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论四角关系怎么回归正途 > 第220章 危险逼近
    等君怡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有一瞬间的迷糊。

    “嗯.......?”

    “你终于醒了。”老医师最后确认了一下君怡的情况,看她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后,回头和林景风点了点头。

    可君怡却很迷惑:“我,我怎么在这里啊?”

    “你在看比赛地的时候突然晕倒。是你们队长把你送过来,还一直等到现在。”老医师扶起她解释道。

    君怡这才想起,自己之前是在干嘛。她小心翼翼的把目光投向,从刚刚开始就沉默盯着她得林景风。

    “学,学长.......”

    “........嗯。醒了就走吧。”

    ..........

    安静的走道上只有两人的脚步声,君怡很想说说话,但是看着身边沉默的人,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虽然小宝这事让林景风知道也没什么,但现在他这样冷冰冰的样子,君怡实在没勇气先开口搭话啊!

    从身旁投来的强烈视线,自然早就引起了林景风的注意。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就是有股气,上不来下不去,所以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保持着沉默。

    最后还是君怡没忍住先开了口:“学,学长。对不起.......”

    林景风停下了脚步,转头一双眸子沉沉地看着她。

    良久才回了一句:“为什么和我道歉。”

    “额......这个。今天是我给学长添麻烦了........”君怡被他看得有些慌,下意识的这么回了。

    结果没想到林景风听后脸色更阴沉了几分。吓得君怡往后退了一步。

    看她这反应,林景风很不悦。逼近一步道:“为什么退后,你就没有其他要说的?”

    “啊?!?其他什么......啊?”

    两人一个进一个退,渐渐的君怡身后撞到了墙壁,再也无路可退。

    “学,学长。你,你别吓我.....啊。”

    “你觉得我很吓人?”

    君怡忐忑地点了点头。

    可林景风并没有因此退后,反而是更阴沉地发问道:“你是真的不准备和我说说今天为什么会晕倒的原因?”

    他的气势实在吓人,君怡还是第一次看到林景风这样子。

    也再顾不得什么,反正小宝的存在学长也知道,就一狠心说了出来:“我,我是因为小宝。它,它突然破壳所以,所以我才会.......”

    “小宝?”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原因的林景风,突然被小宝这两字给愣了愣。

    “嗯,是啊。它在我意识海里有个契约空间,这学长知道的吧。所以我在那里帮它破壳,然后就忘了.....忘了我还在看比赛。”既然已经说了,君怡也没有打算隐瞒。

    林景风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他还以为......是之前两人在那实验室里,君怡被做了什么手脚而一直瞒着他呢。

    不过,这也让他从之前一直紧绷的心松了下来。

    “学长?”君怡解释完,看林景风突然发起了呆,有些迷惑地拍了拍他。

    “嗯?咳!以后遇到这种事你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不要再像今天这样,被我逼问才说。”为了掩饰自己刚刚的走神,林景风肃着脸开始训起了君怡。

    “是,学长。(????ω????)”

    ﹉﹉﹉﹉﹉﹉﹉﹉

    另一边,就在港市旁的皖市。

    夜幕中这个城市本该安宁和祥,但却突然被一阵尖锐的尖叫声打破了平静。

    市区郊外的一个村庄内,本已经陆续睡下的人们被惊醒。

    一家家一户户,都有人开启灯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而王大力他是住在离村子最远的一间小屋里。当他从被窝中爬起,想要开窗看看怎么回事的时候,突然借着月光看见有什么从天空闪过!

    他被当即吓得睡意全无,惊坐在了床上。

    等好不容易缓过来,颤着脚挪到窗口时,他都没敢开灯。只是缓缓地躲在窗帘后露出一只眼睛看向窗外。

    而此时,又有一声尖叫传来!王大力听那熟悉的声音,有点像是那老李家的媳妇。

    只是还没等他细想,紧接着又是一声,这次有点像是老李的声音!

    王大力不知道现在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的本能告诉他,一定是有什么很可怕的事正在发生。

    而在听到越来越多户发出惨叫声,并且不断在靠近他这里时,王大力忍不住全身发抖。

    还好他脑子里突然闪过自家的地窖!因为需要储存东西,才建起的地窖,入口就在他的床底。

    越来越近的威胁让他来不及思考,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到床底,打开地窖躲了进去!

    在关掉地窖的一瞬间,王大力脱力地坐倒在地,大喘着粗气。看着四周无光的空间,他才有了那么一刻的安全感。

    不知在地窖里待了多久,突然听到一声重重的破门声!瞬间!吓得王大力差点叫出声,还好及时用手捂住了嘴。

    其实他不知道,也正是因为他这下意识的动作,间接的救了自己一命。

    他感觉这一瞬开始,时间就像是度秒如年一样,汗水不断从额头留下。就在他以为自己也要和村里的人一样遇害时,那个在头顶的声音突然消失了。

    但王大力还是任然不敢动一点点,直到实在忍不住瘫软在地,也没再听到任何声音后,他才肯定自己今天是逃过了一劫。

    只是他还是不敢出去,一直在地窖中浑浑噩噩地待到早上。他才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地窖,从里面小心地爬了出来。

    但是因为一整夜的紧张,腿软的差点没站稳。可他还是手脚并用的爬着到了大门口。

    清晨的鸟鸣依旧悦耳,太阳还是那么暖人心扉。可本该和谐安宁的村子,却是一片地狱景象!

    每户家里的门都被摧毁的很彻底。而里面的人,不!应该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那些只剩下破碎残肢,说明着昨晚发生了多么惨无人道的事。

    ..........

    皖市异能协会分部。

    自从早上接到了一个报案后,整个分部的气氛都很紧张。

    “是的!长老,整个村庄除一人外,全都在昨晚遇害。我们派人查过,那些人的死状太不正常了。”分部负责人尽职的向本部汇报着情况。

    而在本部的邢志承,却是越听心就越沉重。他们最不愿意发生的事,看来还是发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