。每次他和秋月,快有进展的时候,又被公事耽误,瞧瞧许朗都生俩女儿了,他可不能再拖下去了。

    来到凤仪宫,秋月这段时间跟着何胜男学习如何照顾孩子,已经上手了,每天跟何胜男照顾平平安安,生活过得乐滋滋的。

    张硕过来拜见杨慕白后,便跟秋月说道:“我看城西有一家酒肆新开张,我们去看看吧!”

    秋月拒绝道:“不去,不去,我要带皇子公主呢!”

    张硕委屈巴巴地望着杨慕白。

    杨慕白说道:“难得张硕有时间,我们一起去玩吧!好久没出去玩了。胜男,你跟我们一起去。”

    何胜男拒绝道:“皇后娘娘,我就不去了,我怕到时皇子、公主找不到我们,会哭的。”

    杨慕白说道:“他们都快一岁了,还有奶娘照顾着,可别把他们惯坏了。走吧,一起去。”

    何胜男细心地交待好奶娘,然后才慢悠悠地跟杨慕白他们出宫去。

    裴盛远下朝回来,看到杨慕白给他留的字条,也赶紧换便服出宫。

    这家洒肆确实更有特色,除了各色果酒外,还有其他各国小吃,喝的也有地道酸梅汤。就算不喝酒,光吃小吃也行,样式都很精美,这可深得杨慕白的喜爱。

    吃了几样小吃后,杨慕白说道:“去把牡丹叫来,让他们俩也尝尝鲜。”

    跟过来的侍卫去请许朗。

    没多久,许朗和牡丹就来了,过了一会,裴盛远也跟着来了。

    盛远来了之后,坐在杨慕白旁边,报怨道:“慕慕,你出来怎么不等等我!”

    杨慕白说道:“我给你留了字条了。今日我带了胜男一起出来,她这段时间照顾平平安安,可辛苦了。”

    裴盛远笑着说道:“恩,确实辛苦了。”

    何胜男惶恐地起身说道:“这是我的本分,不辛苦。”

    杨慕白摆手让她坐下,问道:“胜男,你喜欢吃什么?或喜欢喝什么?”

    何胜男尴尬地说道:“我没喝过,不知道。”

    杨慕白对小二说道:“小二,把你们这的果酒都拿一杯出来。还有小吃再拿几盘过来。”

    小二看到如此豪爽的客人,高兴坏了,赶紧说道:“马上就来。”

    张硕许朗喝白酒,裴盛远也喝白酒。

    牡丹就吃小吃喝酸梅汤,杨慕白问道:“牡丹,我怎么不喝点果酒?”

    牡丹笑着说道:“皇后娘娘,我最近准备再要个儿子,太夫说不宜饮酒,就不喝酒了。”

    秋月调侃道:“许朗,你上次不是说心疼牡丹生孩子辛苦,不想让她再生了吗?”

    许朗不好意思地说道:“是牡丹非要生个儿子的。”

    秋月和杨慕白心里直犯嘀咕,要是再生个女儿,那是不是还要一直生下去。但这话,谁也不敢说出来。

    何胜男说道:“那先恭喜了,祝牡丹早日喜得贵子。”

    牡丹听了这话,很高兴地说道:“谢谢你,何胜男。以前的事,是我们的不是,还请你不要往心里去。”

    何胜男说道:“这事也与我确实有点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那样想,也是情有可原。”

    许朗直接问道:“何胜男姑娘,那你是不是喜欢何若惜姑娘?”

    何胜男说道:“我何止喜欢她,我是很爱她。”

    这话让众人吃了一惊,难道是真的?

    然后,何胜男又说道:“我待她比亲妹妹还亲,怎能不爱她。”

    众人这才松了口气,看他们这样,何胜男疑惑地问道:“你们是怎么想的呢?”

    杨慕白尴尬地说道:“他们怀疑你有断袖之癖,以为你对何若惜姑娘是爱情。”

    何胜男怕了,哈哈大笑道:“你们未免想得太多了。”

    裴盛远举起酒杯,说道:“来,我们都敬何胜男姑娘一杯,以前的事就算过去了,以后谁也不能乱说,知道吗?”

