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魔门圣女想让我入魔 > 第六十一章 炼情开始
    他刚刚可是说了要同为修行多情剑道的人才可炼情,谢知命怎么就……

    谢知命看着莫无道,冷笑一声,道:“你家夫人可不是修行多情剑道的,别跟我说你另外找了一个修行多情剑道的女人炼情!”

    莫无道见瞒不过去,轻咳一声,道:“但炼情这事情自然还是由同为修行多情剑道的人来最佳嘛。”

    谢知命嗤之以鼻,道:“别扯了,这炼情看的不是感情深厚吗?你确定你女儿和这小子的感情有我徒弟和这小子的感情深?”

    “感情的深厚和时间的长短没有关系,你也看到了,这小子之前还对我女儿深情告白。”

    “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徒弟也有过啊!”

    二人争吵不断,突然感觉周围有哪里不对劲,急忙朝床上看去。只见本该待在床上的叶空不见踪影,而陆雅和莫问情也不知去了哪里。

    二人面面相觑,这……

    钱平默默地擦拭着手中的玻璃杯,目光却不断地瞟向不远处的三男七女。

    他开这间咖啡厅很久,但从未遇到过如此大气的客人。那身穿蟒袍的男人,直接大手一甩,说要将他整个咖啡厅都给买了下来。

    这间咖啡厅对于钱平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但很无奈,他给的实在太多了。那些钱,完全足够自己再开十间这样的咖啡厅了。

    不过那些家伙看起来个个身份高贵,而他们此时,都围着一个面无表情的男人,似乎他才是真正的中心。

    突然,另一个男人转过头来,笑道:“老板,快上点东西来!”

    “哎,这就来!”

    钱平飞快地将十杯咖啡送了上去,又送了十份小蛋糕。这些都是他精心准备的,在天城生活了这么久,他也深知面对一些大人物,就必须拿出远超自己极限的服务态度才行!

    李浩然轻轻拿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道:“照你们这么说,他现在是缺失了情感,需要找人来炼情?既然这样的话,就让同修多情剑道的莫师姐来嘛。”

    楚萧然看了他一眼吗,淡淡地说道:“炼情一事必须谨慎,可不是同修多情剑道的人就可以的。必须得找一个和他两情相悦,感情最深厚的人才行。若是选错的话,可是害了两个人的一生!”

    楚萧然沉吟片刻,又道:“照之前的情况看来,他最喜欢的人是蔓蔓小姐吧?这样的话,就让蔓蔓小姐与他炼情如何?”

    柳蔓蔓瞬间低下头,面色微红,小声地开口说道:“我……我还是算了吧……要不然,让陆雅姐姐来好了。”

    陆雅面色瞬间一红,慌乱道:“别,别扯到我身上,我对他可没有什么感情,炼情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既然如此的话,就让我来好了!”秦妖妖一把抓住叶空的臂膀,满脸笑容地说道,“毕竟,我是在场唯一和他上过床的女人嘛!”

    “这可不太好吧?”羿梦抓住叶空的另一个臂膀,微笑着凝视秦妖妖,“感情这种事情,可不是单靠上床就能决定的!”

    二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减弱。李浩然在一旁看的头疼无比,本来此次的事情就没有打算通知秦妖妖和羿梦的,谁知道这两个女人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打探到了消息,自己跑了过来!

    一直坐在旁边不说话的叶子曦突然开口说道:“你们两个真的喜欢叶空吗?”

    羿梦和秦妖妖皆是一愣,羿梦右手将长发撩到耳后,笑道:“你说什么呢,我对他可是真心真意的。”

    秦妖妖也满脸微笑地说道:“要是我不喜欢他的话,又怎么会和他上床呢?”

    叶子曦冷冷地看着二人,心中不屑地冷笑一声。这两个人,绝对没有对叶空产生特殊的情感!

