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请安分 > 第358章:这药真贵
    “老公,过来。”

    晚饭吃完,秦广林帮着秦妈一起把碗筷收拾好洗干净,那边何妨开始召唤。

    “怎么了?”

    “喝了它。”

    何妨拿眼神示意一下床头的半碗汤。

    “这坐月子喝的,我又不坐月子……自己喝,补充营养。”秦广林使劲摇头,不干。

    怎么能和孕妇抢吃的。

    “太多了,天天都喝这么多我喝不下。你看我虚吗?要不我做两个俯卧撑给你看?”

    何妨说着就作势翻身趴下,秦广林赶紧过去按住她,开玩笑,做个毛的俯卧撑,纯粹闲的。

    “来,我喂你。”他估计何妨在撒娇,想要人喂,端起碗拿着勺子吹两下给她递到嘴边。

    刚生了个大胖……呸,白白胖胖的女儿,家里的大功臣,撒娇嘛,应该的。

    何妨扭头避过:“我不喝,你帮我喝。”

    “咱妈熬了这么久,你这不是浪费嘛……”

    “就是因为熬了这么久才给你喝,不然我偷偷倒掉了……你忍心拂了她一片好意,让她老人家伤心吗?快喝。”

    “……”

    秦广林蛋疼,这咋整?

    他扭头看看女儿,脑门一亮,“你就算不虚,也得为女儿考虑啊,万一把咱女儿饿着了……”

    “中午的是催乳汤,这个是补汤,不会饿着她。”

    “……”

    何妨看他磨磨唧唧的,担心一会儿秦妈进来收碗还要看着她喝,恶狠狠地盯着秦广林,“还想不想让我帮忙了?!”

    “……像上次那样?”秦广林怦然心动,看着她红彤彤的小嘴,不由心跳加速。

    “……”

    何妨犹豫一下,咬牙道:“以后你帮我解决早上和晚上的汤,就可以像上次那样。”

    “不不,不行,你身体虚,不能这样,得使劲补回来才行,不然变成林黛玉……”

    秦广林挣扎一下,还是抵住了诱惑,端着碗晃两下,催促道:“来,我喂你,不就一碗汤嘛……”

    虽然这种交易很快乐,但月子里不喝汤肯定不行的,身体虚就要补,他可不想媳妇病怏怏的,白白胖胖才好,到时候还要活到九十八岁,必须身体棒棒的才行。

    “半碗,每次帮我解决半碗。”何妨继续闪躲,讨价还价道:“真的太难喝了,而且还特别补,半碗足够了,之前我们经常去锻炼,身体底子很好……你快点,一会儿咱妈进来了。”

    “……”

    半碗?

    秦广林看看汤碗,再看看何妨,内心又开始挣扎——一天三碗好像确实太多了。

    “……好,半碗啊,你这么不想喝,我就帮帮你。”

    他这是心疼老婆,才不是想要那个啥。

    对,就是这样。

    秦广林捏着鼻子咕嘟咕嘟把半碗汤咕嘟咕嘟灌下去,咂咂嘴,感觉还行。

    味道有点怪,但也没有太难喝……听到何妨说难喝他还以为像中药一样——可能是孕妇口味问题,看到上面的油腥就已经犯恶心。

    “对了,我记得这儿还有个碗来着。”

    汤刚被喝完,秦妈就敲门进来,见到秦广林捧着碗在那儿愣了愣,乐呵呵的接过来又拿出去厨房洗。

    在老婆坐月子的时候还端着碗喂,这小子行。

    可以。

    随着年关将近,小区里弯弯绕绕的路上都已经挂起来花绳小彩旗,秦广林一趟年货把该买的都买了,出去门口贴上新年对联,其他什么都不缺,秦妈在这边不是很熟悉,也没有像在北飞路时那样有事没事出门晃悠,天天在家里悠哉悠哉的做饭逗孙女。

    新年没有大操大办,一家人吃着团圆饭,看着春晚哈哈笑,过完除夕迈入大年初一,秦广林又长一岁,正式成为三十岁中年大叔,以后可以以叔叔自居,再让人喊哥哥就是不要脸了。

    小两口本就带着宅属性,天天闷家里画个画,写写,也不会觉得憋闷,何妨不过二十来天就已经出月子,偶尔坐在阳台抱着女儿晒太阳,和隔壁的小善说说话,冬日里的阳光暖暖的,照在外面的积雪上熠熠生辉,这是最简单的幸福。

