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请安分 > 第276章:见鬼了
    黑沉沉的夜色里,街道上寂静无声,秦广林慢慢蹲下身子靠在墙上,眼睛看着路灯下的何妨,眉头渐渐皱起来。

    几百米外,是个破破烂烂的旧电话亭,常年风吹雨打在它身上留下斑驳的伤痕,很有年代感。

    除了偶有一些小孩进去玩耍,平时都没多少人会去多看它一眼,最多就是把它当成路标,指路的时候会提一嘴:那个破电话亭。

    何妨现在就在那个小亭子里,拿着话筒说着什么,距离太远,秦广林看不清她的表情。

    那个破玩意还能用?

    他脑子里最先冒出来的竟然是这个念头。

    不过一分多钟,何妨挂掉电话,在小亭子顿了片刻,出来往回走。

    秦广林下意识往后闪了闪,看着何妨低头一步步走近,他大脑飞速转动。

    问?

    不问?

    半夜溜出来到电话亭里打电话,那个电话一定是很重要的。

    她今晚情绪低落,说不定……不,八成是和这事有关。

    为什么要避开自己?

    为什么不用手机?

    一连串为什么在秦广林脑海里翻滚,眼看何妨越走越近,他抿了抿嘴,回身轻手轻脚往楼上走去。

    出轨这个词只在脑海里闪了一瞬,便被他扔到一边——如果有人对他说何妨会出轨,他敢把头拧下来当赌注打赌。

    可是……究竟是什么事瞒着自己?

    上楼到一半,秦广林又停下脚步,再次纠结要不要下去抓个现行让她解释,考虑一下后又放弃了。

    脱掉衣服重新躺到床上,卧室灯打开着,他靠在床头看着门口,何妨比想象中回来的要慢一些。

    外面门响,然后是轻轻的脚步声,卧室门被轻轻推开,秦广林明显看到何妨愣了一下,然后进来重新关好门。

    “你醒了?”

    “嗯,这么晚……你刚刚去哪了?”

    “睡不着,想吃鸭爪……”

    何妨提了提手上的一次性袋子,秦广林才注意到她还拎着东西。

    “……忍不住下去买了一些——你要不要吃?”

    她从袋子里摸出来一只包装好的鸭爪晃晃,一块五一个的那种,秦广林帮她买过好几次。

    “……”

    秦广林怔住了,看她那自然的样子,若无其事的语气,如果不是刚刚跟着下楼,他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怀疑自己刚刚跟下楼看到的是不是一场梦——如果不是亲眼看着她走进那个破电话亭,一定会信了她这套说辞。

    “只是买了个鸭爪?”他没有伸手去接何妨递来的鸭爪,看着她问道。

    之所以放弃抓她个现行,就是想看看何妨会什么反应,是解释,还是继续隐瞒。

    不然就算过去抓到她,她也可以撒谎说些理由出来……秦广林不知道她会用什么理由敷衍,上次连看到未来的谎都能扯得出来,这次说她在和母星通话都有可能。

    “还买了薯片。”何妨又从袋子里掏出来一包零食。

    “……”

    房间里陷入沉默,何妨看了一眼窗口,低下头撕开鸭爪小口吃起来。

    秦广林眼神复杂地看着她和小猫一样,弯腰临着垃圾桶吐骨头。

    “我……”他开口,吐出一个字又闭上。

    她都做成这样了,还能怎么问?

