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没想当驸马爷 > 第6章 大火!局势!
    灵慧茶树之于银月侯府的重要性,那是毋庸置疑的。

    曾经,银月侯月青冥就是以灵慧茶树可以提升武道悟性的独特能力,举办的第一届茶花会,由此开始,广结善缘,才让银月侯府立足,壮大的。

    一年一届,历经十三年的发展,茶花会早已成为飞凤城最负盛名的盛会。

    后来月青冥交给两个子女月伊人和月追阳来主办。

    也是让这对子女建立属于他们的人脉关系,更是为以后的银月侯府发展打下基础。

    可以说,银月侯府发展至今,灵慧茶树居功至伟。

    如今,周冲被激怒了,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灵慧茶树的保护自然是非常到位的。

    时时刻刻都有侯府的高手守护着。

    今晚特殊,茶花会期间,就算是有高手,也都是在会场外面维系秩序的。

    所以,灵慧茶树附近也就没有人守护,或者说,参会人员也等同于间接的守护,他们都是年轻人,实力,能力,经验等等自然有限,根本没有人有半点察觉。

    当周冲诅咒后,灵慧茶树内发出脆响,也没引起注意,直至一声声脆响传来,然后一股刺鼻的味道传来,还有一点点火苗从灵慧茶树内冒出来,方才被人发现。

    “火!火!灵慧茶树着火了。”

    “快救火!”

    “灵慧茶树着火了,不好了!”

    尖叫声划破夜空。

    就近的月伊人看似与众人介绍灵慧茶树的一些传说典故,实则注意力是在周冲身上的,要看月追阳收拾周冲,以便配合,所以她听到后,转身,看到的时候,火已经大了,更震撼的是从灵慧茶树内向外冒火的,这就显得太神奇了。

    “救火啊!”

    月伊人尖叫。

    这也惊动了月追阳,他看到的时候,火已经非常的旺盛,将整株灵慧茶树都被大火淹没,烧的夜空都是红彤彤的。

    他也顾不得太多,狂奔过去救火。

    也有银月侯府的高手从外面冲进来救火,但都是没用的。

    周冲曾经试过,他诅咒的火也好,风也好,水也好,都不是普通的,所以要熄灭这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当然,最关键的是火在树内烧起来的。

    就算是真的灭火了,里面也烧烂了。

    连树根都给烧了。

    “银月侯府,这就是招惹我的后果。”

    周冲没继续看下去,他转身就去找花千语,担心花千语遇到神武侯厉沧澜,会有什么意外。

    才走到月亮门,就见花千语冷着脸,带着红鸾回来了。

    周冲就是一愣,这么快?

    算算时间,也就是来回走路而已吧。

    看到周冲,花千语冷着的脸缓和下来,道:“你担心我,去找我?”

    周冲耸耸肩。

    花千语目光越过他,看向那灵慧茶树。

    这一会儿,火已经灭的差不多了,但是灵慧茶树却是彻底被烧毁了。

    灭火期间,稍微用点力,灵慧茶树就断了,露出里面烧烂的景象。

    月伊人尖叫着,让人挖出树根,也烧烂了。

    灵慧茶树彻底被毁了。

    “可惜了。”花千语唏嘘道,“灵慧茶树对银月侯府的作用,意义都太大了。”

    周冲撇撇嘴:“他们活该。”

    花千语惊讶的扫了他一眼。

    周冲道:“我是个小心眼,谁欺负我,我会诅咒他的。”

    “心里埋怨是没用的,还是要有实力才行。”花千语道,“我会想办法,让你能修炼的。”

    茶花会就这样落幕了。

    花千语也没再逗留,她此行的目的,就是表明态度的。

    他们便启程返回王府。

    到了周冲居住的小院前,他向花千语告辞,刚入院门口,就听到花千语的声音。

    “我没见厉沧澜。”

    周冲止步,回身,花千语已经带着红鸾进入隔壁的公主阁。

    他咧嘴笑了。

    “这是在意我的感受么?”

    ******

    *****

    公主阁。

    红鸾侍候花千语卸妆,沐浴更衣。

    她仍旧有些奇怪的道:“公主,周冲居然知道我们是去见厉沧澜,好神奇,他怎么知道的。”

    花千语也露出疑惑之色,道:“而且他对灵慧茶树被烧掉,反应也太过平淡了。”

    “是啊,好像是他知道会发生一样。”红鸾道。

    花千语道:“我一点都不了解他,也许该试着了解下。”

    “要不,我让人盯着他?”红鸾道。

    “不可。”花千语道,“让他知道,会反感的。”

    红鸾愕然,难道公主心里面其实是在乎那个男人感受的?

    卸妆后,花千语沐浴更衣。

    她并没有入睡,在等待。

    没多久,脚步声响起。

    “语儿,为父回来了。”

    有个魁梧的中年男人走进来,他仍旧是一袭甲胄罩身,他就是羽王花无量,是当今皇帝的九皇叔。

    花千语和红鸾行礼相见。

    花无量摆摆手,坐下后,喝了杯茶,道:“我得到你的消息,马上赶回来了。”

    “父王怎么看。”花千语问道。

    花无量沉声道:“连神武侯厉沧澜都派来了,皇帝对我动手之心,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厉沧澜号称当今皇帝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刀,他来此,的确很出人意料,这是明面上让霜姐行动,暗地里是厉沧澜,双管齐下。”花千语黛眉紧锁,“父王,女儿有个问题。”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是不是让为父主动放弃十万金羽卫的兵权,做个逍遥王爷?”花无量道。

    花千语道:“正是,父王,不管如何,他已经登基为帝,这三年多已然巩固权力,若他全力针对我们,我们很难挡得住。”

    花无量苦笑道:“语儿啊,你觉得为父是那种不知进退,贪恋权势的人吗?而且为父掌握兵权,又能有什么用,难不成造反不成?为父就你一个女儿,哪怕是打下江山,传给谁?而且为父也知道,你心里只有武道追求。”

    “实在是为父有难言之隐。”

    他也是一脸的苦恼,无奈。

    花千语问道:“父王可否告诉女儿?”

    红鸾闻言,很乖巧的行礼,主动出去。

    花无量摆手,让她留下,道:“不是为父不想告诉你,实在是此间秘密太过重大,你若知道,皇帝对你也是必杀无赦。”

    花千语震惊了。

    “此秘密,关系之大,怕是能轰动整个通天世界,动荡凤凰帝国根本,所以皇帝不是要为父交出兵权,而是要杀死为父,只有死人才能让他放心。”花无量叹息道。

    花千语才知道,为何她眼里对兵权并不贪婪的花无量,为何在皇帝登基之后,突然整日都留在军中,竟然有这等原因。

    “这么说,我们只能与皇帝一路对抗下去了。”花千语道。

    花无量道:“是,没有其他的路可选,此次厉沧澜出现在银月侯府,证明银月侯已经明确支持皇帝了,我们的处境更不好了。”

    至此,花千语才知道他们所面临的局势是何等的严峻。

    父女两人商议了许久,也没有个结果,花无量又连夜返回军中去了。

    花千语失眠了。

    她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思绪很乱,干脆起床,修炼,待平复了杂乱的心情,她的脑海中居然冒出来周冲的身影,他会有办法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