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黑侠之天罚行者 > 第一卷 无双少年 第五章 警民合作
    严冰冰匆匆回到警局,老远就听到队长怒火中烧的喊声。

    “去!给我一帧一帧的看,把这辆带走刘猛的摩托车找出来!”

    “赶快打电话给北区支队,问问验尸结果,被车撞死的那是个什么东西!等等,别问了,没那么快出结果,总队法医直接派人过去,联合北区支队一同验尸!”

    “痕检的,加派人手,去现场协助一队!”

    ……

    严冰冰看着所有人都在忙碌,莫名跟着紧张起来,赶忙跑到队长办公室,敲门喊道:“报告!”

    “进来!”

    严冰冰推开门,见队长双手叉着腰,呼吸急促,能让队长上火成这样,看来确实是出了大事情。

    “张队,北区西坞路到底出什么事了?”

    “自己看!”身形高大的方脸男子头也不回,盯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回应道。

    得了许可,严冰冰迅速跑到电脑前坐下,打开了那段酒吧内的监控录像,录像从斗篷人进入酒吧开始,到露出真面目,打飞酒吧老板,再到掐住刘猛脖子,将刘猛扔在地上,抬手要打,然后到一个黑衣人撞碎玻璃救下刘猛,接着酒吧内就上演了一场比功夫电影还要功夫电影的打斗,最后黑衣人带走刘猛。

    “接着看!”严冰冰嘴里的张队再次开口,一样的言简意赅。

    严冰冰又打开另一段录像,是黑衣人骑车经过一段路口,车上有刘猛,又过了一会儿,一个人形怪物冲进路口,被货车撞飞。

    两段录像看完,严冰冰脑子一片空白,只有陈隐那句“你们对付不了这次的对手”一直回响在耳边。

    那个姓张的队长突然“咦”了一声,转头望向椅子上发呆的严冰冰,纳闷道:“往常有情况,你都是第一个到的,怎么今天破例啦?”

    严冰冰视线离开电脑屏幕,起身来到队长身边,有些心虚的回答道:“碰巧遇上了之前来警局做笔录的陈隐,就是打晕余尚志的那个,然后跟他吃了个饭,聊了会儿天!”

    “屁话!”

    张队一脸我还不知道你的表情,严冰冰心头一紧,又听张队接着说:“碰巧?少来了,哪有那么多碰巧!不过这个人确实有些不同寻常,一个刚出狱的人随便溜达一圈就能碰上通缉犯?这就真的有些巧了!”

    张队全名张国栋,是个从警二十余年的老资格刑警,平常性情温和,做事勤勤恳恳像头老牛,可一旦办起案子来,就立马蜕变成一匹狼,嗷嗷叫的那种。

    张国栋看了眼严冰冰,恨铁不成钢道:“你就是性子太急,如果那个陈隐真的有问题,你已经打草惊蛇了!”

    “我……”

    严冰冰欲言又止,张国栋头疼道:“你今天是怎么了?吓傻啦,支支吾吾的,有话赶紧说,说完赶紧去查监控,查这个神秘人!”

    原本打算吐露实情的严冰冰放弃了这个念头,只是说道:“从监控中看,那个黑衣人的装扮跟最近一个电影中的角色很像,会不会有人在模仿电影人物,想做真实世界的超级英雄!”

    谁料那张国栋竟是直接一拍桌子,怒道:“老子最烦的就是这号人,警察还没死绝呢,轮的着他们冒头吗?真以为拍电影啊,一天天的净给我添乱!”

    严冰冰没敢往下接,便想找个由头离开队长办公室,谁知她刚准备开口说话,门口那边就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报告,有个叫陈隐的报案,说是他家的摩托车失窃!”

    严冰冰微微蹙眉,想不明白陈隐此举有何益处,难道不是愈发加重他自己的嫌疑吗?

    张国栋虽知事有蹊跷,却又说不上来蹊跷在何处,于是望向严冰冰道:“你去核实情况,那个陈隐住的是个别墅区,如果真有人从他的住处盗取摩托车,一定会留下线索!”

    张国栋这项命令,严冰冰其实求之不得,她有太多话要问那个奇怪的男人,有太多事想要了解清楚。

    ——

    陈隐与严冰冰分开后,先将车骑到了藏着刘猛的平房,然后从车上取下自己的常服,离开平房很远后,寻了个地方换好衣服,这才打车回了住处。

    来调查摩托车失窃情况的是严冰冰,这有些出乎陈隐的预料,不过这是好事,省得花时间解释。

    严冰冰进了院子,望着在院子里躺椅上数星星的陈隐,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要做什么?”

    陈隐伸了个懒腰,笑着答道:“一个……怎么说呢,替天行道、伸张正义的人吧!”

    “我看了你们片区的监控录像,黑衣人离开的画面被拍到了,这你打算怎么解释?”

    “还能怎么解释,你不是看见了吗?黑衣人偷了这宅子里的车,跑了!”

