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黑侠之天罚行者 > 第一卷 无双少年 第一章 出狱
    南泽省第一监狱,陈隐提着个大包,背对大门,听着铁门缓缓合上的沉闷声响,突然鼻子一酸,有些想哭。

    三年了,总算是出来了!

    陈隐至今还记得,宣判自己过失杀人罪罪名成立那天,刚好是农历二月初五,他的生日,二十岁生日。

    打小在孤儿院长大的陈隐,没想过会有人来接,所以当那个一看坐骑就很土豪的墨镜男表明来意后,陈隐莫名其妙了半天。

    “陈先生,小姐今天有课,没能亲自来接您,她很抱歉!”

    陈隐一头雾水,“哪家的小姐?你确定是接我?对了,你是?”

    墨镜男微微一笑,毕恭毕敬道:“我姓林,是小姐派我来接您的,小姐说先送您到饭店,她晚些时候过去!”

    陈隐上了车,便车不搭白不搭,至少回城的车钱省了!

    路上,陈隐忽然记起一事,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纸条,朝那多半是某个豪门司机的墨镜男问道:“你好,你知道这个地方吗?”

    墨镜男看了纸条一眼,上边写着:南泽乌山镇青云塘蛤蟆村。

    “抱歉,陈先生!”

    陈隐连忙摆手,笑道:“没关系,三十年前的地名了,也许现在变了也说不定!”

    车转上高速,越开越快,陈隐盯着纸条,陷入沉思。

    就在昨夜,陈隐一个做了三年哑巴的年老狱友,突然开口说话了,老头要他陈隐帮忙做件事,到一个地方去寻一寻老头的后人,若老头已无后人在世,便去老头家坟头上几柱香,往后清明寒食备些香烛纸钱即可。

    老头还说,作为报酬,陈隐会得到一份常人无法想象的神秘礼物。

    狱中三年,老头对自己还算照顾,再者事情也不难办,陈隐没有犹豫直接答应下来,至于礼物不礼物的,他没有当真。

    一个被判终身监禁,又行将就木的老头,能有什么常人无法想象的好东西?

    可很奇怪的是,陈隐的记忆就停留在他点头答应老头请求那一刻,之后发生了什么,他完全没印象。

    直到今日一早,陈隐被狱警匆忙开门的动静吵醒,才发现老人已经去世。

    为此陈隐还被问了一上午话,直到法医确定老人是正常死亡,陈隐才顺利办理完出狱手续,得以出狱。

    陈隐收起纸条,打定主意,即是老头遗愿,那这事儿无论如何都得办了!

    车开了大概三个小时,接着拐入一条小巷,墨镜男停好车带着陈隐走进一家叫做“杨记私房菜”的饭店,去了二楼的雅间。

    墨镜男离开雅间约莫半小时左右,一个背着书包的马尾辫姑娘进入了雅间,坐到陈隐对面,二十出头,桃花腮柳叶眉,鹅蛋小脸秋水明眸,再加上一对可爱的小虎牙,古人说的倾国倾城也不过如此了。

    陈隐皱了皱眉,只觉得有些面熟,至于在什么地方见过则完全没有印象。

    “恭喜出狱,重获新生!”

    正在陈隐琢磨用一个怎样的开场白才不落俗套时,那虎牙美女已经先开了口,陈隐闻言,只好咧嘴笑了笑,说了句谢谢。

    那虎牙美女见陈隐不再说话,也没有丝毫认出自己的迹象,于是笑问道:“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陈隐有些尴尬,摇了摇头。

    虎牙美女突然起身,小跑到陈隐眼前,“真不认得?你难道不记得三年前为什么打架入狱了?”

    有了美女的提醒,陈隐才终于将面前这个姑娘跟三年前某酒吧里的一个女学生重叠起来,“是你啊!我说呢,瞧着面熟!”

    虎牙美女回到自己座位,笑脸俏皮,开口介绍道:“当时胆小,没来得及告诉你我的名字,好在还能再见,现在告诉你也不晚,我姓许,许蒹葭,你叫我蒹葭就好了。”

    三年前,刚刚高考结束的许蒹葭跟着两个好姐妹去了酒吧,想着好好疯狂一把,结果碰上了个混迹黑道的流氓,在三个姑娘的酒杯中下了药,要不是陈隐及时阻止,后果不堪设想。陈隐横插一脚,让那个混球的诡计没能得逞,于是双方起了冲突。

    在许蒹葭眼中,当时以一敌三的陈隐宛如天降神兵,三拳两脚就打退了那个名叫李小果的流氓以及流氓的两个帮手,随后双方被酒吧老板劝住,许蒹葭三人也不敢再多留,很快结账离开。

    只是许蒹葭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自己会在电视上看到陈隐打死李小果的新闻。

    原来那天她们离开后,没过多久陈隐也离开了酒吧。那李小果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哪里咽的下这口气,于是又叫来了七八号人,悄悄跟上陈隐,最终在一处隐蔽巷子双方动了手,陈隐虽自小跟随孤儿院老院长习练八极拳,可对上八九个成年男子,怎么可能是对手?生死攸关,陈隐骨子里的狠劲儿也被激了出来,砸出去的拳头只给李小果一个人享用,对其他人的拳打脚踢置之不理。

    陈隐状若疯魔,寻了个机会骑在李小果身上,一顿猛砸,李小果很快不省人事。那帮收钱来凑热闹的帮手见状,哪里还敢再掺和,不约而同退到一旁,看着陈隐拳头下那张已经面目全非的脸,个个呆若木鸡。本就只是些拿钱办事喽啰,看到出了人命,不作鸟兽散已经算是很有勇气了!

