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长生劫 > 第十三章 真好看
    看过鬼片的人都知道,在鬼宅里过夜意味着什么。

    虽说我也算见过一些世面,但一个人面对这种境遇还是忍不住会慌。

    所以我决定——倒头睡一觉。

    毕竟想要在这里过上三天,不睡觉是不可能的,既然逃不开,那就坦然面对。

    躺在床上后,我将怀里的桃木匕首放在枕头下,以便遇到危机好第一时间将它拿出来,杜青给我的马甲我也没有脱,虽然硌的慌,但是穿在身上很有安全感。

    虽然已经闭上了眼睛,不过我还是竖起耳朵听着四周的风吹草动,丝毫不敢有任何大意,然而周围静极了,我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一直保持警惕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所以我没过多久,就开始感到眼皮发沉,我也没有刻意去抗拒困意,顺势睡了过去。

    半夜,我是被吵醒的,听到敲门声睡眠很浅的我第一时间就起了床,这时候的我睡眼惺忪,头脑昏沉,居然下了床就要去开门,直到我手摸上锁,我才想起自己在哪。

    那一刻,我睡意顷刻间全无,浑身汗毛炸起,冷汗顺着脊背不住往下流淌。

    更让我感到压抑的是,门外的敲门声也突然停了下来。

    像是有个人……正在隔着房门无声的看着我一样。

    我在原地僵站许久,最后眼看没了动静就想当做没听见,先回床上再说。

    “谁啊?半夜来我家也不打声招呼。”就在我抬脚刚想往后走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我无法形容,一听就让人头皮发麻,仿佛被人掐着脖子硬挤出来的一样!

    我因为慌乱,一时间没回话,门外那人却又出声了:“不说话?那我进来啦!”

    说着,房门咯吱开了一条缝!

    我终于回过神来,连忙上去用身子堵住门,同时努力按下内心的惶恐不安,道:“你家男人让我给你做衣服,做好了结婚那天穿。”

    “我家男人?!”门外的声音提高了不止一个度:“他怎么出去这么长时间?”

    看到这句话说出来后门外的童养媳并没有再执意要进来,我松了口气,同时也不忘回道:“他说他在外面赚钱回头好娶你,衣服给你做好就差不多该回来了!”

    “真的?那你先把门开开。”门外人有些不信,道:“给我做衣服,你知不知道我的尺码呀?不给我量量你怎么做?”

    我这时候哪敢开门,只能按照老头交代我的话,说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进来,大晚上孤男寡女的不合适,你尺码你家男人给我说了,不信你听。”

    说着,我将老头告诉我的那个不知是真是假的尺码说了出来。

    听完,门外沉默了片刻,接着那女人才道:“那行,你衣服几天才能做好?”

    “三天!”我说出了准确时间。

    “行,我等你。”

    之后,门外就再没了声音。

    我松了口气,整个人坐在地上都快要虚脱了,内心更是极为庆幸,幸好老头给我出谋划策了,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局面。

    如果说路过借住三天这种骚话,恐怕我现在就要和它一决高下了,那样我多半是凉了,毕竟一般人面对这种阴邪之物真的没有太多的办法。

    更重要的是,经过简单的接触,我发现这个童养媳很可能已经是个满心仇怨的厉鬼了。

    杜青跟我说过,人死若有一念不通,则可能化之为鬼,念有好坏,因执念而生的鬼自然也有好坏。

    像龙女那种,就是执念良好的鬼,这样的鬼能沟通,而且因为鬼魅相由心生,所以龙女的相貌也和生人无异。

    而柳如霜,一开始形同恶鬼,但后来为了迷惑我才变成了生前的模样,我当时不知道这么多,以为她是个有些小算盘,但内心尚善的鬼。

    但经过刚才和门外童养媳的接触,我发现它道行怎么样先不说,凶厉程度绝对在柳如霜之上。

    这种恶鬼内心被太多的恶念所占据,所以显得呆呆傻傻极难交流,一般人碰到这种鬼,基本见面就被生撕了,也只有我有老头交代的办法,才能短暂与它周旋。

    看来好言好语与它商量的算盘只能落空了,接下来……就是斗智斗勇的时候了。

    好在,今晚是暂时混过去了。

    重新躺回床上,我内心有些庆幸,只要能蒙童养媳三天,我就直接溜溜球了,陈安会回来娶她?

