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没想当驸马爷 > 第5章 又要诅咒了
    这完全是周冲本能的反应。

    他始终都在观察附近,也不曾见到神武侯厉沧澜的身影,但他相信雪飞霜应该不会骗他的,才会有这反应。

    花千语黛眉微挑,语带不快的道:“不是他。”

    她当然清楚,神武侯厉沧澜对她意味着什么。

    自从当今皇帝要指婚之后,可以说神武侯厉沧澜的名字就显得格外的敏感。

    周冲是她的夫君,虽然有名无实,但这时候抛下周冲,去暗会厉沧澜,这简直是对一向将清誉看的比生命更重要的花千语的羞辱。

    周冲也不想解释,也没法解释,他低声道:“公主若信我,小心神武侯。”

    花千语只是敷衍的“嗯”了声,就带着红鸾先行离开了。

    走出后花园。

    红鸾就没好气的道:“周冲太过分了,公主对他稍微态度好点,就看不清楚自己什么位置了,他只是用来搪塞外面的,真以为自己是驸马了,何况公主也不是去见厉沧澜,是银月侯月青冥有事禀报。”

    花千语一脸淡然,她也觉得,是不是对周冲表现的态度过于好了一些,居然敢怀疑自己去密会厉沧澜,实在是可恶,看来回去以后,还是要对他冷处理才行。

    主仆两人沿着石子小路,穿过两个月亮门,来到一个僻静的庭院内。

    庭院内寂静无声,空空如也。

    红鸾疑惑道:“奇怪,银月侯就是说在这里等候公主,说是有要事禀报的。”

    花千语漆黑的眸子泛起夺目的光芒,扫视这个庭院,目光落在那一栋小楼上面,楼内漆黑,她却看得眸子眯起,沉声道:“神武侯厉沧澜!”

    红鸾闻言一惊。

    小楼内倏然亮起灯光,传来笑声:“公主竟然猜到是本侯,本侯佩服,公主请楼内一叙。”

    ******

    ******

    茶花会场。

    随着花千语离开,原本很安静的,都跟随着倾听月伊人介绍各种夜色名花的人,立时变得骚乱起来,大家高谈阔论,四下走动,很多人更是主动走到中间的灵慧茶树前,早已迫不及待的想要品尝灵慧茶了。

    月伊人则严厉告诫,勿要采摘,必须有花千语第一个采摘才可以。

    另一边,周冲见状,就走到一旁的角落,不愿意跟这群人待在一起,他心里仍旧念叨着花千语离开,他是强烈怀疑是神武侯厉沧澜的,但是他更加知道花千语的性子,这个女人高贵,优雅外表下,有着骨子里的高傲,她既然说不是去见厉沧澜,那么通知她的内容,就绝对不是厉沧澜。

    这就有问题了。

    银月侯府想做什么。

    居然蒙骗花千语前去会见厉沧澜。

    这摆明是不怀好意,不安好心。

    周冲就有点担心。

    他想溜出去,去查看下。

    若有必要的话,他不介意直接将厉沧澜给咒杀,问题是诅咒还有个讲究,就是距离。

    距离越远,诅咒效果越差,如果超出一二十里,几乎就失去效用了。

    何况武道高手,实力越强,诅咒难度越大。

    他必须找到厉沧澜,就近诅咒才行。

    奈何,有人老早就盯上他了。

    正是月追阳。

    周冲冷冷的看着他,看向后方,发现月伊人正在招呼所有人聚集到灵慧茶树前,一副不让人注意到这边的姿态,联想到花千语离开,他越发感觉银月侯府有歹意了。

    “驸马?呸!呸!呸!”月追阳一路呸个不停,“你根本就不被公主认可,你就是废人,居然还敢跑来恶心本少侯爷。”

    周冲道:“你干什么。”

    “干什么?哼哼,收拾你!”月追阳狞笑道,“跪地求饶,我或可能手下留情。”

    周冲冷冷的看着他,同时还关注到月伊人时不时的关注这边,就让他越发确定,这是银月侯府早有的准备。

    如果他下跪,指不定会被月伊人发声,引来大家关注。

    如此,他这个公主的夫君,就算是花千语想要保他都不可能,也就是说这根本就是一场针对他的阴谋。

    “不跪?”月追阳取出一个兽皮袋子,里面似有东西在乱撞,他晃动两下兽皮袋子,道:“知道里面是什么吗,金线蜈蚣!”

    周冲眸子越发的冰冷。

    他当然知道金线蜈蚣的歹毒。

    金线蜈蚣,有毒,不致死,若被咬一口,就会让人全身痛痒难耐,可就算是将全身抓烂了,也不会止痒,除非有特殊的解药灵丹,否则会让人一直生不如死。

    “月追阳,你确定你要对我动手?”周冲冷冷的道。

    “你是不是想要用公主来威胁我,我告诉你,没用的,别说公主不可能为你出面,就算是会,我也有借口啊,这个环境是金线蜈蚣最喜好的,有一两只藏匿其中,也是可以理解的嘛,所以你就是指认我,也没用。”月追阳发出一阵瘆人的笑声。

    周冲大怒。

    这也太阴毒了!

    如果不是他拥有诅咒能力,那么他可能要遭受生不如死的痛苦了。

    银月侯府,激怒他了!

    一边暗中为神武侯厉沧澜出面,约出花千语。

    一边早有安排的要这般害他,与直接做掉他,有什么区别。

    “你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周冲沉声道。

    “你还想威胁我不成,你以为公主会为你出头,我看你是脑子有问题。”月追阳陡然放开袋子,一甩,从里面飞出金线蜈蚣径直向周冲的头部飞去,他狞笑道:“那就让金线蜈蚣咬你的头!”

    周冲脸色微变,飞速的就要发起诅咒。

    也是在这一刹那,突然一道劲风掠过。

    砰!

    金线蜈蚣就在周冲的面前,被洞穿,钉杀在旁边的院墙上面。

    这一幕看的三人都是一惊。

    周冲扭头看去,只觉得黑暗中人影一闪而逝。

    雪飞霜!

    她果真是在保护我!

    这让周冲很是振奋,诅咒有效果。

    月追阳却吓得色变。

    金线蜈蚣是被一根树枝贯穿的,而树枝居然没入坚硬的墙壁足有四五寸深,这是远超过他们实力的,如果攻击他?那是必死无疑。

    他害怕了。

    但,周冲仍旧发起了诅咒。

    月追阳也好,神武侯厉沧澜也罢,说到底就是因为银月侯月青冥,既如此,那就让月青冥,让整个银月侯府后悔做的这一切。

    他无声的开口:“2合1诅咒,我诅咒火烧灵慧茶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