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老婆请安分 > 第五十四章:单身的人都在干嘛
    “早。”

    “早。”

    “早啊林哥。”

    和正在吃早餐的几个人打过招呼,秦广林精神满满的坐在自己位置上准备今天的工作。

    他是在家吃过才出门的,不用饿着肚子到公司楼下买了早餐再提上来吃,这就是家的好处。

    “林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孙文吃着早餐凑过来,“精神头都和昨天不一样了。”

    “是吗?”秦广林笑着转过头,见到孙文脖子上的印子吓了一跳,“你昨天和人打架了?”

    一道红痕从他喉结往下延伸,直直钻进衣服里不知道有多长。

    “没,没。”

    孙文下意识拉了拉领子,这时节穿得薄,怎么拉也盖不住,“猫挠的。”

    秦广林皱眉,猫挠的不会这么宽,不过孙文不想多说他也没再问,“我和昨天没什么不一样吧?”

    “可不一样,人逢喜事精神爽。”孙文指了指他,一脸坏笑,“被女朋友喂饱了?”

    “去你的。”秦广林失笑,“你真没事儿?”

    孙文摇头,“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秦广林瞅着他不说话,这大个子有什么事都写在脸上,两条粗眉毛不像平时那样舒展,眼角也会耷拉下来。

    “你还不信,我有事能不和你说吗?”孙文笑起来,拍拍他肩膀又回了自己桌前。

    这家伙要面子,有事经常憋着,秦广林早就习惯了,反正到时候解决不了需要帮忙肯定会开口。

    “大佬,早啊。”

    江玲玲和昨天一样迟,不算老板的话是最后一个到公司的。

    “哦,早。”他抬起头来,“那个……叫我名字就行了。”

    大佬什么的怪怪的。

    “好的大佬。”

    “……”

    秦广林无语,公司的年轻人都这毛病吗?

    江玲玲在位置上坐好,想了想又转头问,“大佬你是叫秦……”

    “秦广林。”

    秦广林释然了,原来是不记得自己名字啊,就说呢,怎么可能都这样?

    “好的,大佬我记住了。”

    “……”

    算了,反正上班做好事就行,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秦广林不再纠结这事,拿着甜甜的故事研究起来。

    这种故事要画的话就不能用昨天那种简约线条,而是得搞萌系风格,繁琐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谈了女朋友的缘故,他越看那些故事越有意思,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一个人对着稿件傻笑。

    以后用这套对付何妨试试……

    “大佬,我画的怎么样?”

    江玲玲这个助手整理完了琐碎事,开始对着昨天秦广林起了个头的丑画续起来。

    “挺好。”秦广林点点头,这线条简单,照着模版很容易就能画出来。

    “等我画完这一段交给编辑发出去看看。”江玲玲拿着画板端详片刻,“我也觉得挺好,现在的人都喜欢吐槽,这个从内容到画风都槽点满满。”

    “嗯,努力。”

    秦广林应了一声不再言语,他只起了个头,后续爱怎么搞怎么搞,反正他现在只喜欢手上这些甜甜的故事。

    很快到了中午,连笔都没动的秦广林伸个懒腰,一早上光看故事了,下午再开始动笔。

    照例三人组一起去吃饭,孙文明显不像昨天那样活跃,一直闷着头在想事情,余乐看出来他有些不对也没多嘴,秦广林拿着手机为见老丈人努力奋斗。

    “林子,你和女朋友吵架是怎么哄的?”下了楼,孙文突然蹦出来一个问题。

    “啊?”秦广林懵逼抬头,“我们没吵过架。”

    “……”

    “……”

    “应该……给她赢点欢乐豆就能解决吧?”他犹豫一下,有些不确定的扬扬手机。

    “……”

    “得,问错人了。”孙文更郁闷了。

    “这事你找肖宇问问比较靠谱。”秦广林思索了一下,“他应该能给一些意见。”

    孙文拿出手机给肖宇发了条语音,没一会儿就得到答复。

    “认错啊,认错不行就跪搓衣板,再不行就买条鞭子让她抽你一顿。”肖宇的声音有点兴奋,一看就在幸灾乐祸。

    “就知道不靠谱,问他不顶用。”孙文撇着嘴把手机装起来。

    “其实……”余乐想了想,“哄女孩子就是认错,道歉,买礼物吧?”

    “用多了就不好用了,得想点新意出来。”

    “就这事儿让你发愁?”秦广林瞅他,“人挠的还是猫挠的?”

    “不光这事儿,说起来复杂。”孙文摇头,还是愁眉不展的样子。

    “得,我帮不上忙。”秦广林又低头奋斗,已经四万豆了,高端局就是赢得快,见老丈人的事已经成功一半。

    “跪搓衣板应该不错。”余乐摸着下巴打量孙文,这么大高个子跪搓衣板,那画面一定很美。

    “没用。”孙文一摆手。

    秦广林好奇抬头,“你跪过?”

    “没!”他赶紧否认,“怎么可能!”

    “哦~”

    “点餐点餐。”孙文被俩人儿瞧的不自在,赶紧快走几步进了快餐店。

    余乐看起来对这事很热衷,点完餐坐在一旁考虑了一会儿,又开口道:“应该先找原因吧?从根源入手,你说说怎么回事,我们帮你分析分析。”

    “说来话长,我自己琢磨吧,你单身懂什么。”

    “应该就是单身的才懂吧。”秦广林抽空插话。

    “怎么说?”孙文问。

    余乐也好奇的看他。

    “我在网上看到过这么一个问题,说有对象的都在谈恋爱,单身的在干嘛?”

    孙文和余乐对视一眼,“在干嘛?”

    “在帮别人提供情感建议。”秦广林说。

    “……”

    “……”

    秦广林觉得这话说得没错,“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肖宇那小子就经常喜欢给人出主意,可热心了。”

    孙文看着余乐点点头,“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余乐哭了,怎么听起来这么惨?

    “我觉得找有经验的人取经更靠谱。”孙文觉得单身的人帮不了自己。

    秦广林琢磨了一下,又提出相反意见,“不,我觉得还就是得找单身的问才靠谱。”

    “嗯?”

    “你看啊,有句话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秦广林解释道,“恋爱的人都喜欢从感情方面去考虑问题,这就是当局者迷。单身的人不一样,他们是旁观者,最能从客观角度分析问题原因,谁对谁错一目了然,弯弯绕绕的都能理清楚,然后针对性的去解决。”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道理。”孙文又把目光转向余乐。

    余乐左右看看俩人,“我什么也不知道。”

    早知道不多事了,感觉有被冒犯到。

    孙文张了两下嘴又放弃了,“这事不好说,烦!”他抓抓头发,一副愁坏了的样子,“烦死了!”

    “昨天不还好好的吗?”秦广林问。

    “就是啊,本来还好好的。”孙文长叹了口气。

    “他妈的。”他忽然暴躁起来,“他妈的!”

    “什么狗屁倒灶的事都能吵一架。”

    “哄个屁,爱咋咋的!”

    孙文骂了几句,往椅子上一靠,“不管了,就这样吧。”

    秦广林和余乐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

    还好自己不会和何妨吵架,秦广林想。

    还好自己单身,余乐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