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 > 第152章 欲擒故纵
    看到宋辰姐弟俩回来,汪言表情自然的回身,拎起行李箱搁在桌子上,打开,想找出一件新T恤。

    MON DAMIER GRAPHITE 70拉杆箱是LV家里的高端产品线非经典款加大版本。

    驴牌的经典款拉杆箱很好辨认——棕色印花,方方正正,四角打着补丁,带着特有的绅士、沉稳、贵气,满满写着老娘很想低调但就是低调不起来你奈我何。

    在国外的机场贵宾厅和奢华酒店经常能够看到这样一幕——某位名媛贵妇意态闲适的等在一旁,服务人员取出十几个一水棕色的方箱,轻轻摞到行礼推车上,送往它们该在的地方。

    所谓的逼格,就是这样树立起来的。

    而LV家里的非经典款,往往都是为满足其余客户的不同需要,而进行的有益尝试。

    尝试嘛,自然有成功有失败。

    所以抛开审美不提,看价格就好。

    汪言的石墨系列,其实是一款非常成功的尝试,品质方面极其出众,又很时尚。

    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汪言发现,网上传说的LV特别不经用、很容易坏之类的评价,并不算客观。

    最起码在箱包方面,正品的LV大部分都非常耐用,例外的是邮差包之类的带盖特殊款,油边很容易开裂,需要经常保养。

    石墨70的另外一个优点就是,空间很大,而且设计合理。

    双层带格,旅行常用物件都有各自的空间,易散碎物品甚至可以单独被固定。

    售价虽然高达3万,但绝对是物有所值。

    寝室里总共4个人看着汪言拎起拉杆箱,心情都有些异样。

    王毅松想的是:回头我也要买一个。

    王守中想的是:看着就好贵,汪哥真有钱!

    宋辰和姐姐仍旧没从冲击中缓过来,不明所以的观望着。

    然后,汪言打开拉杆箱,懵了。

    行礼是刘璃为他收拾的,之前逛街买来的那些东西原本都丢在总统套房的衣帽间,乱七八糟的根本没个数。

    所以汪言自己都不晓得箱子里是什么情况。

    打开以后第一样东西,是AVENUE单肩包,和搁在旁边的旅行袋同款设计,蓝黑马赛克。

    单肩包里鼓鼓囊囊的,汪言索性拉开拉锁,把里面的东西都掏出来。

    哦,是DISCOVERY小号邮差包。

    再打开邮差包看看,咦,那款纯白的SAC PLAT手袋原来被塞在这里啊……

    手袋还是鼓着的,继续拆,又从里面掏出一个BRAZZA钱包和CHAMPS-ELYSéES卡包。

    汪言挺开心的,那款卡夹真的是超漂亮,但是上回找了一次没找到,原来在这里……

    一二三四五六七,点兵点将……

    呃,清点一下,东西齐了。

    单肩包里仍旧有东西,汪言继续掏,又掏出四条皮带,三条是LV的,一条是爱马仕罗马酒红。

    都搁到一旁,汪言继续翻箱子。

    上面有五个塑料袋,是香格里拉的环保材质垃圾袋。

    看到的时候,汪言还挺纳闷的——里面装的什么?

    稍微一摸,恍然大悟。

    噢,我的鞋。

    旅行箱再怎么大,都搁不下那么多鞋盒。

    刘璃实在没办法,就把那几双鞋卷吧卷吧,尽可能压紧点,并排塞到箱子最上方。

    一双匡威、一双爱马仕休闲、一双爱马仕小绿、一双巴宝莉灰白格,全是休闲风。

    拿都拿出来了,汪言干脆一一摆到鞋柜里。

    四双鞋,五个垃圾袋,多出来一个啊?!

    拆开一看,哦,是洗漱用品。

    全套的爱马仕花园系列,整整三套以及不少零散小包装。

    尼罗河、李先生、地中海、雨季后……

    小瓶小袋都不大,但是装得满满一塑料袋。

    都是Dave强烈建议汪言带走的。

    总统套的沐浴用品、吧台饮料、以及很多乱七八糟的小零碎,都可以在退房时带走。

    汪言本身没想带,嫌麻烦,刘璃打包时都给塞进来了。

    沐浴用品本身是不包含香水的,但是里面居然混着一瓶150ml的李先生,可能是水疗中心送的?

    汪言没多想,把这些东西重新扫回袋子里。

    回头再翻,终于找到T恤了。

    艾玛!

    真不容易!

    随手拽出来一件套在身上,汪言终于可以跟宋辰姐弟俩打招呼了。

    一回头,发现所有人都用“内样”的眼神盯着自己,仔细看看,还能发现王守中和王毅松的眼皮在抽抽。

    干嘛啊?

    神经病!

    ……

    “你们回来了?”

    汪言对宋辰友善的笑笑。

    “天太热,我本来想光着膀子的,忘记有女生在了。”

    “呃……没什么……”

    宋辰嘴角直抽,配合上面瘫表情,一股弱受的惊恐气息扑面而来。

    宋溪瞥一眼汪言,心里涌上一股厌恶感。

    光膀子其实没什么,主要是回来时,王守中、王毅松对汪言的那种态度转变,实在太突兀。

    直到那时,她仍旧没有多想。

    紧接着,汪言开始“炫富”,一瞬间,她就把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不得不怀疑汪言是不是动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收小弟”。

    马上,她的心情就不怎么好了。

    弟弟掉的这是什么坑啊?

    一个猥琐屌丝,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一个莫名其妙的暴发户……

    哎!

    好烦!

    今天我就不该来的……

    宋溪完全有理由这么想,她就读于湖大信息工程学院,开学大三。

    在男女比例完全倒过来的信息院,她简直是活在狼窝里。

    再加上本身就漂亮,是一群理工狗心目中当之无愧的院花,所以饱受各种骚扰,见识过的套路数不胜数。

    刚才王毅松那点小心思,大三学姐洞若观火。

    汪言紧接着来了这么一套,马上就被顺势定性。

    她心里冷笑:接下来,是不是该找机会跟我拉关系了?弟弟啊,我等你出招!

    然后就只见汪言拉开50旅行袋,从里面掏出五沓现金,以及两盒软中华,收拾一下塞到单肩包里,转身就要出门。

    “我去搞定后勤或者舍管,你们饿就先吃,不用等我。”

    正要走,王守中颠颠的问:“汪哥,你手机号多少啊?有事我联系你!”

    汪言看到各自的柜门上都贴着空白便笺,随手抄起桌子上的中性笔,龙飞凤舞的写下姓名和手机号码。

    王毅松不想和王守中呆在一个屋里,却又舍不得刚回来的宋溪,才纠结两秒钟,汪言就已经出门了。

    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宋溪有点懵。

    欲擒故纵么?

    可是弟弟啊,欲擒故纵的前提是……咱俩得认识啊!

    你可长点心吧,我都替你着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