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君琳看到林景风三人时,感觉她们就像是逃难的难民一样。

    浑身衣服都是各种破损不说,各处还有一些干了的血迹。

    “小妮子,你这就不厚道了。怎么能随便带我学校的学生,去做那么危险的任务!”君琳开口就不客气的对着温妮叫道。

    “哎......琳姐,你有什么要训的,等我们让陈老看过后,再训也不迟。”温妮知道,君琳是关心她们,所以才会那样急冲冲的训人。

    “好吧好吧!你们都快去床上躺着。”又转身对陈老说:“陈老,我看先给这个看吧。异能透支很严重啊。”

    被林景风放到床上的毅正,早就在他们脱离树洞空间的时候,支撑不住晕迷了过去。

    现在看陈老走到毅正这里,温妮她们都不由自主的紧张了起来。

    “嗯......”陈老闭眼,用温润的异能走遍了毅正的全身。

    “他怎么样?陈老。还......还能不能好?”温妮紧张的问。

    作为God一组的队长,因为大意中了叛徒的毒。而队友为了救自己,异能有可能会从此废了。想到这里,她就很内疚。

    但之前他们在逃亡中,作为队长,她必须做出最正确的判断,所以没有表现出来。

    现在,为了能让毅正先得到治疗,她都瞒着自己体内的中毒情况,一直没有上报。

    “嗯,他的情况不算最坏,还能治。”陈老收回异能,转身回道。

    “太好了!那就要麻烦陈老您了!”

    “无妨。老人家我最近也无聊的很啊。反正治一个也是治,治三个也是治。”

    “三个?”林景风以为陈老把他也当做病患了。连忙解释道:“陈老,我没受伤。要治疗的就只有温妮队长和毅正前辈两人。”

    “谁说给你治了!别自作多情。”一旁的君琳听他插话,才想起自己还没找这个不听话的学生算账呢。

    “我还没问你呢。校规有规定,没有得到特别批准是不能随意离校的。你这次不止擅自离校,还参合进小妮子的任务里。你是不是想要被退学处分?嗯~?”

    “琳姐。我......”林景风被训的有些抬不起头。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琳姐,你别怪景风。我这次是机密任务,实在是没办法才找的他。一切责任我都替他担着了。”

    “我知道你要帮他说情。这次的事,之前上面也说了,我不会把景风开除。但,也不能完全没有处分。否则你们以后更会肆无忌惮了!”

    其实君琳对林景风抱着很大的期望,作为难得各方面都很出色的学生。君琳也不想看到这样的人才早早的陨落。

    所以这次才会强调处罚,目的就是让他记住,做什么事之前都要多考虑,毕竟他现在的本职是学生。

    “琳姐!我会接受任何处分的。不过在这之前,陈老您先看看温妮队长的毒吧!”

    “毒?”陈老和君琳都很疑惑,她们收到的消息,只是说了毅正的情况,一开始看到温妮也只是以为她受了点外伤而已。却没想到,这妮子居然隐瞒中毒的事!

    “陈老!”

    不待君琳说完,陈老已经走到了温妮身边,探入异能查看了起来。

    “咦!?”

    “怎么了?陈老!难道小妮子她中的毒很难解?”君琳和林景风被这一声,差点惊到。

    “没想到是这毒......”陈老面色凝重起来。

    复又抬头看向君琳道:“温队中的毒和小怡那丫头中的很相似。”

    君琳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她快速的抓住温妮双臂,紧张的问道:“是谁对你用的毒?!”

    看到难得失态的君琳,温妮有些懵。而一旁的林景风在听到小怡中毒这消息后,也是吃了一惊。

    “琳姐,你刚刚说君怡她中毒了?她这么会中毒。她不是一直在学校吗?”问到这,他又想起了君怡的擂台战。

    “君怡的擂台站怎么样了?难道是在擂台的时候中的毒?”

    许是林景风的问题,让君琳回了神。她不好意思的放开温妮。

    “哎......,就是你们任务的那天,小怡她在擂台上被那个方圆圆的毒异能给伤了。”说到这里,她转头问陈老。

    “陈老,您不会弄错吧。小怡中的毒真的和小妮子的很相似?”

    “嗯,不会错的。不过温队中的毒更猛烈点。如果不是她利用解毒剂压着。估计现在异能都已经暴走,开始自残了。”

    “琳姐!能告诉我,那个毒伤君怡的人叫什么名字吗?”一旁一直听着都温妮突然出声问道。

    君琳很配合的说出了方圆圆的名字。

    只见温妮听完后,迅速的用身份手环不断输入着什么。一会儿,她抬起头看着君琳。

    “琳姐,能让我们God带走方圆圆吗?她有可能是我们一个很重要的线索。”

    君琳沉默的看了她一会,“我可以不管你们带走她,但我要知道伤你的人是谁。还有,你要配合陈老一起研究这个毒,救我妹妹!”

    听到这话的温妮下意识的想拒绝。

    但君琳没给她机会继续道:“你不用担心无法向上面交代,我会去说。而且我想你这个药剂天才应该已经摸到点头绪了吧。”

    温妮其实对救治君怡也是很愿意配合。刚刚之所以想拒绝,其实也是因为这个任务是上面派下的机密,不能随便透露。

    但现在既然君琳愿意和上面交涉,她相信以君琳的背景,那些老顽固也会通融一二的。所以也就点了点头。

    看到温妮答应,君琳就对着陈老慎重的鞠了一躬,“我妹妹就拜托陈老您了!”

    “去吧。这里有我看着,不会让小怡那孩子出事的。更何况有温队对这毒的体验,相信不用多久那孩子就能醒了。”

    这时,看着君琳马上要走出门。林景风忙追过去问:“琳姐!君怡的病房在哪?我想去看看。”

    其实这时的他很内疚,当时明明和君怡约定去看她的擂台,结果自己却没去。更何况那个擂台还是他替君怡答应下的。

    现在听到就因为这,君怡中毒晕迷不醒,更是让他很是自责。

    君琳有些犹豫的提醒道:“小怡现在还没醒,你......去看了其实也......”

    “我就想要看看她,不会打扰的。”

    “......好吧,你跟我来。”

    另一间病房里,君怡闭着眼。她外伤的毒已经被陈老给解了,身上的伤也逐渐愈合。脸上的伤口因为有点深,愈合的较慢,看着很是狰狞。

    林景风站在床边默默地看着床上那躺着的人,一时有些恍惚。那个活力满满的少女,现在竟然变成了这样。

    君琳看他这样失魂落魄,还以为他是因为当初替君怡接下挑战而感到内疚。

    便拍了拍他肩膀安慰道:“景风你不用内疚,当时我也是答应小怡去擂台的。谁也没有预料到,对方会这样阴毒。”

    而之前君琳会那么爽快的答应不插手方圆圆被God带走,其实也是因为她作为校长,顶多就是给方圆圆一个小处分而已。但作为姐姐,她其实真的很想替妹妹报仇。

    现在既然God要带走方圆圆,那她也就顺水推舟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