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四大王侯 > 第210章:投毒
    而且,这个王辛虽然排位在他们八大金刚最末的位置,但是此人却是和镇守楚西郡的那个薛冷禅,并列为他们楚王府的两员虎将,正是昔日楚王赵进手下的两大得力手下。

    看到这里,刘彦生沉声说道:“敢情堂堂的大将王辛,今日竟然也跟着他们这些江湖中人,做起了这等藏头露尾的勾当,还真叫老哥哥我长见识了。”

    王辛道:“我说刘大将军,您就别再这里挖苦兄弟了。实不相瞒,这一切还真就便是铁胆先生他们的主意,兄弟我不过只是谨奉我们二爷的王命行事而已。”

    说到这里,他稍稍的停顿了一下,接着继续说道:“实话给你们说了吧,这一次原本按照兄弟的意思,那就是准备真正的在此界牌关外跟你们拉开阵势,大家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岂不快哉。但是、但是,我们二爷和铁胆先生他们实在是不忍心,让咱们双方的兄弟们过多的损伤,这才、这才有了今日的这个局面。”

    说到这里,他像是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接着继续说道:“对了,兄弟我作为现如今界牌关内的实际主将,不得不告诉宋王爷和诸位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秦王宋杰道:“什么意思,但说无妨,无论你们再是如何的算计,本王想必还能承受的住。”

    王辛道:“是这样的,我想到了此时,估计用不了一刻钟的时间,王爷您鹞子营的绝大部分兄弟们,恐怕就要真正的丧失战斗力了。”

    刘彦生道:“什么意思,事已至此,还请王将军明示!”

    就在这时,亓风突然阴恻恻的插嘴说道:“算了,这等下作肮脏之事还是由我亓某人来讲吧,反正这从一开始人家王将军就大为不以为然,而且这一切也的确是我们四个不成器的兄弟亲自动手的。”

    霍一刀道:“我说亓老大,难道你不感觉你今天的废话实在是太多了吗。早先咱们又不是没有打过交道,你们兄弟那可都是名副其实的冷面阎罗,向来不会废话连篇的呀!”

    就在这时,那位亓家老二突然冷冷的说道:“霍老师教训的是,俺们兄弟记得便是,等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会好好的在领教一下阁下的血饮刀法,看看究竟能不能把我们兄弟变成名副其实的厉鬼!”

    霍一刀道:“好说,既然亓家二爷发话了,老夫日后定然不会让尊驾失望便是!”

    亓风道:“行了,霍老千万不要跟我这个二弟一般见识,现在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实不相瞒,早先你们先行破关而入的那些鹞子营的兄弟,此时应该都补充饮用过我们界牌关内的井水了吧,嘿嘿嘿。”

    刘彦生道:“什么意思,难不成你们竟然胆敢在井中下毒!”

    亓风道:“这有什么不敢的,你

    们这声东击西、千里奔袭都做的出来,我们凭什么就不能在井水之中下上一点小小的毒药呢?再说了,我们是在我们自己的界牌关内自行下的毒,又没有人苦哈哈的求着你们破关而入吧。”

    陈平道:“好了,亓老大你就别再这里大肆恐吓了,实不相瞒,他们四人只是在井水之中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特制迷魂药而已,只会让饮用过当地井水的兄弟们就此沉睡十二个时辰,等药劲一过自然也就好了,甚至根本不用服用什么特别的解药。”

    果不其然,就在这时,突然一匹快马飞快的到了近前,只见这一位马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鹞子营的一名偏将。

    只见他根本来不及正儿八经的跳下马,便摇摇晃晃的强撑着着急叫喊道:“启禀、启禀王爷,陈统领、陈统领急报,井水、井水中有毒,千万、千万不要再行饮用……”

    敢情,这位偏将还真是中毒颇深,因为到了此时他竟然连秦王宋杰依然被对方挟持,他都没有真正的看明白。

    不仅如此,他这下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只见他自己身子一歪,猛的一头倒栽了下来。

    好在,这早有见势不好的兵士围上上去,这才堪堪的接住了他倒栽葱的身子,没有真正的直接栽落在下面的地上。

    但是,不管怎么着,到了此时刚才人家亓老大和铁胆陈平的话,总算是得到了初步的印证。

    如此看来,先前破关而入的鹞子营恐怕还真就应该有很多人中了招了,毕竟他们这一路疾驰至此,并且强行破关,等到了关内肯定会多多少少的补充一些饮用水。

    而且,现在又正值初夏时分,此地已经颇为炎热了,因此这就地打些井水解渴肯定也是极其正常的。

    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对方早就已经在各处的水井之中投放药物,肯定也就不会特别的进行相应的水质检测。

