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逆废材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变成废物
    寒风瑟瑟,白雪皑皑,只见天地之间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纷纷扬扬的从天上飘落下来,如柳絮,如鹅毛,如棉花一般,四周像是拉起了白色的帐篷,大地立刻变得银装素裹。

    整个万兽山脉好似披上了一层银装一般,这等天气,让得总是在这山脉狩猎寻药的佣兵,都穿上了一层厚厚的衣裳,吐着如烟雾般的哈气,艰难的走进山脉,身后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足迹!

    数万米的悬崖下方到处弥漫着浓浓的雾气,终日缭绕,让人看不透崖底是何种模样!

    让人想不到的是,悬崖下面,四季如春,鲜花,绿草,包围着大片的土地,高耸如林的树木林立在周围,时不时的还有小动物打闹戏耍,不过,却是没有妖兽的踪影!

    “嗖!”

    一只兔子一般大小的白貂一闪而过,毛茸茸的爪子里满是带有泥土的药草,一双黄豆般大小的眼睛里,雾气蒙蒙,白白的绒毛让得眼睛里的泪水打湿了一片!

    “唧唧!”

    在它的身旁,躺着一位满脸是血的少年,一头长发此刻变得颇为脏乱,一身干净的长袍此刻已经变成残破不堪,好几处裸露出来的肌肤都是伤痕,身上到处都是杂草和树叶泥土。

    这只小白貂非常人性化的咀嚼着它采来的药草,一处一处的抹着这少年身上的伤口。呆呆的望了他半天,毛茸茸的爪子不停地晃动他的脑袋,嘴里发出唧唧的叫声,显得极为焦急!

    似乎这少年还没有醒来的迹象,小白貂稍停了片刻,一双眼珠不住的转动。

    许久,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尖锐的小嘴突然咬破了爪子,唧唧的念叨着什么,顿时,鲜血直流,滴向少年的嘴唇,滴了好一阵之后,此少年的脑海里出现了断断续续的呼唤!

    “哥…大…大哥…醒醒…醒醒…”

    练习了好一阵子,才习惯了这语言,一道稚嫩的声音再次响在此少年的脑海里!

    “大哥,你醒醒啊,我是小白啊,大哥,我是小白貂啊!”

    此少年正是被打入悬崖的柳飘云,云雾下,一片片树林,正好阻挡了柳飘云飞落下来的速度,面部右侧也几近毁容。

    就这么呼唤了几天,其中,小白不停地寻找草药,帮助柳飘云恢复伤势!

    “呃!”

    一声轻微的痛苦之声响起,剑眉下,一双眼眸微微睁开,迷茫的看向上空的云雾,又侧头四处看了看!

    “大哥,你终于醒了!”

    小白正好赶了回来,看到柳飘云睁开了眼睛,兴奋的叫了起来!

    “谁?是谁在和我说话,嘶!好疼!”

    小白的一声呼唤,吓了他一跳,刚要

    起身,那股痛到骨髓,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得他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

    “大哥,是我啊,我是小白啊,成天跟着你的小白貂啊!”

    小白焦急的上前,一双乌黑的眼睛凑向柳飘云!

    “啊?你…你是小白?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咋还说上话了,我滴天呐!”

    柳飘云惊讶万分,小白居然出现在这里,并且还能开口说话了,难道它进阶为七级妖兽了?

    “大哥,我现在还是三级妖兽,只不过只能和你在脑海里交谈,在进阶到三阶中级的时候,我就学会了一种契约技能,只有和你签订了契约,就能在脑海里和你对话了!”

    小白耐心的解释着,这一番话说完,柳飘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假如真能开口说话,那可真就太逆天了!

    “大哥,你…你这身伤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显然,小白一直在此处历练,却是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柳飘云!

    “哎!一言难尽啊,算了,过去的事就不提了,对了,你一直就在这里历练吗?”

    “大哥,其实我本来不在这里,自从在宗门与你分别,我就在万兽山脉历练来着,不过,却是遇到了这里的一位强者,它可是七级妖兽啊,能翻天,能倒海,非常厉害,此处不远就是它的洞府,不过,它轻易不会让人接近的,它见我血脉特殊,对我非常关心,我便来到了这里历练,有很多东西都是它教我的!”

    “嘶!七级妖兽,那可是相当于人类武尊的修为啊,而且,头脑思维也绝不会低于一般的人类!”

    压制住心里的那种震惊,缓了缓神,随即看向身体的状况!

    “嘶,还真是凄惨啊,手骨碎了,脚断了,身子都快要散架了,幸好有小白的药草裹在上面,倒是还能轻微的动弹!”

    看向丹田的位置,此时,那玉佩静静地躺在那里,没有丝毫的光芒,也没有旋转,浑身更没有一点灵力,这,就意味着,此时的柳飘云,犹如当年一般,又变成了废物!

    回想着当时仙老说的话!

    “哎!小子,以后的路你自己走吧,我老人家看来要长期的离开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仙老…是我连累了你,放心吧仙老,我一定努力修炼,争取早日让您老醒来!”

    柳飘云重重的握了握拳头,坚定的目光露了出来!

    没有灵力,空间袋里的东西都拿不出来,灵魂力也是空空如也,无法动用,侧身看向小白,开口说道:“小白,麻烦你一件事,你帮我找一种名叫混元苓的草药,一会我给你此药的模样,哎!我现在是提不起一丝灵气,就如同废人一般

    ,只能靠这草药了!”

    小白重重的点了点头:“没问题的大哥,包在我身上,只要是有这种草药,无论在哪里,我都能给你找到,我现在就去了!”

    小白听完混元苓的描述,嗖的一下,飞向远方!

    柳飘云望着小白消失的方向,脑海里回想着落崖时的情景,瞬间脸色变得阴沉,露出一股疯狂成魔的表情,撕声竭力地低吼着,毫不理会整个身体发出的剧痛抗议,咬着牙,用那碎了的脚骨,折了的手臂,支撑在大地上,猛然站了起来!

    “历宏,欧阳丽娜,林崇……你们等着,老子一定会杀回去,崖上之仇,我日后必百倍奉还!”

    冷静过后,前方远处有一处水流,柳飘云此刻艰难行走着,将身体里每一丝力气,都抽了出来,用来支撑起他那根铮铮铁骨,就像蚂蚁搬家,像蜜蜂筑巢,一点又一点,缓慢的向前!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刹那,也许又是亘古如历史长河,终于是走到了小河旁,挺着撕心裂肺的疼痛,清洗着伤口,不过,柳飘云只要稍稍那么一动,都会有伤口迸裂,鲜血直流!

    透过清澈见底的河面,看到了倒映在河面的脸庞,几道深深的伤口犹如小蛇一般,缠绕在右脸上,作为药师的他,恢复过来倒是小菜一碟,只不过柳飘云暗自发誓,不报此仇,誓不恢复!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