    莫问情轻咳一声,道:“炼情的话,还是有柳师妹来吧。”

    柳蔓蔓顿时一愣,低下头小声地说道:“还是莫师姐你来吧,毕竟你也是修行多情剑道的人。”

    莫问情摇了摇头,道:“这跟修行多情剑道没有关系,既然他对你的感情最深,那么自然是你来。”

    柳蔓蔓面露犹豫之色,轻轻地点了点头。

    莫问情站起身来,道:“事不宜迟,我们直接进行炼情的准备吧!”

    众人回到剑宗之中,莫问情将炼情的地点设在自己的小院之中,专门开启了阵法,免受外界的干扰。

    柳蔓蔓带着叶空走入其中,面露忐忑之色,极为紧张地看着叶空。

    她深呼一口气,按照莫问情所说,紧紧地拥抱住叶空。

    叶空此时自身的意识完全被无情剑意所覆盖,没有修行多情剑道的她需得用外界的刺激,方可将叶空的多情剑意引出,进入炼情。

    而就在她抱住叶空的那一刻,一股玄妙的力量从叶空的体内蔓延开来,将整座小院都覆盖在内。

    李浩然正无聊地翻着手机,突然发觉有些不对劲。他环视四周,只见除他之外的人,皆昏迷了过去。

    他愣在原地,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一处小院之中,柳蔓蔓愣愣地看着身旁的其他人,明明是自己来炼情,却不知为何其他的人也进入了这个空间。

    “呦呵,来客人了啊!”

    一位狐尾男子笑嘻嘻地开口说道,瞬间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力。

    莫问情眉头微皱,沉声道:“你是谁?”

    “不用在意,这不重要。”狐尾男子指了指那小院,“他本人就在那里哦,你们就尽情地与他炼情吧。第一个谁来?”

    突然,樱拔刀向前,毫不犹豫地朝狐尾男子斩了下来。

    砰!

    另一柄长刀将樱的攻击拦下,樱凝视着面前那浪客男子,冷声道:“把叶空还回来!”

    浪客男子静静地看着她,沉默不语。

    狐尾男子露出无奈之色,道:“都说了,不用在意,你们还是想想该怎么炼情吧!”

    他这么说着,指了指柳蔓蔓,道:“第一个就你先来吧!”

    柳蔓蔓顿时一愣,还未开口说话的时候,狐尾男子已然瞬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正要伸手朝她抓去的时候,突然他的身体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直接撞击在围墙上。

    狐尾男子有些狼狈地站立起来,对着面前那对他动手的青衣男子大骂道:“你还真是完全不犹豫一下的啊,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青衣男子眼神漠然地看着他,随后看向身前的柳蔓蔓,柔声道:“进去吧。”

    他的话语之中仿佛有着某种魔力,让柳蔓蔓心中没有丝毫的怀疑,就这么走了进去。

    陆雅眼神一冷,寒声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青衣男子看向她,淡淡地说道:“不要急,你们都有机会的。”

    陆雅还要说些什么,突然她的身体被一股外力猛地一拉,瞬间被拉入一个道袍男子的怀中,陆雅面露惊色,正要抵抗之时,那道袍男子轻轻地将她放在一旁,并书写着符道玄妙,柔声道:“这个过程可能有很久,你先跟我学一下符道吧。”

    “喂喂喂,你这可是作弊啊!”狐尾男子不停地大叫着,“哪有你这种趁机教人的卑鄙小贼啊!”

    道袍男子淡然地看向他,平静地开口说道:“你们也可以。”

    他话音刚落,那浪客男子已然将樱带到一旁,讲述刀道玄妙。

    一位手持长弓的男子走到羿梦的身前,柔声道:“我教你步法吧。”

    羿梦眉头一挑,笑嘻嘻地说道:“我要是拒绝呢?”

    “你没有必要拒绝不是吗?对于修行弓道之人来说,步法可是相当重要的。你若是想复仇,又何必拒绝我呢?”

