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君怡的一番鼓励后,英铃终于不再愁眉苦脸的。

    这时也轮到她们两人进入耐力房了。

    一踏入,君怡就眼前一花,再回神的时候已经和英铃分开。她环顾了下四周,每个人都是恰到好处的相隔一段距离。看来林学长说的没错,这样隔着一段距离,也就不用担心攻击会误伤。

    就在君怡想,攻击会什么时候开始时。熟悉的战栗感从她背后袭来。

    也许是之前学校那次特训太过深刻,下意识的,君怡身子一矮蹲了下去。也因为这么一蹲躲过了第一发攻击。

    她知道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在躲过攻击后,立刻调整了姿势。精神也高度集中起来,准备迎接之后到来的漫长攻击。

    ﹉﹉﹉﹉﹉﹉﹉﹉

    首都的异能协会是由一幢三角大楼和四周的四根圆柱形大楼组成。

    整个协会占据的面积,不亚于首都内的一个区。所以它虽然位于首都,却又不属于首都的任何一个区,有着特殊的地位。

    中心的三角大楼一共三十六层,地上十八层,地底下也有十八层。

    此时的地上十八层,顶楼的楼道上,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看上去很是儒雅的中年男人,满脸微笑地在为一老人带路。

    “陈老!没想到您今天会来我们这。各位长老们马上就会到,您先跟着我去议会厅坐一会儿吧。”

    那中年男人,虽然态度殷勤却不让人感到过分献媚,在一旁陪着时只会让人感觉如沐春风般舒服。

    “邢小子你也就别试探我了。怎么?我老人家无聊,想过来坐坐找人唠唠嗑,他们那帮人有什么好紧张的。难道是怕我撞见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陈老不是个喜欢拐弯抹角的,直接点出刚刚中年男人话中的试探。

    而这位中年男人,名叫邢志承。他也就是邢邵盈那在异能协会里任职的父亲。

    “您老就爱开玩笑。各位长老和我都是您老那一辈的学生了,我们什么秉性您老还不知道吗?”邢志承早就习惯了陈老那不按常理出牌的脾气,所以应对起来也是很顺溜。

    陈老也没想着刁难他,话风一转突然问道:“听说你女儿她们班全被选上去特训,小姑娘能干啊~,真不错!哈哈!你们夫妻俩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莫名被夸赞女儿,还被拍着肩的邢志承有点缓不过神。这陈老,今天是怎么了?明明一向不喜欢往协会里跑,却一反常态的来了不说,现在还夸起了完全不相干的女儿来。他有些摸不准老爷子的想法了。

    但被人夸赞自己闺女,邢志承心里也是开心的,就坦然接受道:“谢谢陈老夸奖。我家闺女也就脑子好使点,其他还需要锻炼。这次我倒是不求她能被选上当正式队员,只要能得到提升也算是不负这次训练。”

    两人聊着聊着就到了目的地,长老议会厅。

    “好了,你就送到这里吧。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就行,你也不是没事忙就先去吧~”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无奈,邢志承知道,陈老看着和蔼其实脾气倔得很,既然不想他留下来陪着,他也只能自己先走了。反正接到的命令也只是带陈老来议会厅而已。

    此时,距离异能协会几十公里外的一个小别墅中。

    几个人正围坐在一个圆桌前讨论着。

    “你确定那个实验品成功了?”其中一瘦长男人发问道。

    回答他的是一青年,他很自信地说:“我的情报你还怀疑什么!那么多年合作,难道我的能力你还不知道?”

    “啧!L也不是不相信你,你激动什么。总要确定一下才行,毕竟这次和以前的可不一样。”沙哑的女声,听不出年龄。

    “好了好了!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你们别偏题。”最后一个男人听不下去他们的扯皮,把话题绕到正题上。

    “这次上面让我们去把那个实验品带回来。你们可别给我出什么岔子!”

    “老大!上面给的时间是多久?我查到现在目标在的地方,不太方便我们行动啊。”青年一边提问,一边五指翻飞地在智脑上操作着什么。

    那老大许是也知道这次任务的难点,沉默了好一阵才道:“虽然上面没说具体时间,不过在大赛之前肯定是要把实验品给带回来。”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转头看向在场的唯一女性,吩咐道:“N你先去安排一下目标来往大赛要经过的路段,明天给我几套方案。”

    又转头看向第一个说话的瘦长男人:“L你跟着N,帮她一起安排。至于X你,就继续尝试入侵他们的控制中心智脑。有什么情报随时汇报!”

    “是!老大。”三人同时应声。

    ......

    陈老在议会厅没等多久,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吧。”

    听到里面的回应,议会厅大门这才自动打开。

    而站在外面的一共有五人,四男一女,年龄都在四五十左右。

    “陈老,让您久等了。”

    带头一个微微发胖的男人,笑呵呵的率先走进了议会厅。其余四人也都尊敬地给陈老施了一礼后跟着走了进来。

    “不知道陈老今天来协会是有什么事?”微微发胖的男人也不磨蹭,直接问道。

    陈老很欣赏他这爽快的态度,也不跟他试探,直接问:“那只尼米亚兽幼崽蛋,是你们派给GOD的?”

    听到这问话,虽说这件事不算是协会机密,但没想到陈老会知道,五人还是有点惊讶的。

    “陈老您是怎么知道这事的?”

    在场唯一的女性问出了其他四人的疑惑。

    “你们都还没老头子我老,就已经开始忘事了?我老人家现在可是锐锋的临时校医呢!”

    说到这里,几位人精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回事。不过也不能怪他们没及时想起。这完全是平时陈老的性格把他们给误导了啊!

    陈老一向不喜束缚,当初得知他老人家在锐锋做临时校医时就已经很震惊了。不过,那时候想着,陈老也就是为了徒弟代替个几天而已。没想到这一代替却做到了现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