    说自己已经看到她打电话了?她随便扯个谎又能把自己敷衍过去。

    信任已经崩塌了。

    除了她自己主动解释,或者他自己找出来原因,其余一切问出来的,都不可信。

    “怎么了?”何妨停下吃鸭爪的动作,侧头看向他。

    “我继续睡了,你记得关灯。”

    “好。”

    ……

    一夜未眠。

    秦广林闭着眼睛,听着何妨吃东西,等着她关灯,感受到她钻进自己怀里,抱着自己入睡,然后起床,在外面轻手轻脚地做早餐。

    他躺在床上想了一晚上。

    何妨是有秘密的,早在之前他就知道,只是一直没当回事。

    但现在,已经开始真正影响到生活了。

    从她拿出来薯片那一刻开始,即使继续追问,即使她说出来实话,他也会继续怀疑——

    唯有真正了解她藏起来的事,才有可能恢复如初。

    “起床了,吃早餐。”何妨在围裙上擦着手走进来,俯身亲秦广林脸颊一口,拿头抵住他额头轻轻摇晃。

    “好。”

    秦广林终于睁开眼睛,装作才醒过来的样子揉揉眼睛,坐起身找自己衣服。

    “你没抱我。”

    “啊?”秦广林愣。

    “我喊你起床你都会先抱我一下的。”

    “……过来抱抱。”

    秦广林揽住她深吸口气,闻着熟悉的味道心里稍稍放松了一点,“我爱你。”

    “好了,快起床。”何妨满意地直起身子,扭头准备出去。

    “等一下。”

    “嗯?”

    “有什么事的话,一定要和我说。”秦广林认真地看着她。

    现在不管说出来什么事,只要她主动开口,他一定让自己相信。

    他不想再发生矛盾。

    何妨看着他愣了愣,点头道:“好啊……你怎么了?”

    “……没事,去吃饭吧。”

    秦广林叹了口气,穿好衣服出来,闷头吃完早餐,整理围巾时才想起什么,拿出手机看了看,道:“今天周六。”

    “啊?”何妨洗碗的动作顿了顿,“……过糊涂了,老想着今天寒假第一天——你刚刚怎么不说?”

    “……”

    秦广林没应声,把围巾又摘下来,脱掉外套准备躺床上补一觉。

    难道要说自己也没注意到?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两个人各怀心事,这种感觉让他有些难受,从卧室门口探出头准备对何妨说什么,最后还是闭上嘴巴,躺回床上。

    何妨洗干净碗来到卧室,看到秦广林睡回笼觉,也脱掉外套和他挤在一起,却怎么也睡不着。

    “小青约了我去逛街,你好好睡吧。”

    待到十点钟,何妨从床上爬起来,一边穿鞋一边道。

    秦广林哦了一声,抱着被子翻个身,停顿一会儿后回头嘱咐:“开车去吧。”

    “不用……”

    “外面很冷。”

    “好吧。”

    何妨穿戴好行装,从秦广林包里找出车钥匙,又回来亲他一口,“我走了。”

    “早点回来。”

    秦广林听着外面门响,睁开眼睛,起身拉开窗帘到窗边看着,何妨很快从楼下出现,坐到车上发动车子,慢慢远去。

    收回目光,他正要躺回床上,眼角余光扫过楼下几百米外的破电话亭,思量一下穿好外套下楼去。

    进到电话亭里,秦广林好奇地看着它的构造。

    这是上个时代遗留下来的产物,早已被城市遗忘,他从没用过,甚至现在连ic卡都没地方去买。

    不知道能不能回拨号码……

    研究一会儿,秦广林最终放弃,连ic卡都没有,就算有回拨的功能也没办法拨回去。

    ic卡……何妨从哪找的?

    他目光放到插卡口,不由愣了愣。

    那里锈迹斑斑,不知道被皮孩子还是哪个无聊的人塞满了小树枝,整个缝隙都被堵死。

    秦广林心脏砰砰跳起来,拿起话筒,老旧的单色液晶微微亮起。

    他抿了抿嘴,瞅瞅旁边的使用流程图,抬手按下三个数字。

    嘟……

    电话刚刚响起一声,就被秦广林猛的挂断。

    ……功能正常,但只能拨打免费电话——这个发现把他所有的猜测全部推翻。

    秦广林站在原地看着旁边印的四个免费号码,怔怔出神。

    见鬼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