    众人举起酒杯,喝了一杯,跟何胜男,也像朋友一样开始亲密起来。

    何胜男慢慢品酒,每一种喝完了,都说能说出不一样的味道感受。杨慕白直拍手,说道:“胜男,你好厉害,我每次都只挑自己喜欢喝的,从来没有去细想,这果酒的细微之处。”

    何胜男品完后,说道:“确实,有几种是我特别喜欢的,这葡萄味的和梅子味的,特别爽口。”

    杨慕白说道:“那再来几杯,你多喝一点,喝得微醺了,感觉特别自在。”

    何胜男却拒绝道:“不了,就算喜欢的味道,也不可品多了,过犹不及。记住这种味道,下次再来品就好。”

    杨慕白说道:“我就不一样,我喜欢的,就想一次吃个够,下次我还想要吃更多才行。”

    裴盛远捏着她的脸,笑着说道:“你呀!跟个饭桶似的。特别可爱。”

    何胜男说道:“皇后娘娘是真性情,这次就不要喝太多,这样心里有念想,等下次再来品,会更有味道。”

    杨慕白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她不愿意这样克制自己。她说道:“既然可以一次喝个够,为什么要留一半念想呢?”

    牡丹说道:“这是给自己的心留下想法,有很多人一次喝够,下次就不再怀念这个味道了,这叫三心二意。如果一个味道可以一直喜欢,这个人必定很长情。”

    杨慕白说道:“想来,我是个很长情的人。”

    何胜男说道:“皇后娘娘真性情的人,多半都是长情之人。”

    杨慕白反问道:“胜男,那你是个长情的人吗?”

    何胜男说道:“我不知道,我希望自己是个长情的人。”

    秋月说道:“胜男,我有时觉得,你是个很难懂的人。”

    何胜男说道:“人有多面性的,没有谁可以完全了解一个人,就算自己,也不能十分了解自己。有时我们自己是不是也不能理解自己的某些行为呢?”

    张硕说道:“确实是这样的,有些行为之后,就会后悔,人是复杂的。”

    许朗说道:“你们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自己想要什么还整不明白吗?我就了解我自己,我就喜欢牡丹,喜欢一家人和和睦睦的。”说完,抓着牡丹的手,亲了一下。

    牡丹甩开手,害羞地说道:“别闹,那么多人看着呢。”许朗则呵呵笑。

    张硕殷勤地给秋月倒酒,不断地找话题跟秋月说话。秋月都是淡淡地应答,既不觉得冷漠,也不热情。

    裴盛远则是给杨慕白挑小食,然后夹到她碗里,笑着看她吃。

    何胜男也挑了各地的一些美食,在慢慢品。

    许朗喝了点酒,然后问秋月,说道:“秋月,你什么时候才跟张硕和好,你看他这段时间,都愁得有白头发了。”

    秋月翻了个白眼,说道:“许朗,你可别乱说,我什么时候说要跟他和好了?”

    许朗说道:“你这一直吊着他干嘛?难道你不喜欢他了吗?喜欢就在一起好了,想那么多干嘛?”

    秋月说道:“许朗,你再胡说,我可对你不客气了。”

    许朗说道:“你怎么对我不客气,我说的是事实。再说了,你能打得过我吗?”

    秋月气极了,说道:“我打牡丹。”

    牡丹:“……”

    许朗哈哈笑着说道:“秋月,你怎么跟地痞流氓似的,欺侮别人妻儿。”

    何胜男说道:“秋月是怕影响张大人的名声,所以才没想跟他和好。”

    张硕说道:“前段时间太忙了,等过几天,我去收拾一下他们,流言自然就没有了,秋月,你别忘记答应我的事就好。”

    秋月说道:“等你做到了再说吧!”

    喝了一会,何胜男说道:“皇后娘娘,要不我先回去了,我怕等会皇子公主醒来,我们都不在,他们会哭的。”

    杨慕白说道:“有奶娘在,没事的。真要哭,就让他们哭一会。”

    何胜男说道:“这怎么行呢,孩子哭多了,对身体不好的。”

    裴盛远说道:“慕慕,你这个当娘的,都没有何胜男姑娘用心,是不是该罚你。”

    杨慕白反问道:“你还好意思说我,那你呢?”

