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请安分 > 第261章:太阳有什么好看的
    “你帮我抻着被角,换上洗好的被单。

    从背后抱住我,我转头和你亲亲。

    一起跨年,第二天醒来睁开眼还能看到你。

    在人少的海边,和你披着毯子依偎在一起等日出。

    一起做一顿大餐给双方父母。

    吃完晚饭牵着手在外面闲逛。

    在家里沙发,厨房,洗手间做……”

    何妨拿秦广林手机摇头晃脑地念着,忽然抬起头恶狠狠瞪他一眼。

    “……别人写的,不要瞪我。”秦广林无辜地耸耸肩。

    那上面是他浏览网页时看到的“情侣间可以做的一百件事”,觉得有趣就拿给她看了。

    何妨继续往下念,“一起窝在沙发上追剧。

    一起看一次超恐怖的恐怖片。

    一起养只很大的狗狗,一起牵着绳子遛狗……你喜欢狗吗?”

    “嗯……”秦广林眨巴眨巴眼睛,“你喜欢吗?”

    “不喜欢。”

    “那我也不喜欢。”

    “那这上面好多都做不了,也没必要做。”

    何妨把手机扔到一旁,抱着枕头往秦广林这边凑凑,拉着他的胳膊伸直垫在脖子下面,然后从另一侧绕过来环住自己,舒服地调一下躺姿,靠在他胸前闭上眼睛道:“改天我给你列一个,你照着做就行了。”

    “你列的肯定都是洗碗,拖地,打扫房间……才不要。”

    秦广林摇头拒绝,把她往这边环了环,“其实上面的大半都做过了,还有一些没意义的可以去掉,就剩下不多了——”

    “然后呢?你是想沙发,阳台,洗手间?”

    “……看日出。”

    翌日。

    天刚蒙蒙亮,太阳还没出来,秦广林就劲儿劲儿的拉着何妨起床。

    秋日的早晨,风还有些凉,如果要去外面是要披毯子的,幸好俩人住的地方面朝东方,足不出户就可以坐在窗前等日出。

    “我怎么觉得怪怪的?”何妨裹着被子坐在窗前,感觉好像不太对劲。

    “哪怪了?”

    秦广林倒没感觉,打开窗子被风吹了个冷颤,又赶紧关上,隔着玻璃看着海面。

    何妨皱眉想了一会儿,指指外面道:“人家看日出,是想靠在一起,喜欢在外面那种浪漫的感觉,就像那次我们在丑山的时候一样,你现在这么搞……”她扯着被角往上提了提,“还有个屁的浪漫,光日出有什么好看的?”

    “是吗?”秦广林挠头。

    “俩人依偎在一起披着毯子坐在沙滩上一起等日出,和窝在房间里面裹着被子蹲在窗户前,你看你的我看我的,能一样吗?”何妨没好气儿的站起来重新趴回床上,“不要烦我,我要继续睡觉。”

    “……”

    秦广林瞅瞅四周,感觉确实有道理。

    在丑山时还能画个画,现在这样他连笔都不想动,太阳有什么好看的?

    “我们现在下去还来得及……”

    “下个屁,好好的浪漫事被你搞得和做任务一样,死直男,过来睡觉。”

    “哦。”

    没睡饱的俩人又拱到床上补回笼觉,一直到将近十点,太阳高高升起,才前后醒过来。

    醒过来之后也不起床,宅属性两个人都有,在沙滩海边过了新鲜劲之后,都恢复了在家时的懒散样子,不到饿的时候不起床。

    拖拖拉拉在酒店磨蹭到下午,阳光没那么强烈之后,两个人一合计,出来玩一直窝在房间太浪费了,干脆出去到海边捡贝壳。

    何妨补了一觉倒是元气满满,把从商店买来的篮子交给秦广林挎着,赤脚在沙滩上跑来跑去,时不时扔一个她觉得好看的贝壳过来。

    秦广林晃着篮子听里面贝壳碰撞的哗哗声,理解不了乐趣在哪,捡的这个又不能用又不能吃,纯粹浪费时间,还不如找螃蟹,捡几只就能吃一顿——看何妨那么开心,就是他唯一的乐趣了。

    “为什么都捡这么小的?”