    羿梦微微眯起双眼,冷冷地说道:“好啊,我倒要看看你能教出什么东西来!”

    手持长剑的白衣男子来到莫问情的身前,道:“我有一招独创的剑法,适用于多情剑道,要学吗?”

    莫问情眉头紧皱,但不知为何她对于白衣男子的话有种说不出的信任感,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那铠甲男子走到叶子曦的身前,开口说道:“军法,要学吗?”

    叶子曦冷冷地看着他,道:“我不认为你的军法有多高超!”

    铠甲男子并不恼,他摆出一盘棋局,道:“那么,来试试吧!”

    叶子曦凝视着那棋局,她认得这个棋局,是专门用来模拟军阵的棋局!

    她冷哼一声,道:“那便来吧!”

    狐尾男子幽幽地叹息一声,一个个的怎么都这样子呢?

    他来到楚萧然的身前,有些索然无味地开口说道:“我没什么好教你的,我的传承并不适用于你,随便聊聊?”

    楚萧然目光闪烁不停,面前的这些家伙不知来历,但绝对实力不低。此时或许正好是探听出他们底细的时机,不容放过!

    他轻轻地点了点头,和狐尾男子走到一旁聊天。

    秦妖妖眨了眨眼睛,看着各自跑到各处的人,嘴角微微上扬,大喊道:“没有人过来和我聊吗?”

    她话音刚落,突然脚下出现一道巨大的裂缝,将她整个人直接吞没进去。

    众人俱惊,慌忙站起身来,却见那狐尾男子笑嘻嘻地说道:“别急,是有人找她聊天去了。看起来,是一些不能说的话题呢!”

    此时此刻,一处山崖之上,秦妖妖看着面前坐在亭子之中的血瞳男子,一脸笑意地走了过去,毫不犹豫地坐了下来,道:“你要教我什么?时间之法吗?”

    血瞳男子静静地看着她,缓缓开口说道:“我不懂什么时间之法。”

    “欸,那还真是可惜呢!”

    秦妖妖露出一脸遗憾的表情,血瞳男子心中叹息一声,这个女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会演戏!

    他轻轻地打了一个响指,只见虚空之中出现一道巨大的屏幕,而屏幕之中,正是走进宅院的柳蔓蔓。

    秦妖妖眉头一挑,笑道:“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算是我一点点的小私心吧。”血瞳男子凝视着秦妖妖,“你就好好地看看其他人的表现,知道自己究竟和她们差在哪里。”

    秦妖妖眨了眨眼睛,微笑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况且,我也不觉得自己会比她们差!”

    她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事实上她也该有着自信。单论容颜,其他的人根本就比不过她。

    血瞳男子静静地看着她,突然开口说道:“那……要打个赌吗?”

    “赌什么?”

    “就赌你能不能和叶空成功炼情!”

    “赌注是什么?”

    血瞳男子悠悠地开口说道:“你若是赢了,我便可以答应你任何一个要求。而你若是输了,那便输了好了。”

    秦妖妖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道:“我输了不用支付什么代价吗?”

    “不用。”血瞳男子凝视着秦妖妖,“因为你一定会输!”

    他的话语瞬间引起了秦妖妖的好胜心,她冷哼一声,傲然道:“你就看着吧,这场比试,赢的人肯定是我!”

    血瞳男子那掩盖在面具底下的嘴角微微上扬,赢的一定是你吗?还是那么天真啊!

    他轻轻拿起桌上的茶杯,露出若有所思的眼神。

    自己就稍微让她知道差距在哪里,应该不算什么吧?

    嗯……应该不算什么。反正其他的那几个家伙也绝对会趁机作弊的!

    真是令人好奇啊,命运最终的走向,究竟是何方呢?

    此时此刻,柳蔓蔓所处的那房间之中,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本该只是一个普通房间,但当她踏入房间的那一刻起,周围的环境却变成了一间酒吧的样子。柳蔓蔓满脸惊讶地环视四周,这是怎么一回事?

