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囚爱成婚:强拥小妻入怀 > 第183章:杀人犯,失言
    “那个……他去出差,是有急事,有更大的事情要去处理啊!”安楚怀有些隐晦的说道。

    想着楚年说是去调查关于安小琳母亲的事情,调查她有一段时间去过外地的经历,所以安楚怀就放他去了,可是这种话,自然是不能跟安小琳说的。

    “哦,楚年去外地了,什么大事能比爸爸现在的海运公司还重要啊?爸爸可别太忙了!”安小琳心里觉得更加奇怪,可是又不敢多问,心里乱糟糟的。

    “小琳,你放心吧,公司的事情爸爸能忙的过来,哎呀,你这么关心爸爸,爸爸很感动啊,爸爸以前对不起你,你还对爸爸这么好……”安楚怀开始打感情牌,转移了话题。

    他没有说实话,安小琳却也听出来他的意思就是不想多说,当即也不好多问,就点头说道:“爸爸别说这些话,我们毕竟是父女啊,既然你忙,那你忙吧,有空我去看你。”

    “好,小琳,你自己好好养伤,有时间爸爸去看你。”安楚怀道。

    “好吧。”

    安楚怀既然不肯说,安小琳也就没有必要跟他周旋。

    挂了电话,安小琳心里更觉奇怪。

    楚年竟然去外地出差了!

    是巧合吗?

    还是被人发现了什么?

    她站在那里想了一会儿,忽然觉得很是不安。

    楚年去出差,会不会是跟皇甫夜有关?是不是皇甫夜安排的?

    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忽然就去出差了呢?刚刚跟自己说完话,如果楚年早知道自己要去出差的话,那么……今天他就应该告诉安小琳,而不会跟安小琳说出那种又是随时找他的话啊!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楚年他……如果真的被皇甫夜知道了什么,会不会有危险啊?

    想着回来的时候,他忽然问自己在医院发生了什么事……他那么的神通广大,知道了楚年跟自己说的话,惩罚楚年,甚至杀了楚年灭口却不让安楚怀知道,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起那次他就那么潇洒的了断了神秘力量中的其中一个,安小琳更觉得害怕!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皇甫夜会不会找她的麻烦?

    楚年……会不会有事?

    不对不对,楚年应该不会有事!

    就算被皇甫夜借故调走了,也不可能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因为他跟自己说了,不能打草惊蛇,不能让神秘力量上面的人知道他已经猜透了楚年的身份啊!

    这么想着,安小琳安心了一些。

    百无聊赖的拿着电话在房间里转了一会儿,想着楚年的话得不到答案,自己又找不到楚年,心里暗暗后悔自己应该之前在医院就问清楚的,也不至于现在这么抓狂了!

    身体的秘密……身体究竟有什么秘密呢?

    安小琳一时来了兴致,站到镜子前,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身体。

    年轻的身体,年轻的脸庞,完全没有什么特别的,要说特别的话,可能算是这张脸长的还不错。

    安小琳想来想去,干脆把衣服脱了个干净,想着这个时候反正也没人进来,就大大方方的站到镜子前,看着寸缕未着的自己。

    这几天因为手受伤,所以穿衣服都是套上去的,自己脱下来,也颇为方便。

    镜子里的她,窈窕修长,肌肤白皙,身体也非常的紧致。

    大多数年轻的女人,就算身体没那么凹凸有致,也几乎都是这样的,没什么特别之处,甚至连一个胎记都没有啊……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熟悉了,可是就感觉不到什么异样啊……

    安小琳有些失望的左看右看,叹息一声,想要弯腰把衣服捡起来的时候,门“咔擦”一声,突然被人打开了。

    “啊——”

    安小琳惊慌失措忙蹲了下来,捡起衣服遮住自己。

    “你……”

    进来的人,是皇甫夜,他大约见到安小琳没穿衣服,便是错愕的站在门口。

    “你,你你……你不是在书房吗?”安小琳不敢站起来,羞恼的看着他,心里又有些害怕,就好像自己有什么不能见光的秘密被他窥探了一般,左看右看,瞪着皇甫夜说道:“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呃……我看到你门没锁,就进来了,没想到你……”

    皇甫夜没了之前的慌乱和惊讶之后,倒是坦然起来,关上门,往里走来,一点都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你,你快点出去,我,我要穿上衣服!”安小琳吞吐而又生气的说道。

    “哦?你……你要穿衣服吗?你手受伤了,不方便,我来帮你穿吧!”他又往前走了几步,脸上带着一抹深邃而又玩味的笑容。

    安小琳知道,他一定是看到自己没穿衣服,来了兴趣,想要看自己出丑!

