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黑侠之天罚行者 > 第一卷 无双少年 第二章 天罚
    “所谓天罚,代天执掌刑罚之意。”

    “天眼探寻追踪,巡狩拿人归案,两者相辅相成。”

    ……

    回到现实世界,与林姓司机汇合后的陈隐,坐在豪车后座愣愣出神,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那老头骇人听闻的言语。

    照那老头的说法,这天罚系统由两个子系统组成,‘天眼’主追踪,只要获悉罪犯信息,它就能定位出罪犯藏身之处,无所不至;‘巡狩’主执行,它能赋予主人以异能,以作缉拿凶徒之用。

    两个子系统,巡狩为主,天眼为辅。

    天眼对宿主几乎没什么要求,因为决定天眼能否发挥效用的关键,只在于是否知晓凶徒信息,此外再无其他限制。

    而巡狩不同,它对宿主的要求是苛刻的,因为宿主的身体素质直接决定了巡狩能力的高低。陈隐自小习武,身体条件较之常人要好上两倍不止,这种身体素质在巡狩的加持下,也只能达到下等中级水平。因为在巡狩最高九级的评定标准中,陈隐的力量、速度、抗击打能力、恢复能力都只有二级水平。

    陈隐还记得,在那个空间当中,评定结束时,高空出现的一排大字:宿主陈隐,气劲二级,神行二级,金身二级,自愈二级,综合水平下等中阶。

    好在巡狩能力是可以通过不断突破身体极限来强化提升的。

    老头并没有留下任何关于这天罚系统来历的信息,只说他的祖宅有解开陈隐所有疑惑的答案,然后那老头的声音便再也没有响起过。

    离开那个空间前,陈隐心念一起,想了解第一任宿主的信息,然后空间当中真的出现了老头的人像,接着就是几行大字:第一任宿主贾山童,最高巡狩力中等上阶,一九八二年杀义士一十八人,触发天罚闭锁模式,后因以常人身份又杀一人入狱。

    看到这些血红大字,陈隐不免一阵唏嘘,好一个天罚,罚人也罚己!

    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车程,林姓司机将车开进了一个别墅区,最终停在一处独栋别墅前,陈隐下车,与要回去交差的林姓司机道了句谢,还从司机口中得知,许家老太爷查过陈隐,晓得陈隐只有摩托车驾照,所以别墅没有配车,只放了两台摩托车供陈隐使用。

    陈隐一阵头大,怀着一颗对豪门顶礼膜拜的心走入院子,取出钥匙打开房门。

    许家老太爷确实是花了心思的,陈隐的许多东西都被搬了过来,是当年藏在孤儿院地下仓库,在大火中幸免于难那些零碎,墙上挂着的照片,书房中满满两大书架的书,客厅四处可见的木雕,都是陈隐自己的东西。

    在这栋两层小别墅里溜达了一圈,最后走进书房,打开电脑,想着查一查脑子里那个“天罚系统”到底是个什么鬼东西,鼓捣了半天,结果一无所获。

    没奈何,陈隐只好打开手机录像功能,尝试着默念一声“天罚”,果不其然,脑海中那种电流窜过的感觉再次出现,等陈隐回过神,自己又再次出现在那个神秘空间。

    “喂!我应该做些什么?”陈隐老觉得拥有这么个鬼东西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开口问道。

    “惩奸除恶,代天行诛罚之责!”

    陈隐话音刚落,面前就显化出另一个浑身散着金光的自己,口吐人言。

    陈隐又问:“那如果我拒绝这事儿呢?”

    “天罚行者不忠,诛!”

    “靠!不作为而已,不至于吧?”

    那发着金光的“陈隐”重复了一遍先前的言语,真正的陈隐咽两口口水,赶忙补救道:“惩奸除恶,万死不辞,行善积德,人人有责!这活儿我干!只是我具体该做些什么?头一遭没经验!”

    金光“陈隐”缓缓消散,诸多光点归拢一处,凝聚成一段文字:

    惩处一恶人得一分功德,凭功德可换取巡狩能力提升的法门,等级越高,所需功德就越多,勿要懈怠!天罚行者,据天眼推算,十年后人间有大劫,你时间不多了!

    “喂喂喂,故事里那些世外高人喜欢打机锋说半截话也就算了,你个系统怎么也喜欢搞这套,讲讲清楚啊,什么什么大劫?喂!”

