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凤凰诏 > 第410章 番外
    “阿鸾。”

    我后背忽然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脖子僵硬的转过去,果然看到身后站着一个人,身材挺拔,俊朗无双。

    站在暗影中,他手背在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而我旁边,方圆十里的地,都快被翻了个变了,所有的土地都被翻的疏松,可就是找不到东西。

    一看到裴佑晟那薄唇微微下弯的样子,身上无端的就像是被冷风卷过一样的打冷战。

    我开始后悔当初自己一时嘴快,偏偏要说藏了东西在这边,还故意威胁他,说若是有一天对不起我的话,那我就带着这东西跑了。

    真是嘴欠。

    就因为这随口一句话,皇宫内大变样子,尤其是我居住的宫殿更为过分。

    太后都好几次站在我门口,用哀怨的眼神看着我,言语中满是叹息,“阿鸾,你年纪还小,可是哀家年纪大了,经不住这些人在外边不停地翻,尤其是大半夜还有飘来飘去的人。”

    我自知理亏,吐吐舌头,只能摊开双手表示无奈。

    “你啊你。”太后用手指点点我,“都是生了两个孩子的人了,怎么偏偏还是没长大呢,比孩子更像是孩子。”

    最后太后还是铩羽而归,因为任何人在面对裴佑晟的时候,似乎都有天然的畏惧。

    毕竟他的恶名在外,威压过深。

    尤其是当初那段时间,接连不断的往外扔女人,那些被千方百计送进去的女人,无一都下场惨烈,让人闻风丧胆。

    我每每听到外边的说书人,亢奋的在说这些事迹的时候,都要忍不住的笑了再笑。

    只怕这些话被他听到的话,免不了再看到黑成锅底的脸。

    我心满意足听完书回去,看到皇宫内的土被翻了好几次了,都疏松的不像话了,裴佑晟还蹲在那边,跟我的两个孩子说话。

    那对龙凤胎长相几乎一样,只是小女儿的性格更随她的父亲,安静乖巧,像是个瓷娃娃,而那小子,却天天去掏鸟窝。

    可一直都闹腾不休止的儿子,现在却格外听话的站在那边,重重的点头,然后煞有介事的有些心事重重,扛着自己的小锄头,去翻地了。

    不管我怎么问都问不出来。

    我狐疑的看着裴佑晟,“你跟他说了什么?”

    这可是罕见的,我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自然是最清楚的,这个儿子天生就是闹腾的性格,现在恰逢是最闹的年纪,哪里会那么听话。

    而小女儿则是窝在裴佑晟的怀里,露出个小脑袋,甜甜的冲着我笑,露出掉了门牙的牙齿,看的人心都化了。

    “父亲说,男子汉应该去自力更生。”

    小女儿一本正经的皱眉,奶声奶气的在跟我叙述这样的话,说的磕磕绊绊的。

    我斜眼看了裴佑晟一眼,“自力更生的时候就分男女了吗?”

    两个一样大的孩子,一个正在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活,一个懒懒的窝在怀里吃着水果,怎么看怎么像是区别待遇。

    岁月侵蚀,可裴佑晟的脸上却依旧不见风霜,还是不减当年,在我耳边说:“女孩本来就该是宠在手心里的。”

    他的气息滚烫,这话似乎在回答这个,也似乎是意有所指。

    我心思微动的时候,耳垂忽然被温热裹住,猛然回神,再看向他的时候,他又是正人君子的样子,还无辜的看着我,问我怎么回事。

    这个人!真是!

    无耻之徒!

    我始终好气,他怎么劝说儿子去干这种活的,毕竟生在富贵家,他从小很少吃苦,更是懒得去费力气,这些事情都是匪夷所思。

    可是不管我怎么问,都没问出来结果。

    “我找到啦!”等着那臭小子呼哧呼哧跑来的时候,额头上全是汗水,晒的小脸都通红,仰头兴奋的对着我说:“父亲说了,这是你在我出生的时候送我的礼物!”

    怪不得……

    裴佑晟怀里的小女儿嗤的笑了一声,又恹恹的把脸侧到一边去。

    我看着他兴奋的仰着小脸的样子,忽然就不忍心打击他了,就算是礼物,也不可能是为了他埋进去的。

    毕竟我那时候埋这东西才多大,那时候远远没想到我还会有这么可爱的一双儿女。

    “无耻。”我咬牙低声说。

    裴佑晟照收不误,狭长的眉眼甚至都弯成了点弧度,“那也是对你无耻。”

    顺手把儿子怀里沾满泥土的盒子给抽走了。

    还大言不惭的说:“挖错了哦,这不是你娘给你的,你的在那边。”

    裴佑晟的下巴随意的冲着一边努了努。

    那傻小子果然是相信了,一秒钟的失落。紧跟着又是屁颠屁颠的去了。

    “哎。”小女儿的下巴搁在臂弯处,忧愁的皱着眉,看着不远处自己的傻哥哥,继续撅着屁股,拿着小锄头开始翻土,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掩面,这小子的智商到底是随谁,这么大的时候,我还好歹知道提前给自己拐走了一个夫君。

    盒子他并没有打开,只是随意的让下人收起来。

    小女儿哈欠连连,被送进房间里,我弯腰给她盖好被子,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她才肯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刚出去,就被一只手拽到另一个屋子里。

    我下意识的抬手,却被捏住手腕,扣在身后,耳边是沙哑的带着无奈的声音,“什么时候你才能学会温婉贤淑。”

    他的唇擦着我的耳朵,细细的描绘着轮廓,低声极其沙哑暗藏情.欲的叫我名字:“阿鸾。”

    我手被他重新仔细的扣住,按在一个盒子上,然后一点点的打开。

    里面的东西也暴露在空气中,都是些久远的上了年头的东西。

    有曾经他送我的鞭子,也有甚至更加久远的我都记不起来的玩意。

    隔着岁月和风霜,一并袭来,让我略略的有些恍神,我没想到只是随口的一句话,他真的会从不知名的角落找出来。

    就像是我从未想过,总有一天,我还是会站在他的身边,跟他共同欣赏这盛世繁华。

    “我从未如此庆幸过,也从未如此感激过。”

    他站在我身后,眼里的浓郁几乎要把我淹没,那滚烫的炽热的情感,像是压抑许久之后的爆发。

    他风华灼灼,对着我笑起来的样子也是极其的好看。

    耳边除去微微的风声,只剩下他的声音,他说——阿鸾,谢谢你还愿意回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