    呵呵,睡吧,梦里都有。

    想着想着,我又一觉睡了过去,第二天清早起床,我没有出门,抓起带来的包裹就取了些干粮和水将早餐混了过去,完事我并没有出门,因为杜青告诉我,大白天鬼就不敢出来这件事……并不靠谱。

    在鬼物常年盘踞的地点,哪怕是烈阳高照的时候鬼也能短暂现身。

    如果是别的地方那也就算了,但我现在就在童养媳家里……所以还是不要那么嚣张,老老实实在房里躲三天为好。

    整整一天,我待在房里没敢出门,期间还有些心惊肉跳,生怕它又冷不丁的过来敲我房门,但好在,也许是白天时候它即便能也不愿出来,所以一白天我都没听到周围有什么异动。

    等到了夜里,我有些失眠,怕半夜它过来我睡迷糊了导致没听到敲门声它自己闯进来,所以我一夜愣是没敢闭眼。

    但不知道是不是命运捉弄,头天夜里我大大咧咧睡了,它过来敲我门,这天夜里我不睡等它,它反而不来了。

    一直到公鸡打鸣,我才神情麻木的倒在床上,虽然内心无语却也有些轻松。

    能平平安安度过三天,自然比被折腾三天要强,所以我没多想,直接倒头睡到了下午。

    等我起了床吃完东西,又忍着臭在房间角落解决了下生理问题,完事才躺在床上,看着愈发昏暗的天色,在睡与不睡间徘徊。

    因为在房间无事可做,我迷迷瞪瞪躺在床上,时间一长神智都有些不清醒了,只是眯着眼看着天花板,眼睛酸就闭眼缓缓,完事就睁开眼继续强撑。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半睡半醒间,只听耳边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我冷不丁的被吓得浑身一个激灵,睁大眼缓了片刻才猛的从床上坐起来。

    “怎么了?”我穿鞋走到门前,抵着门以防童养媳破门而入。

    “衣服做好了吗?”门外一如既往的让人发毛,声音犹如被掐着脖子的母鸡。

    我揉了揉自己的脸,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是说好了三天吗?时间还没到你急什么?”

    门外的童养媳也不乐意了,一边推门一边不满的道:“开门!做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做成了什么样子,要是不好看我可不乐意!”

    我被吓疯了,一边抵着门不让它进来一边保证衣服绝对好看,绝对让她满意之类的云云……

    “你不开门不让我看,不会是骗我的,你根本就没给我做衣服吧?”说着,童养媳也不推门了,只是语气变得有些阴森。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不妙了,其实我这样抵着门童养媳不是进不来,而是之前的推门更多只是为了催促和威胁。

    可是现在……它好像要给我玩真的了。

    到底该怎么办呢?难道真要打开门给它看看?开玩笑,就怕请神容易送神难呀,如果不是没得选,我绝不想让它进来!

    老头……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你可没跟我说呀……

    就在我感觉门后传来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房门被坚定而缓慢的推开时,我急中生智,大喊道:“大晚上你进来试衣服不方便,让你男人知道了回头指不定还要揍我。”

    “这样行不行,我把衣服的袖子塞窗户外面,你看看样式料子满不满意!”

    门砰的一声被我又压了回去,听到门外传来的那一声好,我松口气的同时连忙把床上的红棉袄拿出去将其中一只袖子通过窗户塞了出去。

    “怎么样,满意吗?”

    我紧张的问了句,毕竟老头的这件红棉袄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很难相信一个女……女鬼会因此满意。

    “嗯……”

    “真好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