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侍妾虐渣宝典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凤萧夫人不见了
    蒋彪暴跳如雷,直接拔剑架到了那煽动生事者的脖子上:“凤萧夫人在此战中功不可没,一人可抵数千兵马。若是没有凤萧夫人在,这卧龙关能否守到今日还不可知。她一介妇孺,为了卧龙关呕心沥血,西凉人就是因为畏惧她,所以才以战争要挟我们交出凤萧夫人。你们这些鼠辈,竟然忘恩负义,说出这种丧良心的话,怕是西凉派来的奸细!”

    他是一根肠子通到底的人,花千树这些时日里为卧龙关所付出的的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认定了花千树就是卧龙关百姓的福星良将。这些士兵们,简直太不厚道。

    顾墨之乃是江湖人,义字当先,更是不明白,这些一同出生入死的弟兄们,怎么在生死面前就突然翻了脸?

    闹事者吓得抖若筛糠,旁人要么缄默汗颜,要么敢怒不敢言。

    城中百姓也不知道如何听闻了消息,聚集过来,本着法不责众,义愤填膺地指责顾墨之见色忘义,贪恋花千树美色,不顾百姓死活,国家存亡。

    沈岩面色凝重:“这分明是金格尔的离间之计!他故意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将凤萧夫人与攻城联系在一起,再命城中细作散布谣言,煽动闹事,离间军心。只要顾大人不肯交出凤萧夫人,就会在城中承受千夫所指,与将士们彻底分崩离析,给他们可乘之机。

    可若是顾大人交出凤萧夫人,也正中金格尔下怀,他绝对会让凤萧夫人有去无回。我卧龙关失去了凤萧夫人,便是失去一员良将!”

    “那怎么办?”蒋彪双目瞪得犹如铜铃:“西凉二皇子简直太卑鄙无耻!”

    顾墨之默然片刻:“无论如何,我是绝对不可能交出凤萧的。即便是罢官斩首,成为万人唾骂的罪人。若是这卧龙关容不得我,我就算是拼了性命,也要带走她。”

    生死存亡,又关我何事?

    我顾墨之原本就不是忧国忧民,想要流传千古的忠臣良将,我只守护我愿意守护的人。

    有人急匆匆地飞奔上了城楼,“噗通”跪倒在顾墨之面前:“小人罪该万死,总兵大人,凤萧夫人不见了!”

    “什么?”顾墨之大惊失色:“怎么回事?”

    那士兵愧疚道:“小人也不知道,我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房间门口,真的一步也没有离开。可是适才,有人闯进去,想要为难凤萧夫人,争执之中,小人才发现,凤萧夫人居然不见了。我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房间。”

    顾墨之懊恼地捶头:“是我小看了她!区区一间房间怎么能囚禁她的自由?”

    “那怎么办?”蒋彪急得也语无伦次:“她一定是绕开我们,直奔西凉去了。让属下快马将她追回!”

    话音刚落,抱剑也捂着头急匆匆地奔上城楼:“凤萧夫人从我这里取走星烟,打晕我之后去西凉了。她让我带话给公子。”

    “说!”

    “她说她这一次去西凉大营,乃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若是侥幸得手,明日里西凉将会倾巢出动,进攻卧龙关。只要公子能够顶过两日,敌军将会暂时退兵。还有,她若是能侥幸生还,逃出西凉,会放星烟向着我们求救。所以,公子切莫轻举妄动。”

    单闯西凉大营,怎么可能侥幸生还?她这分明就是在安抚众人,按兵不动。

    “置之死地而后生?”顾墨之默念,心里顿时大惊:“坏了!她走了多久了?”

    抱剑看一眼天色:“我昏迷了足有一个多时辰!”

    顾墨之不假思索地吩咐:“备马。”

    “顾大人要亲自出关?”

    “不错!”顾墨之斩钉截铁:“她要孤注一掷了,你们不可能劝回她。”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顾墨之厉声打断蒋彪的话:“不惜一切代价,她花凤萧绝对不能有事!”

    抱剑也是两厢为难,杵在原地不动。

    顾墨之直接奔下城墙,提起自己的银枪,翻身上马,勒令士兵打开城门,直接出城绝尘而去。

    上京,早朝。

    大臣们慷慨激昂地陈述着周烈一党的罪行滔天。

    都这么多天过去了,由周烈的死引发的震荡还没有完全过去。

    谢家借此机会小题大做,妄图铲除异己。

    小皇帝脸上已经出现了极度的不耐烦。扭脸看了一眼端坐在龙椅下首的夜放。

    他似乎是漫不经心地摩挲着手腕上的一只俏色玉鳖。

    那玉鳖巧夺天工,独具匠心,一看就不是俗物。

    七皇叔最近对于这玉鳖好像情有独钟,摩挲着那玉鳖的壳,已经成为了他下意识的习惯。

    上次七皇叔手把手地教他批阅奏章的时候,他偷偷留心过,才发现,那玉鳖背上,竟然刻了一只极小的狐狸精图案。

    那只狐狸精用毛茸茸的尾巴遮掩了小半张脸,露出尖尖翘翘的鼻子,和一双虽然紧闭却好像足以魅惑众生的眼。

    更好玩的是,这只狐狸精怀里好像还抱着一只算盘,也或许是趴在算盘上假寐,一晃而过,他也没有看清楚。

    小皇帝想,七皇叔难不成是被这只狐狸精迷住了?所以,他才会经常夜不能寐,才会将花千树那样有趣的老婆不知道丢哪里去了。

    他说花千树身子不好,送去了别院将养,骗小孩呢,他才不信。

    殿外有尖利的通传声,就像指甲剐蹭过青石板那样,令人十分讨厌。

    “报!边关急报!”

    整个大殿瞬间就安静了,正在喋喋不休的大臣也适时地闭了嘴。

    夜放的脊梁又挺直了一点,扭过脸去:“传!”

    传令的士兵是被御林军抬进来的,他双腿打颤,已经不会走路了。进了大殿,就势跪倒在丹犀,站立不住。

    不待夜放发问,士兵已经开口,声音嘶哑,好像已经被边关的风沙磨砺得伤痕累累。

    却力有千均。

    “报,西凉五万大军在西凉二皇子金格尔的率领之下,进犯卧龙关。”

    边关时常有挑衅,但是如此大的规模,可想而知,并非是为了抢掠过冬物资,而是有所图谋。

    朝堂之上顿时就炸了锅,文臣义愤填膺:“西凉小国,竟然觊觎我泱泱长安,简直不知死活。”

    “即刻发兵,让他们知道我长安军队的厉害!”

    纷纷附和者多。

    夜放不过是略一沉吟:“卧龙关将帅如今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