    毕竟,他们这即便是从一开始的奇袭到最后的破关而入,充其量也不到半个时辰,在这种情形下对方又会如何的来得及采取这些奇葩的所谓破坏措施呢。

    想到这里,刘彦生沉声说道:“即便是如此,我们这刚刚进关的数千人马肯定是没有饮用过你们关内的井水吧,就是凭借着我们这些精锐人马,也绝对能够暂且应付一阵子。”

    霍一刀道:“不错,要知道我们亲兵营那可都是百里挑一的精锐之士,虽然我们只有三千人马,但是却也足以可以支撑到外面的援军到来。”

    卢兆明道:“更何况,我们的陷阵营现在就在城外不足十里的位置,只要咱们关上一旦打了起来,他们肯定便会率先冲进来补充城防守卫。”

    王辛道:“非常不好意思,估计就在此时,我的那

    位七哥郑庚恐怕早就从两侧山地的侧后方突出包抄而至,对你们外面的陷阵营已经形成了左右合围之势了。更何况,我们两侧的兵马,此时也应该排除了配合兵马下山,准备对你们的陷阵营进行合围夹击了。”

    陈平道:“不错,假如你们陷阵营的那位主将李天一能够真正见机较早,并且当机立断下令全军急撤的话,或许他能保全你们的陷阵营,不至于被我们的万余精兵合围。”

    王辛道:“不仅如此,诸位恐怕更加想象不到吧,即便是在现在的关内,我们不仅有这后面据险固守的两千多人马,更是有近万人的兵将早就已经装扮成了当地的百姓,混在他们其中了。”

    刘彦生道:“此话怎讲?”

    陈平道:“也就是说,现如今的这两万多当地百姓之中,几乎有一半是我们事先安排的易容兵将,只是都没有携带什么明显的武器而已。”

    霍一刀道:“原来如此,难怪早在一开始进入界牌关之后,我便一直有一种非常奇怪的异常感觉,敢情原来是这么回事。”

    陈平道:“其实这样难怪早先的贵军陈天意统领,因为他也是先入为主,被咱们天朝一贯的军制被迷惑住了。也就是说,纵然一开始他有所察觉,但是因为咱们天朝的关隘军屯制度向来如此,因此关上的百姓有什么曾经的退役军人,自然也就并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了。”

    刘彦生道:“这倒的确是实情,咱们天朝的大半重要军镇关隘之上,都多多少少的生活着诸多昔日的老兵。”

    陈平道:“当然,这自然也跟人家陈天意统领的一份仁爱怜悯之心有着极大的关联,不管怎么说,至少他破关之后并没有如何的迫害关内的百姓,更是没有如何严格的进行拷问检查。”

    卢兆明道:“这是自然,因为我们王爷早就有过严令,无论界牌关上的军民,那可都是咱们天朝的自己兄弟姐妹,除非对方顽固不灵、拼死抗争,否则我们绝对不能有任何的违纪行为。”

    陈平道:“实不相瞒,我等兄弟一直暗隐在这些百姓之中,卢主薄所说的这样我们自然看在眼里,而且也着着实实的能够体谅到宋王爷的一番良苦用心。”

    秦王宋杰道:“行了,废话少说,你们还是让那些暗隐的兵马都亮个相吧。而且本王今日也把话语放在头里,假如、假如一切都正如你铁胆先生和王将军所言,那么本王当会考虑就此下令,让本王麾下的人马就此暂且罢战,接下来咱们直接进入你们赵二爷所企盼的谈判环节!”

    陈平道:“宋王爷果真是不愧是当时豪杰,当真是刚毅果决、干脆利索……”

    宋杰道:“得了吧,阁下你那些多余的风凉话不说也罢。一则,你家

    王爷咱并非是什么输不起的人,这点小风浪宋某人还真没看在眼里;二则,本王不过实在是不愿咱们自家兄弟同室操戈而已,到头来还是损伤的咱们自家的军事力量。”

    刘彦生道:“不错,我们王爷所言极是,别看你们现在处处看是尽先机,但是我们要是真的死战到底,恐怕你们要想全歼我们这两万人马,估计最后也是一个双双惨败的结局吧。”

    (本章完)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