    “监控里只有你回家的画面,没有拍到‘陈隐’离开,这又怎么解释!”

    陈隐闻言,终于不再是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他有些意外的看了眼面前的警花姐姐,说道:“不错嘛,还能发现这么个漏洞,别担心,宅子后边有条小路没监控,直达西区艺海公园,‘陈隐’出门走的是这条路!”

    严冰冰去宅子后边验证了陈隐所言非虚,返身后死死盯着眼前这个男人,又问:“那怪物果真是你打退的?”

    “不然?”

    “你既然有这种本事,为什么不考虑向警方坦白?难道你真是为了那点微末的悬赏金才出手抓人的?”

    陈隐闻言不乐意了,直接从躺椅上跳起,说道:“第一,我不想被当成试验品躺在冷冰冰的解剖台上!第二,我抓人你们付赏金,合情合理合法!还有,二十万的赏金,在你嘴里怎么就微末了呢?”

    严冰冰不想就这种问题跟眼前这个无赖深入讨论,但心底那股抑制不住的跃跃欲试告诉自己,她已经被这个人说服了。

    严冰冰扪心自问,自己为什么当警察,不正是为了让更多坏人伏法吗?如今有了这么个怪人,愿意且有本事去做警察不那么方便做的事,何乐而不为呢!

    “我们可以合作,但有个前提,不违法!”

    陈隐哈哈一笑,“这个当然,我们的目的本就是维护法纪,知法犯法要不得!”

    “可我跟你合作已经算是违反警察条例了!”严冰冰有些恼怒。

    “你得明白一点,你代表的是警察,我只是个热心市民,热心市民为警察服务,警察给热心市民奖励,有什么问题!”

    虽然这个说法稍显牵强,但本质确实如此,严冰冰便没了心理负担,于是问道:“你的具体计划是什么?我该怎么配合?”

    终于搞定!

    陈隐打了个响指,咧嘴一笑,将自己的计划和盘托出,“跟之前说的差不多,你走以后,黑衣人会再次出现,往我家大门上贴张纸条,明日一早,‘陈隐’就会偶然发现纸条,然后找到刘猛和摩托车,再然后热心市民‘陈隐’会报警,就这么简单!”

    勉强算是个周全的计划,其中最妙的地方在于,陈隐可以借此给外人一种错觉,那就是黑衣人不想露面,但愿意通过“陈隐”联系警方。如此一来,陈隐之前找到余尚志,现在找到刘猛,以后抓到更多犯人,就都可以推在黑衣人身上,一举至少三得。

    严冰冰没什么多余言语,听完转身就走,到门口时停步,转头深深看了眼陈隐,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果你是个坏人,一定很难抓吧!”

    陈隐双手叠放于脑后,重新躺回躺椅,认真道:“你可能不信,天底下谁都可以做坏人,独独我不行!”

    严冰冰翻了个白眼,抬步要走,又听院子里那个弯弯肠子贼多的男人喊了一句,“回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不用我教你了吧!”

    “谁要你教!”

    很快,门外传来汽车启动的声响,陈隐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凌晨三点四十!

    二十分钟后,陈隐重新换上了黑衣,带上面具,从宅子后门绕至前门,大摇大摆出现在监控之下,往大门上贴了一张自己用左手写的字条,然后整个人消失在夜色中。

    翌日清晨,只睡了三四个小时的陈隐起床,洗漱过后换上晨练衣衫,然后出门,然后打车赶到孤儿院附近的陈氏老宅,再然后报警,一气呵成!

    等警察到现场的间隙,陈隐用手机看了看新闻,果不其然,头条就是:凶残怪物夜袭酒吧,神秘黑侠现身救人!

    却说严冰冰回到警局后,与张国栋简单汇报了一下情况,说车确实是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人骑走的,但出了别墅区后很快就不见了踪迹,现场没有搜到任何有用线索,黑衣人很谨慎。

    张国栋神情严肃,只问了一句,“陈隐什么反应?”

    “从监控看,他刚回去不久,据他的描述,早晨晨练结束后他一直在家,傍晚收了个快递,之后他就去了艺海公园,再然后就是我……”

    严冰冰话没说完,张国栋就接了过去,“再然后你就找他打探刘猛行踪了?”

    严冰冰微微点头,脸上满是撒谎后藏不住的心虚,但有意思的是,恰恰因为她的心虚,反而让张国栋确定西坞路案发时,陈隐的确跟严冰冰在一块。

    了解完情况,张国栋让严冰冰去跟其余同事,一起看从交管部门拿过来的监控,要求务必找到摩托车的踪迹,自己则坐在电脑面前,一遍遍重播那段打斗画面,直至天亮。

    某一刻,一个电话打到了严冰冰手机上,接着整个刑警队瞬间沸腾起来。听到动静的张国栋几乎是窜出的办公室,结果正好碰上要进办公室汇报的严冰冰。

    “有什么新情况?”

    “陈隐的电话,摩托车和刘猛找到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