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阴阳怪谈 > 第七十八章 多元湖命案
    陈思琪此时已经快要吓的魂不附体的,蹲在了地上,双手抱着耳朵哭泣,可是却听到红衣女子阴沉沉的笑道:“四个人不好玩,不如来玩五个人的,桀桀”。

    说完,陈思琪蹲在地上,不敢抬头看,只能听到四周传来几个男生惊恐的喊声和求饶声,就连胆子大的美娟也发出了一声尖叫,所有客厅内的东西都倒在了地上,过了一会,房间内的响动停了下来,其他人也都没了声音,陈思琪被吓傻了,小心翼翼的抬起头看去,眼前这一幕却将她直接吓晕了过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

    叮铃铃,叮铃铃,我奔跑在公园的街道上,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我停下脚步,用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擦了擦汗,将手机拿了出来,一看名字,是师傅打来的,我接听之后,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师傅的声音说道:“小子,都几点了,还不回来吃饭,你跑哪里去了”。

    我一愣,将手机拿到了眼前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七点多了,我嘿嘿一笑,重新拿到耳朵边上,说道:“师傅,我等等就回来,我在公园跑步呢”。

    “喔,那你跑完了就赶紧回来,今天为师亲自下厨”。

    “好,我这就回来,师傅您先吃,不用等我”。我对电话那头说道。

    师傅嗯了一声,我也说了一声好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我拿着手机坐到了旁边的长椅上休息了一会,抬头看着天空,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从旁边拿起自带的水壶,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几乎喝了一半,我才将水壶重新放在了一边,看着周围的街心公园。

    这里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模样了,改变了许多,也扩展了面积,这三年内,我经历过非常多的事情,实力也提升了不少,其中最多的就是灵异事件,我也从学校毕业后,正式踏入了社会,当然,我自己接的灵异事件和委托的所有报酬费用,全都上交给了师傅,师傅也不算抠门,每个月都会给我十根手指数不过来的零用钱,我自身的改变也很大,外在的话最重要的就是长了一圈腱子肉,嘿嘿,至于内在嘛,反正就是爱打抱不平,遇事则破,这也是这三年内,被师傅慢慢感化的,师傅曾经还对我说过,说我越来越像他的性格了,也不知道是夸我还是损我。

    我和师傅依然还是住在老地方,楚梦曦和我一起毕业后,我们两家也经常来往,楚梦曦有空就来我家玩,我有空呢,也会去楚家串门,这一来二往,楚梦曦的父母也对我有了很大的好感,对我来说关键的就是,楚梦曦这丫头又长漂亮了,打扮的也很时尚,还有斜对面那家满口香饺子馆,已经改造成了一家高级餐厅,客源也慢慢多了起来,老板也和我们熟的不能再熟了,可是这么久了,我还是只喜欢吃他们家的饺子,因为香阿。

    我想着这三年内经历过的事情,嘴角忽然不自觉的一笑,看了一眼公园的环境,拿起了水壶和毛巾,站起身来又往家里跑去,喔,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们家的第三个成员允儿,在三年时间内已经和岐渊前辈勾搭上了,现在抛弃了我们,跟岐渊鬼神一起去浪迹天涯了,岐渊鬼神如今也混的不错,自从上次灭掉青臣鬼王后,阴间内变化的非常大,几乎所有的冤魂厉鬼,全都知道师傅的大名,秩序也都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我跑在回家的路上,看着四周来来往往出来散步的人们,心里也挺舒畅的,回到家后,我将水壶和毛巾一放,师傅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头看着我,那表情有点嫌弃的模样,开口对我说道:“小子,赶紧洗澡去,一股汗臭味”。

    我嘿嘿的一笑,点了点头,找了几身还算不错的衣服,直接钻进了卫生间内,过了一会,我湿漉着头发,跑了下来,师傅瞅了我一眼,说道:“你没吹头发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懒得吹,都快热死了,顶着水分比较凉快”。

    “你呀,等年纪大了才知道头痛的滋味”。师傅开口说道。

    我比了个健美的姿势,开玩笑的说道:“您看我这模样,像是会头痛的样子吗”。

    师傅没好气的拍了我手臂一下,开口说道:“行了,吃饭去吧”。

    我点了点头,和师傅一起跑到了餐桌上,一顿饱饭过后,我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师傅坐在客厅沙发上,往后瞅了一眼还在楼梯上的我,说道:“小子,这是上次你赚的委托费,这次就不用上交了,以后也不用了,我这里有张卡,你先拿去用着,以后自己赚的钱都存进去,别乱花,明天顺便去银行一下,打点钱回去给你家老爷子,听到没”。

