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黑侠之天罚行者 > 第一卷 无双少年 第四章 觉醒者
    陈隐没有赖床的习惯,很早已经起床,出门跑了十公里,这是他十五岁以后就养成的习惯,跑完回家做早餐时,手机突然有了消息提醒,陈隐第一念头就是许蒹葭知道了些什么,来兴师问罪来了。

    结果拿起手机一看,是美女警察发来的信息,她大概梳理了一遍刘猛已经证据确凿的犯罪事实,还分析了刘猛脾气、性格、喜好等特点,以供寻人者参考。

    警察就是警察,做事的确靠谱,喝了口水的陈隐继续往下看,是一张图片,上边是嫌犯刘猛的详尽信息。

    刘猛,三十八岁,津北省青苍市云谷区人,一个月前在春江市残害警方卧底后消失,警方悬赏二十万通缉……

    最后,严冰冰还把自己的住址发了过来,说是如果有嫌犯确切消息又联系不上她,可以到这个地址找她。

    看完刘猛信息,陈隐脑海中的天眼瞬间启动,仅两三个呼吸就确定了刘猛的藏身之处:南泽省春江市北区西坞路一百三十二号。

    吃过早餐,陈隐去院子里打了一遍自小学习的八极拳,然后回书房,心念一动,进入了天罚系统空间,空间当中竖着一块透明的类似于显示屏的东西,上头标注这陈隐的各项指标以及功德积分。

    陈隐抬眼望去,发现除了功德积分一栏显示“一”外,其余如气劲、神行、金身、自愈四项指标好像都有所提升,虽然只是刚刚越过二级标准一点点,但这足以证明,锻炼真的可以提高自己的综合水平,从而提升宿主与子系统“巡狩”的契合度,以获得巡狩更多更强的加持。

    陈隐在书房一待就是大半天光景,直至黄昏,门铃响了,才离开书房下楼。

    快递到了!

    陈隐回到房间试了试,还挺合身,感觉确确实实是有了那么点……侠气!

    入夜,陈隐换上黑衣,戴上面具,去车库骑了辆一看就不是凡品的黑色摩托车,一路在天眼的引导下避开摄像头,直奔北区西坞路一百三十二号而去。

    就在陈隐出发不久,春江市北区的某个公园内,一处僻静角落的长椅上,坐着两个一身黑色装扮的男人,一老一壮年,老的那个拄着一根镶上翡翠的手杖,壮年那个手里好似握着两颗核桃。

    “警方查到运货的刘猛了?”发问的是那个老者。

    “是!”壮年男子停止转动核桃,回答道。

    “刘猛是否知道觉醒者的事?”

    “他一直以为那些尸体里藏的是毒品,应当不知道是最新的基因药剂!”

    “以防万一,除掉他!让第一代残次品去露个面,总是要处理掉的,省得浪费!”

    ……

    西坞路一百三十二号,是家不那么吵闹的酒吧,已经被人盯上犹不自知的刘猛正一个人喝着闷酒。

    刘猛选的位置很讲究,面朝酒吧门口,左侧两步左右距离就是酒吧后门,右侧是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随身带着铁锤的他,一旦发现有异样,随时能跑,酒吧外的摄像头全是坏的,自己又不走大路,所以只要出了酒吧,警察便没可能找到自己。

    一直关注着门口情况的刘猛突然皱起了眉头,因为酒吧门口来了个奇怪的客人,整个人罩在一件宽大的连帽斗篷里边,走路摇摇晃晃,好似醉鬼一般。刘猛没有动,只要不是警察就行。

    刘猛眼里的醉鬼径直走入酒吧,此人浑身散发着一股恶臭,走过的地方留下许多暗黄色的液体,好像刚从粪坑里爬出来似的。客人们纷纷捂着鼻子离开座位,酒吧老板见状,如何能忍,关了音乐,捏着鼻子来到“醉鬼”身后,吼道:“滚滚滚,这里不欢迎乞丐!”

    谁料那“醉鬼”对酒吧老板的话置若罔闻,摇摇晃晃走向酒吧最里边,距离刘猛已不过两三步远近。

    火气上头的老板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快步上前,拉住斗篷一角,用力一扯。

    没了斗篷罩着,众人才得见那“醉鬼”真容,只见其光头无发,赤着上身,暴露在众人视野中的皮肤之上,有着一根根凸起的血红色纹路,眼睛雪白一片并无瞳孔,嘴里长着尖牙,暗黄色的液体滴滴答答,十分瘆人。

    客人们惊呼着夺门而逃,酒吧老板手里抓着斗篷,想跑却挪不动脚步,双腿像灌了铅一般沉重。

    脑海中预演过无数次逃离追捕的刘猛,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碰上这么个怪物,吓得钻进桌子底下瑟瑟发抖,连逃跑都不会了。

    怪物没有回头,只是左臂向后一摆,便将酒吧老板砸飞出去,倒地呕血不止。没了碍事的老板,怪物继续前行,来到刘猛藏身的桌子旁系,将桌子扯开,俯身捏着刘猛的脖子,直接提了起来!

    已经赶到酒吧附近的陈隐,看着从酒吧方向窜出来的人,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难不成刘猛暴露,暴起杀人了?