    裴盛远不说话。何胜男接着说道:“你们接着喝,我先回去了。”

    杨慕白说道:“既如此,那就回去吧!今天的酒也喝了,点心也吃够了。”

    秋月说道:“皇后娘娘,你坐下来嘴都没停过。”

    杨慕白说道:“难得出来一次,都是我爱吃的小食,肯定要多吃点。”然后又叫小二打包了些回去,这才作罢。

    回到宫里,平平安安果然在哭。何胜男赶紧跑过去,抱着安安,然后又安慰平平,说道:“我们回来了,不哭了,瞧这俩孩子,怎么哭得如此伤心。”

    杨慕白也走过去,抱起平平,说道:“好了,皇额娘回来了,不哭了。”

    在她们的安抚下,俩个孩子慢慢平复下来。

    奶娘下跪行礼,说道:“他们醒过来,见不到你们,就开始哭,怎么哄都没有用。”

    裴盛远问道:“他们哭了多久了?”

    奶娘答道:“快半个时辰了。”见他们嗓子都哭得有点哑了,裴盛远生气地说道:“你们作为奶娘,哄个孩子都哄不好吗?让他们哭那么久,嗓子都快哑了。”

    奶娘求饶道:“奴婢有罪,请皇上宽恕。”

    裴盛远刚想发作,杨慕白说道:“你们起来吧,也不能全怪她们。是胜男把他们哄得太好了,天天抱着他们哄,孩子就只认得她哄的方法,奶娘也没办法。”

    喂孩子喝完奶,何胜男抱着安安。拿着小玩意哄他笑嘻嘻的。杨慕白抱着平平,拿了些小食,喂她吃,俩孩子又喜笑颜开。

    玩了一会,她们又带孩子在软地垫上学走步。裴盛远也走过去,接过安安,和杨慕白一起,带他们学走步。孩子已经开始咿呀学语,边走,裴盛远边扶他们走,边让他们叫“皇额娘……”、“父皇……”

    一会平平说一声“饿娘”、父玩”

    一会安安又叫“往额娘……”、“乎皇……”

    杨慕白在旁边呵呵笑着纠正他们,说了一会,自己也叫错了。

    裴盛远听了,笑得更欢。他还在不停地纠正他们,不要叫错。可孩子就跟他们作对一下,不是这个叫错,就是哪个叫错,他们了不恼,仍十足耐心地教他们。

    孩子脚上也不停地摇摇晃晃来回走路。嘴里不停地喊“往额娘……”、“乎玩……”

    俩人玩得不亦乐乎。

    何胜男看在眼里,也笑得很开心。

    孩子玩累了,何胜男抱着他们休息一会,然后去洗澡,哄他们入睡。

    杨慕白和裴盛远已回寝宫。

    他们洗漱过后,裴盛远也累了,准备睡觉。裴盛远抱着她,说道:“你今天很开心吗?”

    杨慕白说道:“当然开心了,看到孩子们那么开心,我也高兴。可是,现在都是胜男在带他们,孩子比和我更亲近。”

    裴盛远说道:“你吃醋了吗?”

    杨慕白说道:“不是吃醋,是觉得自己当娘的,都没何胜男做得好。以后她要做了母亲,肯定比任何人都做得更好。”

    裴盛远说道:“那也要她愿意啊!生孩子也得成婚后才可以。”

    杨慕白说道:“我到时再问问她,带那么久孩子,自己心里肯定也想当母亲的。”

    裴盛远说道:“那还不如先给她找个夫君来得实在。”

    杨慕白问道:“你有适合的人选吗?给他撮合一下。”

    裴盛远无奈地说道:“我要撮合,就直接指婚了。”

    杨慕白反对道:“那可不行,何胜男她眼光可高着呢,可不是谁她都看得上眼的。”

    裴盛远问道:“那要什么样的男人,才能得到她的青睐呢?”