    说完,师傅丢了一包装了钱的信封袋给我,我稳稳的接住了,笑了一声,师傅又说到:“银行卡在信封里边”。

    我打开信封,将银行卡拿了出来,是一张普通的银行卡,可是我却看到里边还有一张黑色的卡片,我拿了出来,放在面前,两面翻了翻,没什么区别,就是一张小卡片,不过通体黑色,中间还有个人头,我疑惑的拿着这张黑卡,对师傅说道:“师傅,这是什么卡,也能存钱吗”。

    师傅看到这卡后,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我耸了耸肩,将黑卡和银行卡收了起来,对于师傅这句话,我已经听过了无数遍,也不在乎其中的意思了,我对师傅说一声晚安,就跑回了房间内,师傅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喝茶,疑惑的看了一眼时间,轻声呢喃道:“晚安个屁,这才八点半,你小子是什么路子,我还不知道吗”。

    我跑回房间后,将信封打开数了一下钱,刚好五万,我将钱收了起来,又跑到了屋顶上去,这三年来,在家里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屋顶上,每次累了或者心情不好,我都会爬到屋顶去躺着,吹吹风看看星辰,这也是我这三年来,唯一解压的方式,因为人渐渐长大了,心也渐渐变成熟了,有些事,有些东西自然不会随便说出口,只会自己闷在心里慢慢消化。

    在屋顶感悟了一会人生后,我爬了下去,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开启空调直接睡了起来,第二天,我九点才起来,师傅已经起来了多时,提着水壶在后花园浇花,我打了个哈欠,开口说道:“师傅,您过的越来越像那些老爷爷老奶奶的生活了”。

    师傅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少贫,对面饺子馆的老板又送了一份饺子过来,赶紧趁热去吃了吧”。

    我点了点头,走到了餐桌上,这老板关系跟我们很好,每次有新出的菜品,第一个就会拿来给我们尝,我也都见怪不怪了,吃完饺子后,我坐在了沙发上,开启了电视,师傅也忙活完了,拍了拍手,坐在了我身边,我无聊的换着频道,一个好看的都没有。

    就在这时,师傅忽然对我说道:“哎哎哎,你换回去”。

    我一愣,疑惑的看着师傅,师傅指着电视说道:“往回按,换刚刚那个频道”。

    我点了点头,换回来刚刚的频道,看了一眼,居然是重庆卫视,我疑惑的对师傅说道:“师傅,这频道有啥好看的”。

    可是师傅却对我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更加疑惑起来,却听到重庆卫视传来一个主持人的声音,开口说道:“下面插播一条本台的最新消息,前日晚上,多元湖小区内发生了一起重大命案,死者为三名男性和一名女性,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昨天早上了,警方目前已经介入此事调查,发现案发现场躺有一名女性,已经送往了医院,经诊断,身上没有外伤,身体各项体征正常,不过目击者似乎受到了什么刺激,已经神志不清了,警方也很快锁定了其中的嫌弃人,如各位市民有见过此人,请拨打屏幕下方热线立即通知,或者直接拨打警方电话,立即报案”。

    我看着屏幕旁边放出的一张看不清脸的侧影,看体型是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我疑惑的对师傅问道:“师傅,您看这个干吗,你怎么知道有命案发生”。

    师傅点了点自己的脑门,开口说道:“直觉!这能倒放吗”。

    我一愣,倒放?我无语的看着师傅说道:“师傅,这又不是放的影碟机,怎么倒放”。

    师傅尴尬的一笑,说道:“好吧”!

    “您怎么关心起这事了,这种命案不都是让林放他们在处理吗”。我又开口问道。

    师傅摇了摇头,指着电视说道:“你没看到什么吗”。

    “嗯?看到什么阿”。我说道。

    说完,师傅忽然拍了我一下,说道:“你小子这几年的感觉去哪里了,没看到刚刚播放的那个视频里边有鬼气在流窜吗”。

    “鬼气?师傅您是不是看错了”。

    “我会看错?这件事在我看来,有点不简单,你待会给林放拨一个过去,问一下,如果涉及到灵异内的话,那可就关我们的事了”。

    师傅说完,我点了点头,起身走到后边给林放拨了一通电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