    就在这时,脑海中的天眼发出预警:目标刘猛有生命危险……

    来不及多想,陈隐猛然加速,冲过一个路口来到酒吧外停住,隔着玻璃墙,看见一个光头怪物举起拳头就要砸在捂着脖子猛咳的刘猛头上。

    “啪”的一声,玻璃墙面整个炸开。

    撞开玻璃的陈隐一把扣住怪物的手腕,往外一扯,接着一记鞭腿势大力沉的砸在怪物胸口。

    遭受重击的怪物退后两米,立而不倒,随后仰天嘶吼,大踏步杀向陈隐。

    到底是手上沾过血,又遇到过天罚系统这种怪事的人,陈隐见到怪物全貌时仅是一瞬间失神,很快便恢复正常,面对怪物递来的一拳,陈隐先是偏头躲过,随后一拳捶在怪物胸口。

    怪物再退。

    陈隐没有停顿,几乎在怪物退后的同时,直接欺身而上,踏出三步,趁怪物中门大开,一记立地通天炮击中怪物下颌,怪物又退。陈隐得势不饶人,跃起一脚踩下怪物的阴险膝撞,借势身形一跃,一式猛虎硬爬山,右掌重重拍在即将倒地的怪物面门。

    “轰”的一声闷响,怪物应声倒地,砸碎地砖无数。

    陈隐转了转有些生疼的手腕,返身扶起刘猛,准备离开。就在此时,陈隐忽觉脊柱发凉,本能转身,一只拳头已经杀至身前。

    来不及防便不防了,陈隐心一横,拼着胸口挨上一招,递出了裹挟全身气力的一拳。

    怪物倒飞回去,撞倒一面红砖墙,整个人顿时被埋在碎砖之中。陈隐也不好受,身体不受控制的摔出老远,一阵气闷。

    这怪物这么能抗?陈隐坠地前只有这一个念头。

    倒在地上的陈隐拼命喘息,眼角余光瞥见刘猛要跑,忍着剧痛起身,咳出一口鲜血,然后快步赶上刘猛,抓住其衣领往后一摔,骂道:“往哪跑呢你!”

    陈隐一巴掌拍晕刘猛,拖到摩托车旁,将其绑在身上,试探性与天眼沟通道:“能另找出一条既能规避摄像探头又省时的路吗?”

    既然追踪定位是天眼的长项,重新找条路总不是难事吧?

    果然,天眼很快有了回应:前行一百米,随后左转……

    一片狼藉的酒吧当中,伤势极重的怪物好似不知道疼,嘶吼着扒开身上的砖块,冲出酒吧,朝着摩托车消失的方向猛追过去,跑到酒吧外的路口时,被一辆大货车撞飞数十米,落地时已是生机断绝。

    陈隐骑车一路飞驰,最后来到孤儿院附近,找到一栋低矮小平房,据老院长所说,这栋宅子的原主人姓陈,也是老院长捡到陈隐的地方,房子几十年没人住了,居然能在这里捡到个娃娃,老人认为是缘分,所以给他取名陈隐。

    这地方不会有人来,藏人很隐蔽。

    陈隐将刘猛五花大绑,扔在屋子当中,然后骑车避着摄像头去了严冰冰家附近,在某条隐蔽巷子停车后,陈隐拨了严冰冰的微信电话。

    刚刚知道北区西坞路警情的严冰冰正准备出门,赶往市局,见是陈隐来电,略微犹豫过后,她直接挂掉了陈隐的电话。

    陈隐又打,严冰冰再挂。

    没法子,陈隐只好给严冰冰发了“刘猛”两个字。

    果不其然,严冰冰很快回了个电话过来,接通后,张嘴便问道:“你有刘猛的消息?”

    陈隐没有多话,只是说道:“出小区直走三百米第一个巷子,我等你!”

    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陈隐在巷口看到了一个熟悉身影,“哎,这边!”

    严冰冰右手放在腰间,显然准备随时拔枪,然后她就看见一个黑衣黑裤黑鞋黑面具还骑了辆黑车的怪人,没有丝毫犹豫,严冰冰直接拔出配枪,指着眼前怪人道:“双手抱头,靠墙蹲下!”

    陈隐被吓了一跳,赶忙扯下面具,出声道:“是我是我!”

    严冰冰并没有就此放下抢,但语气稍稍缓和几分,开口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刘猛呢?”

    陈隐不打算拐弯抹角,他直接说道:“我刚从北区西坞路来,从一个杀手手里抢到了刘猛,明天我会以‘陈隐’的名义送到刑侦总队,理由是一个神秘人给的地址,我据此找到了刘猛!”

    严冰冰收起配枪,像看白痴一样看着陈隐,说道:“你当警察都跟你一样蠢吗?你当满城摄像头都是摆设?”

    陈隐笑了笑,“摄像头你不用担心,我需要你给我作证,在西坞路酒吧案发的时间段内你在你家附近见过我!我要那笔悬赏金!”

    严冰冰皱紧眉头,一字一顿道:“你应该知道,跟你谈话的是一个警察!”

    陈隐耸了耸肩,“这又影响不了什么,刘猛能归案,我得到我该得的,何乐而不为!不管你信不信,只要你给我罪犯信息,我的朋友就能找到他,我就能抓到人!当然了,就算你不答应,刘猛我还是会给你,只不过日后你再遇上消失的疑犯,我就爱莫能助了!”

    严冰冰听完转身就走,显然是不打算再浪费唇舌,跟一个疯子谈话。

    “你们对付不了这次的对手,你大可回总队看了现场监控再给我答复,还有,不管我们之间的交易能不能成,看在我抓住刘猛的份上,请你别泄露我的身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