    许蒹葭知道这事后,向爷爷、父亲坦了白,在许家帮助之下,原本被控故意杀人罪的陈隐得了最大限度的公道,被判三年徒刑。

    陈隐心中默念了一遍“许蒹葭”三个字,然后笑着说道:“谢谢许小姐派人接我,也谢谢许小姐请我吃饭!”

    陈隐的事一直是许蒹葭心底的一个疙瘩,自己没能帮一个见义勇为的好人免刑,让她愧疚至今,于是填报志愿那天,许蒹葭没有按照家里边的意愿报考商学院,而是瞒着家里人报了本地一个不错的法学专业,她要做一个律师,一个为正义发声的律师!。

    “谁该谢谁,这个问题我们要讨论一下吗?”

    陈隐无奈一笑,说道:“那我们就都别谢来谢去的了!”

    跟一个美女吃大餐,陈隐还是很享受的,所以吃得很慢,一顿饭两人吃了一个半小时。饭后,许蒹葭扔了串钥匙给陈隐,说了句周末见,随后很快消失无踪。

    陈隐握着钥匙下了楼,白天接送自己的那个男子立即迎了上来,抢先开口道:“小姐交代了,钥匙我能不经手,否则开除!小姐还说,房子是许家老太爷给您置办的,您如果执意不收,也得亲自去跟老太爷谈!”

    话说到这份儿上,陈隐只好暂时放弃了归还钥匙的想法,孤儿院跟老院长早在陈隐未出事前就随一场大火烟消云散了,反正没地方去,孑然一身的陈隐一咬牙,厚着脸皮做了个决定,先去借住几天,钥匙安定下来再还不迟。

    走出饭店大门,听着风声车声叫卖声,终于重得自由身的陈隐忽然想四处走走,于是叫住了林姓司机,说道:“要不林哥你先走,我想散散步消消食!”

    那姓林的司机也干脆,给陈隐留了个电话,说他随时候着,需要车打电话就行,接着很利索的启动车,缓缓汇入车流。

    陈隐一个人沿街散步,走着走着便瞧见路上有个易拉罐,酒足饭饱的他不知为何想起了星爷电影里脚踢易拉罐的场景,于是有样学样,走过去瞄准十多米外的垃圾桶,一脚踢出。

    “咣当”一声,铝制垃圾桶被砸瘪了半边,易拉罐深深陷入其中,陈隐先是目瞪口呆,接着迅速四处扫了一圈,还好这边没有摄像头,垃圾桶旁边的几个大婶骂骂咧咧,似乎也没发现陈隐才是始作俑者。

    很快逃离现场的陈隐,钻入一条无人小巷,靠着一处墙壁冷静半晌之后,他从脚边摸起一颗石子,在手里掂了掂,然后朝着对面墙壁甩了出去。

    一声闷响后,借着微弱光线,陈隐望向那边墙壁,然后愣在当场,只见那墙壁之上嵌着一颗石子,周边是蛛网状的裂纹。

    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气力了?陈隐百思不得其解。

    此地不宜久留,这种情况要是被人发现了,只怕会被当做怪物对待,如果运气再坏一点,很有可能会被抬上某些生物研究机构的解剖台。

    离开小巷,陈隐来到路边,给林姓司机打了电话,发了位置,然后靠着一根路灯灯柱,等车来接。

    等车的过程中,陈隐一遍遍回忆着今天的遭遇,疑心自己是不是被变异的蜘蛛蚊虫咬过,毕竟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

    可思来想去,今日自己最奇怪的遭遇,只有狱中老头突然去世这一桩。

    等等,常人无法想象的神秘礼物?!

    心中有所猜测的陈隐瞬间起身,在路灯底下转来转去,抓耳挠腮,“没道理啊!不可能呐!”

    几分钟后,似乎是认命了的陈隐叹了口气,伸手扶住路灯杆。

    “嗯……?”

    从手掌的触感判断,灯杆上好像贴了一页纸,陈隐挪开手掌,抬眼望去,是张悬赏通缉令,通缉的是个网络诈骗犯。

    余尚志,男,一九八九年生人……

    当陈隐看完全部罪犯信息的一瞬间,他的脑袋里仿佛窜过一股电流,接着陈隐就好像被“扯”进了某个空间当中,然后在他眼前出现了一幅地图,图上很明显的标志着嫌犯余尚志的位置。

    “小子,恭喜你成为这天罚系统的第二任主人,别找了,我确实已经死了,这是我死前留在系统中的信息,你能看到,就证明你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没错,这就是我送你的礼物,天罚系统由两部分组成,‘天眼’与‘巡狩’,都给你了,别似我一般辱没了‘天罚’二字!”

    去世老头的声音突然响起。

    这尼玛又是啥?陈隐有些腿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