    安小琳的脸都皱了起来,眉毛紧紧的拧成一个疙瘩,有些生气的对皇甫夜道:“你,你不许过来,我,我不需要你帮忙,我自己能脱,就,就能穿上……”

    “还是我来帮你吧。”皇甫夜走过去,毫不客气,一下子就拦腰将蹲着的她给捞了起来,在她耳边坏坏的笑道:“你这样裸露的躺在地上,可不就是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吗?我感受到了,女孩子不好意思也很正常,说起来,我很久都没跟你亲热了,是不是想我了?嗯?”

    低沉的声音,带着热热的呼吸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她立刻起了一颗颗的疙瘩,软软的似乎力气就去了一般,顺着他的力气被迫站了起来,又是羞恼又是无奈的说道:“我,我才没有,你不要胡说八道,皇甫夜,你快点放开我,我要先穿上衣服……”

    “都脱了,又穿上干嘛?脱来脱去的多麻烦,先办点事,办完了,我来给你穿……”他拖着安小琳往床榻的方向走去,羞人的话语一句句冒了出来,呼吸也变得沉重了,一边说着话,亲.吻就慢慢的袭了过来,落在安小琳的耳垂脸颊处,弄的她痒痒的不自在,全身都酥酥麻麻的,力气几乎已经没有了。

    “皇甫夜,我,我只是检查一下身上的伤口,你也知道我受了很多外伤怕留疤,还有,我,我的手很疼,不,不能跟你做什么,你放开我,呜……放开我。”安小琳快哭了。

    谁能告诉她怎么会这样?

    她应该锁门的,皇甫夜这个混蛋……

    推推嚷嚷之间,两个人已经靠近了床榻,安小琳的脚不稳,一下子就往身后倒去,皇甫夜稳稳的拖住她,慢慢压了下去。

    小山般的身体紧紧压住她,根本动弹不得,也不敢动弹,怕动了手臂的伤。

    “别动,我保证会轻一点,不弄伤你。”他在安小琳耳边粗重喘息,淡淡的说了那么一句话,然后,火.热的吻就毫无征兆的落在了她的唇畔……

    缠.绵的吻,似乎因为突然见到她的身体而变得格外的热情。

    不是温柔的,不是野蛮的,而是如火的热情。

    吻一落下,舌尖就扫进她的唇畔跟她的丁香小舌纠.缠,直吻的安小琳喘不过气……

    安小琳气急败坏,心里对他的愤怒和怀疑全都化成羞恼,伸出一只没受伤的手,拼命的推却着她,又是羞恼又是气愤的摇头躲避着他的吻。

    他一只大掌拖住安小琳的腰,一手固定她的脑袋不让她动弹,唇畔似要把安小琳的呼吸也一下下的吞入腹中……

    安小琳身体渐渐起了反应,更是害怕,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伸手给了皇甫夜一个巴掌……

    皇甫夜眼疾手快的抓住那只差点落在脸颊的手掌,亲.吻终于停了下来,错愕的看着安小琳:“你……你要打我?”

    以前跟安小琳亲热的时候,她最多拿拳头砸他胸口,这次直接一个巴掌要扇在脸颊上,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一下子停在那里,错愕而又不敢置信的看着安小琳,道:“你……真的这么排斥吗?经过这么多次,我以为你不喜欢,但也不至于那么排斥吧!”

    皇甫夜慢慢的坐了起来,体内的火一下子消散的无影无踪,情绪也慢慢的平缓下来,坐在床沿旁边,冷冷睨着安小琳。

    安小琳被他的眼神看的更是生气,眼泪就流了下来,觉得异常的屈辱:“你这个杀人凶手,凭什么要我跟你亲热?我从来就不喜欢跟你做,我是被你强迫的,你就是个强.奸犯!”

    “……杀人犯?”皇甫夜眼睛微微一眯,下巴抬了起来,冰冷的睨着安小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感觉……你应该不是因为天堂岛我杀的那个人才这么说的吧?说,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他的脸已经完全沉了下来,双眼紧紧的盯着安小琳,似乎要看透她的心思,让她无所遁形。

    安小琳还没穿衣服,被皇甫夜这样盯着,就如一盆冷水浇了下来,又是尴尬又是害怕,他冰冷的眼神,让她一下子就拉回了理智。

    可是糟糕……她话已经说出口了,皇甫夜似乎也不打算就这么算了,她该怎么解释?

    难道……问他是不是把楚年弄走了,甚至是不是像上次在天堂岛一样,把楚年给结果了吗?

    安小琳不敢,心里更是害怕的不行……

    她该怎么解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