    “小的好看……你怎么不捡?”

    “我喜欢看你捡。”

    “你……啊!”何妨身体一抖,低头看看,抬起头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看着秦广林,“救我……”

    “怎么了?!”

    秦广林表情大变,扔下篮子跑过来上下看她,“出什么事了?!”

    “我被咬了,好疼。”

    “被什么……你别动。”秦广林低头一扫,看到她脚丫子上挂的一只螃蟹稍稍松了口气,“别动啊,慢慢把脚放下,让它脚着地,不然不会松……”

    他蹲下身子试探地碰那只螃蟹一下,顿时传来何妨一声痛呼,急得他直搓手,“好像要找个木棍……”

    转头左右看看毛都没有,秦广林心一狠,伸出小指去挑逗它。

    “别……”

    何妨刚准备说话,就见秦广林手猛的一缩一甩,龇牙咧嘴地在身上蹭两下,掰着她脚丫仔细瞧起来。

    “没事,就一道红印,那螃蟹挺小。”秦广林用手指搓了两下脚趾被夹的地方,抬头朝她笑道。

    何妨本来委委屈屈的脸上爬起一丝红晕,扭头左右瞅瞅,捏着裙角还没开口,秦广林已经站起来往螃蟹飞出的那边走去,没几步就找到它,捏着又回到何妨身前。

    “晚上吃了它?”

    “你干嘛还拿回来!”何妨刚被它夹过,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帮你报仇。”

    秦广林回身拿过装贝壳的篮子把螃蟹扔进去,“不知道酒店会不会同意我们自带食材交给他们做……对了,我记得有看到可以。”他低头瞅瞅那只挣扎着想爬出的螃蟹,晃晃篮子,“一只太少了,多抓几只晚上吃吧——我给它做个标记,这只肯定给你亲手掰开吃了。”

    “……我觉得这里好危险。”何妨有些犹豫,刚刚被螃蟹夹痛了,实在不想再体验一次。

    “是你脚丫香的连螃蟹都想吃。”秦广林不怀好意地瞅瞅她埋在沙子里的脚丫,又看看篮子。

    幸好没受伤出血,不然把它大卸八块都不解恨。

    何妨啐他一口,“变态。”

    “你当初还说很正常的。”

    秦广林嘿嘿笑着牵住她,“走吧,看看别的地方还有没有……沙滩上这么多人,偏偏你被夹住,这是不是运气?”

    “运气个屁,痛死我了,你手指没事吧?”

    “你都没事,我这糙手还能被它伤到不成?给它夹它都夹不破。”

    两个人一边捡贝壳一边找螃蟹,直到天微微黑,贝壳捡到一筐,螃蟹却都躲在沙子里很难发现,只找到两个。

    酒店确实可以帮客人料理,但是在收获颇丰的时候,只有两个不大不小的达不到要求,秦广林略一思量,在酒店菜单上又点了几只,把自己抓的两个一起蒸了,算是晚餐。

    坐在露天的餐桌前,听着远处隐隐的浪潮声,何妨解决了那只被标记的倒霉螃蟹,吃完饭喝点汤,看着夜空里闪烁的繁星道:“明天回去吧。”

    “嗯?还有两天呢,既然出来了就玩个痛快。”秦广林咬着螃蟹腿说道。

    10月1号坐了一整天车,现在是4号,两个人已经在绿岛玩了三天,只要7号早上坐车回去都不晚。

    “体验一下就行了,下次去别的地方——今天在酒店躺了大半天你忘了?还不如回去躺。”

    “还有日出没看呢。”

    “日什么出……明天看。”何妨笑着帮他装碗汤递过去,“看完刚好退房去坐车,等下你记得买车票。”

    出来玩的主要目的就是两个人一起做没做过的事,去没去过的地方,现在已经玩开心了,再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

    秦广林想想也是,该玩的都差不多玩过了,却还是嘴硬咕哝道:“你不用给我省钱……”

    “给谁省钱?”

    “哦,给你自己,你不用给你自己……算了,那个纸巾给我一下。”

    两个人现在只差一张结婚证和一场酒席,已经和夫妻无异。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在他心里,房子就是提亲和求婚的东风。

    让各方都满意的东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