    这下让她也犯难了,她还真的不太了解何胜男。

    杨慕白说道:“算了,明天我再问问她。这样哪里猜得出来。”

    第二天,杨慕白看到孩子睡着了,何胜男在旁边刺绣,一副贤妻良母的模样。

    杨慕白走过去,说道:“胜男,你知道你现在特别像什么吗?”

    何胜男下跪行礼,然后问道:“皇后娘娘,你觉得我像什么呢?”

    杨慕白说道:“特别像个贤妻良母,旁人见了,绝对不相信你还未成婚呢!”

    何胜男笑着说道:“旁人说什么,与我何干?”

    杨慕白问道:“胜男,你来这也半年多了,觉得怎么样?”

    何胜男说道:“我在这里很开心,看着皇子公主,就觉得特别满足。当然,皇后娘娘是我贵人,我会永远都忠于你的。”

    杨慕白直接问道:“你也到成婚的年纪了,以前你可能遇到不好的婚姻,但现在你看看我和皇上,牡丹和许朗,他们不是很好吗?你有没有想过,要找个合适的人成婚?”

    何胜男说道:“我没想过这个,皇后娘娘,你就别操心我了。等我想嫁人了,我再告诉你,让你给我挑一门适合的婚姻,可以吗?”

    杨慕白见她油盐不进,说道:“那么长时间了,还不能改变你的想法吗?你是真的对男人有成见吗?”

    何胜男说道:“我不是对他们有成见,我是害怕。我害怕感情会变淡,最后变成仇恨。我更害怕色驰而爱衰,如果是这样,还不如开始就不要去幻想。我听过很多恩爱夫妻,随着时间的流逝,妻子容颜老去,丈夫另妥新欢,妻子整日郁郁寡欢,最终含恨而终。我也见过我母亲,她以为得到了爱情,没想到得到的却是致命背叛。”

    杨慕白说道:“也有很多夫妻恩爱到白首,你不能见过几对如此,便否定了所有。你看看我和皇上,还有许朗牡丹……”

    何胜男说道:“世事难料,谁又能知道以后会如何?我来凤仪宫才半年多,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听了这话,杨慕白心里觉得有点不安,何胜男为什么这样说?难道是她和裴盛远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吗?

    怎么感觉她一副看透他们的未来不得善终的样子。

    转头又想,是不是自己多虑了。她和裴盛远感情深着呢。

    何胜男说道:“皇后娘娘,我现在就想把皇子公主好好带大其他的,什么都不想。”

    杨慕白知道,现在说什么都白搭,只好说道:“那好吧,要是你有遇到适合的,一定要跟我说。我一定把你风光嫁出去。”

    何胜男开玩笑地说道:“皇后娘娘,别总想着把我嫁出去了。你看看你的腰越来越粗,可少吃点吧!要不我去问问叶太医,给你开些药,把身上的赘肉去掉。”

    杨慕白说道:“好啊,你还敢打趣我。”

    何胜男跑开了,说道:“没有打趣你,我听闻男人不爱赘肉,有些男人说看到了会倒胃口。”

    确实,生了孩子后,腰上就有赘肉,以前没注意,如今何胜男这样说,看来是得想办法把这肉去掉。

    她是个行动很快的人,马上来到太医院找叶太医。

    说完来意,叶太医为难地说道:“没有什么药可以去身上的肉,倒是可以节食,多动动,把肉减下去。”

    叶太医随后写了张单子,上面写了每日的膳食,还让御膳房做些少油腻,但饱肚子的饭菜。再做些清淡的汤,既不饿着,也不会长肉。

    还有每日多跳绳,踢毽子,也可以减掉身上的赘肉。

    杨慕白拿着册子,当作宝物一样拿回寝宫,让宫人拿来绳,踢毽子,让秋月陪她一起玩。

    秋月是有功夫底子的,陪她跳了一阵,杨慕白自己先累倒了。

    秋月说道:“皇后娘娘,我教你些功夫吧,也可以减掉身上的赘肉,还有练得防身之术,何乐而不为呢?”

    杨慕白想了想,说道:“好的,那你监督我,不要让我偷懒。”

    秋月说道:“好的,你不要喊累就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