    陈隐等了半晌,没有一点回应,知道肯定等不来答案了,索性心念一起,退出神秘空间。

    回归现实世界后,陈隐第一时间将手机拿过来,看了看手机录下的视频,原来进入系统神秘空间的只是自己的念头,视频中的自己从头到尾一直坐在原地,只不过中间有段时间,自己双眼紧闭,好似睡着一般。

    一夜无眠,第二天一早,陈隐出门买了套衣服,十分肉疼的花去将近三百块钱,回到住处后,陈隐换上新装,出门打了辆车。

    他要去一个地方验证一件事情。

    南泽省春江市西郊,陈隐想去瞧瞧,看看那个被通缉的余尚志是不是真的藏在那个地方。

    没过多久,陈隐在一家建材店旁下了车,随后按照脑海中天眼给出的路线,绕了十多分钟的路,才来到一处门口贴了封条的工地。

    围墙很高,陈隐转了一圈,始终没能找到进去的路,于是,他萌生了越墙而入的念头。很快,陈隐便周围寻来了两块大个石头,垒在围墙下方,接着后撤十步左右距离,猛地发起冲刺,只要能够到围墙上层边缘,陈隐自认是就有机会翻进去的。

    陈隐没能摸到围墙上方边缘,但他还是翻了进去,准确的说是“飞”进了围墙。当时陈隐发起冲刺,然后踩在自己垒起的石头上,奋力一跃,再然后他就“飞”了起来,高过围墙顶端,随后整个人砸在围墙内的一堆碎石之上。

    目前还不适应天罚系统加持的陈隐,宛如一条死狗,趴在碎石堆上一动不动!

    疼是疼,但好像没有把身上哪个零件砸坏,片刻之后,陈隐挣扎着爬起身,回头看了眼差不离有两个自己那么高的围墙,一阵龇牙咧嘴。等身上疼痛稍解,陈隐才一瘸一拐的朝一间铁板房走去。

    陈隐没有敲门,而是先绕着铁板房转了一圈,确定只有一扇门供人出入后,才在门口站定,双手按在铁门上用劲一推,“啪”的一声,里边的插销飞走,门也应声打开。

    就在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的陈隐突然后撤一步,避开了砸向自己脑袋的钢管,随后陈隐趁机上步,曲起右肘撞了出去,一记顶心肘撞在手持钢管的男人胸口,习武多年又有“天罚”加持,这一撞,直接把那还没搭话便出手伤人的男子击飞出去,倒地后昏迷不醒。

    生怕出手太重打死人的陈隐赶忙小跑进去,确定人还活着后,仔细打量起男人面容。

    果真是余尚志!

    陈隐蹲在原地,思量片刻后掏出手机,拨了幺幺零。

    本以为会是就近派出所派几个民警过来将人带走,结果来到现场的警察除几个民警之外,还有四个便衣,三男一女,气场十足,走路带风那种。

    负责问话陈隐的是个女便衣,身形高挑,瓜子脸高鼻梁,右眼角一颗美人痣,不苟言笑,典型的冰美人一个。

    “你好,我是市局刑侦总队警员严冰冰,现向你了解一些情况,请你配合!”

    陈隐笑了笑,“配合配合,一定配合!”

    “姓名,年龄,职业!”

    “陈隐,二十三岁,暂时无业!”

    “到这里做什么?人是你打晕的?”

    “本来到处瞎逛,听到这废弃工地里边有动静,就进来看看,谁知道那人一言不合就动手,我总得保命不是,所以我还手了,然后就这样了!”

    “你怎么知道他是通缉犯?”

    “我刚好看见过你们警方的通缉令!”

    听到这里,美人警察抬头看了眼陈隐,然后拿出手机不知查了些什么,突然皱起俏眉,问道:“有前科!刚出狱?”

    没法隐瞒的事情,陈隐也就大大方方承认了,“是,刚出来!”

    自称严冰冰的美女便衣好似记起了什么,嘀咕了几遍陈隐的名字,随后又问道:“三年前那件争议极大的过失杀人案主角是你?”

    “我是三年前犯的案,争议大不大我就不知道了!”

    严冰冰合上手里的小本子,转身走到一个同样是便衣的国字脸警察身边,不知说了什么,回到陈隐这边后,说道:“案子特殊,你需要跟我回局里做一个详细笔录!”

    陈隐有些不理解,“我知道的都跟你说了,还要去警局?没必要吧!我看见过通缉令,诈骗案嘛,很复杂?”

    严冰冰眼里突然莫名燃起一丝怒火,她死死盯着陈隐,语气生冷道:“协助调查,请你配合!那个人现在跟你一样身上背着命案,你又莫名其妙出现在这,我有理由怀疑你跟他是同伙,你如果不配合,我可以铐你回去!”

    话说到这份儿上,就算是一向极有耐心的陈隐也有了三分火气,只见他伸出双手,眯眼道:“当年的事情,我早就付出了相应的代价,如今清清白白,什么叫嫌犯跟我一样背着命案?严警官真是好大的威风,既然怀疑我,那就铐上好了!”

    “你以为我不敢?!”

    “你当然敢,你太敢了!”

    火药味十足的一场对峙,双方都没有退步的打算,就在这时,那个长着一张国字脸的便衣警官走了过来,瞪了严冰冰一眼,然后朝陈隐歉意一笑,说道:“陈先生是吧,这丫头就这脾气,最近她的一个发小又遭了难,做事难免急躁,当然,把情绪带到工作中是她的不对,我代她向你道歉,请你谅解!”

    好大一副梯子,不下也得下,于是陈隐缩回双手,报以微笑,说道:“既然如此,我跟你们回去做笔录,配合警方办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