    不仅仅是环境发生了变化,就连她身上的衣服也变成了之前在酒吧里的样子,柳蔓蔓目光闪烁不停,这便是炼情吗?

    她看见叶空正静静地坐在一个座位上,深呼一口气,径直走了过去,满脸微笑地坐在叶空的身旁。

    既然炼情的环境是这样的话,那她可就要好好发挥了。

    她轻轻拿起桌上的酒瓶,熟练地将之打开,倒在叶空面前的杯子之中。

    柳蔓蔓拿起杯子,满脸微笑地递给叶空,道:“客人,来喝嘛!”

    但叶空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那双瞳之中依旧不带着丝毫的感情色彩。

    这样不够吗……

    柳蔓蔓迟疑一下,红唇触碰在那酒杯边缘,轻轻地喝了一小口,她就这么含着那口酒,慢慢地靠近叶空的脸庞。

    叶空并未有丝毫的反应,就这么看着柳蔓蔓吻在他的嘴唇上,并将嘴中的酒送入他的嘴中。

    这一过程自然避免不了舌头的触碰,叶空的双瞳之中首次出现了一丝情感色彩。

    许久之后,柳蔓蔓松开叶空的嘴唇,看着那面色微红的面容,她也害羞地低下了头。

    看来,成功了呢!

    但这一点,似乎并不足够,正当柳蔓蔓思索着接下来该怎么做的时候,叶空突然一把将她抱入怀中。

    柳蔓蔓脸上出现惊慌之色,只见叶空凝视着她的脸庞,失神的双瞳渐渐恢复了亮光。

    “蔓蔓……”

    他轻声说道,随即面露痛苦之色,那是无情剑道和多情剑道正在交锋着。

    叶空捂住额头,面色变得无比的苍白,柳蔓蔓极为担忧地看着他,咬了咬牙,将他一把拥入怀中。

    “叶空……”

    少女那充满爱意的呼喊使叶空逐渐平静下来,他不断地喘着粗气,脸色渐渐恢复了正常。

    他勉强地抬起头来,看向柳蔓蔓,面色虚弱地笑道:“你怎么在这?”

    柳蔓蔓满眼柔情地看着叶空,轻声说道:“带你回去。”

    “回……唔!”

    叶空的脸色再次发生了变化,柳蔓蔓不知所措地看着不断发出痛苦之声的叶空,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做。

    而就在这时,她的身体直接被排斥出去,青衣男子一把接住快要坠落在地上的柳蔓蔓,双目微微眯起地看着那再次封闭的宅院。

    无情剑道的影响,比他想象的还要深。柳蔓蔓,居然没有将之成功打破吗?

    他下意识地看向不远处的白衣男子,不会是那个家伙,做了什么手脚吧?

    正在看着投影的血瞳男子看向秦妖妖,笑道:“你有发现什么吗?”

    秦妖妖一脸微笑道:“就是用身体来引起他的反应嘛,简单的。”

    血瞳男子那隐藏于面具底下的嘴角微微上扬,道:“这样啊……”

    正在和楚萧然交谈的狐尾男子站起身来,满脸笑容地说道:“好了好了,一个不行的话,那就再来下一个吧!谁去?”

    “我去。”

    樱放下手中的长刀,朝着那宅院走去。

    她踏入那宅院之内,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了变化。

    却见她站在一个类似于舞台的地方,而叶空,则是手握长刀,一副浪客打扮的样子,静静地看着她。

    樱微微一愣,这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也换上了日都独有的服饰,那本该被她放在外面的长刀也不知何时重新回归到她的手上。

    樱环视四周,目光微微一凝。

    这是……双刀?

    那是流传于日都的一个舞台剧,她曾经还在日都的时候也看别人表演过,两名浪客以刀相战,通过刀来传达自己的心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