    ……

    ……

    另一边。

    孙文在自己租住的屋子里,度过了最荒唐的两个月。

    房租一个月七千多,在洛城这地方算得上很高档,精装修的复式公寓,比当初他跟许月租的小出租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地板光滑细腻,卧室的大床容得下三个他在上面随意翻滚。

    徐薇懒懒地靠躺在地板上不想动,孙文坐在一旁抽着烟,两个人近两个月很少出门,也很难出去,一直待在这里——虽然比不上徐薇住处,但这是他的地盘,在这里他会住得更舒服。

    和徐薇在一起时,在徐薇家,和在他这里,感觉是天差地别的,他甚至会厌恶徐薇那个家——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排斥,那个熟悉的环境总会让孙文感到不舒服,徐薇在那里当过主人,虽然现在不是了,但回忆是无法消去的。而在这里,徐薇只是一个女人。

    “等结束,我们也结束了。”

    徐薇忽然开口。

    “为什么?”孙文愣了一下,从鼻子里喷出两道烟雾,下意识问道。

    “我腻了。”

    “……”

    孙文沉默,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理,想让徐薇一直看着自己崛起?还是单纯喜欢她的身子?又或者……

    他不清楚。

    之前找过一个大学生,他以为自己会很喜欢——以前被人包过,现在包别人,两者抵消了,他还是那个堂堂正正的孙文,不过是有些不堪的历史而已,而历史早已成为过去。

    但孙文发现自己错了,他没有丝毫快乐,看着那个学生,他心里毫无波澜,甚至比不上跟徐薇做深度咨询时的十分之一。

    人真的很奇怪。

    “你得去买药了。”徐薇没理会他的沉默,看一眼地板上那个破掉的用品,催促道。

    “不是说三天内都可以吗?这两天可以……”

    “不行,我不想冒风险。”

    徐薇面无表情地打断他。

    “好,好。”

    孙文没再多言,爬起身找出出门的衣服,带上口罩和出门条,“想吃什么我买回来。”

    “还是那些吧。”

    “行。”

    哐。

    房门被关上,孙文坐着电梯下去,出门感受到外面的阳光,用手遮了遮眼睛,紧紧身上的衣服往药店走去。

    “毓婷……应该是叫这个吧?”

    在药店柜台前他没有丝毫不好意思,比划着朝医师说出自己的需求。

    “69块。”

    一个小盒子被扔在柜台上,孙文拿起来看看,打开包装倒出来,里面只有一粒小小的白色药片,还挺贵。

    “扫过去了。”

    把药揣在兜里,他晃晃手机,转身出门,到路对面的超市去买菜。

    一次要买三四天的量,二十几分钟后,孙文才提着一大兜菜从超市出来,哼着不知名的歌往住的地方回去,即将迈入大门时,他忽然停步立在原地,微眯眼睛在思索什么。

    静立片刻,抬头看看头顶的阳光,他抿着嘴又遥望一眼住的方向,转步去往另一家药店。

    “钙片……都有哪几种?”

    “很多,是谁吃的呢?”

    “先拿出来看看,这几样……每种拿一瓶。”

    医师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买,不过有生意她自然不会多啰嗦,一边往外拿一边介绍一些高档的补钙和补充维生素产品。

    孙文并没听她的建议,付过钱后带着一袋子各样包装的钙片出了门,左转几步后停下,靠在墙角一瓶一瓶打开,然后扔到垃圾桶里。

    ……

    “买到没?”

    徐薇听到房门响,回头看去。

    “肯定啊,药店怎么可能没有这个。”

    孙文提着菜进来,露出憨厚的笑,“等我把菜放厨房去。”

    一大包菜放到厨房,他摸着口袋出来,把药盒在徐薇面前晃了晃,躲过她的手,拆开包装拿出里面的塑料板,抠着里面的药片道:“果然还是这档子事赚钱,就这么小小一粒,你知道多少钱吗?”

    他捏出来那枚白色药片,把包装盒扔到垃圾桶里,在徐薇眼前晃着。

    “你要是想吃,我给你买一百颗慢慢吃。”徐薇道。

    “我大男人吃个屁……”

    孙文笑笑,把药片放到她手里,还没松手时又收回去,把它重新按回塑料板的凹槽,放到一旁道:“反正也要吃了,再来一把。”

    “你还行吗?”

    “你说呢?”

    半个多小时后。

    徐薇接过孙文递来的白色药丸,一仰脖吞入口中。

    “味道怎么样?”孙文问。

    “直接咽的,哪有味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