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许你余笙静安好 > 第一百四十四章:顾先生的担心
    “医生她现在脱离危险了嘛,大概什么时候才能清醒?”顾余笙看着凉静了无生息的躺在那,就无法放心,总害怕她就这么离开了。

    “助眠药现在管控很严格,买到致死量还是比较困难的,而且这个也要看个体差异,很多年前我们接诊过吞服三百片助眠药的病人,经过治疗最终也脱离可危险。按照你的描述,服用大量的药剂在十几分钟之内人就会出现乏力等状况,既然在十点左右你和病人还曾对话未见异常,证明药剂是在之后服用的,按时间算,送来的还算及时,经过治疗,现在基本不会出现危及生命的情况。”

    “不过……”医生微微停顿了一下,语气一转,“至于什么时候清醒,我不敢跟你打包票,服用大量助眠药会对神经系统产生一定的损害,可能昏迷一天两天,十几天一个月,甚至有可能永远昏睡下去,或者是人清醒了但出现了什么后遗症都是有可能,这些都是不可控的,希望你们家属,也要做好思想准备。”

    顾余笙坐在那,久久回不过神来,所以医生的意思是……她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吗?顾余笙在病床前握着凉静的手坐了一整夜,稍微听到点动静,都是立刻看过去,想要看见凉静醒来,却一次次的失望。

    七八点钟的功夫,顾余笙打了个电话通知程佳凝和白慕楠,自己这边出了状况,暂时不去公司,才挂断,邢暖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哥哥,你和姐姐还没回来吗?昨天见你抱着姐姐出去,是哪里不舒服吗?”

    “已经……没事了。”只要还活着就好,顾余笙现在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还需要在医院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暂时不回去。”

    “是嘛,那就好。”邢暖应了一声,“哥哥你不是还要上班嘛,要不我去照顾姐姐吧,有我陪姐姐说说话,姐姐也不会无聊。”

    “不用了。”凉静现在要是能说出话来,倒是好了,“你好好休息吧……对了今天我也没时间回去送你了,要不你稍微等一下,我喊你慕楠哥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就好,哥哥你不用担心我的,你就好好陪姐姐吧。”挂了电话,邢暖变了脸色,听顾余笙的意思是要一直在那陪着凉静?自己那日住院,也没见顾余笙白天留在那,都是喊了护工过来照看……这凉静也不知道是真这么命大,还是根本就是她自导自演的一场戏!

    “肯定是装的,这么有心计的女人真是恶心。”邢暖推着箱子出来,转而想起了什么,上楼看了一眼,猫还在那藏着呢,见邢暖进来立刻凶巴巴的叫了一声。

    邢暖也没在意,退了出去从外面关上了门,“你那命大的主人死不掉,就饿死你这只讨厌的猫好了,我看他们一时半会回不来,我来看看你能熬上多久,是不是和你那主子一样命大能熬。”

    不过事实上,凉静也正如邢暖所说的那般命大,第一次车祸割到手腕,血流了那么多,她熬了过来,这次吞了近七十粒助眠药,睡到晚上八九点,就渐渐恢复了意识,睁开了眼睛。

    顾余笙一直没睡没吃甚至连口水都没喝,护士巡查时,看到他肿起的半边脸,询问了一下要不要帮忙处理一下伤口,才发现被凉静打的那两巴掌,着实不轻。指甲划过的地方还有些发炎,红了起来。

    可这点小伤比起凉静,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了,顾余笙只是说不用,继续抓着凉静的手,还好她的手渐渐恢复了温度,不像那时的冰冷,能感觉到她还活着。

    所以凉静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一只手无法活动,看向旁边,看见了红肿了半边的脸……这猪头是谁?察觉到凉静的手指动了几下,闭目养神的顾余笙立刻睁开眼看了过来,见凉静眼睛睁着还有点不敢相信,松开一只手在凉静面前挥了几下,“你是……醒了吗?”

    凉静这才通过另外半张脸和声音,分辨出这是顾余笙,想说话,却发现嗓子痛到不行,完全没有办法开口,只能勉强动了动脑袋,权当自己点头了。顾余笙这么坐了片刻,才意识到刚才凉静动了,猛地就起身,直拍床头的呼叫铃,“1101房,病人醒了,快叫医生过来!”

    由于顾余笙的动作太大,他做的那个方凳都被带倒了,嘭的一声响,震得凉静头晕脑胀的,意识慢慢清醒,她才感觉到自己不仅咽喉疼,胃疼的似乎更厉害,甚至于感觉五脏六腑都在痛,简直比她吞药那会还要难受。

    顾余笙给白慕楠打过电话之后,嘱咐他帮忙打电话联系了一下,所以医生都是在的,很快就到了病房,给凉静做了简单的检查,才表示只要病人醒过来了就暂无大碍了,但还是要留院修养观察几天,做个详细的检查,看药物有没有对其他器官造成影响才能出院。

    因为还需要禁食,顾余笙只是弄了点盐水,拿着棉棒给她擦拭着嘴唇,凉静看了几眼顾余笙,又移开了目光,自己还真是命大,这也能救得回来,还以为会在屋里挂掉,然后很久才被发现呢。

    见凉静躺在那一声不吭,顾余笙也是很紧张,生怕她还有想不开的念头,却也不知道自己如今能对她说什么,只能抓着她的手,守在旁边。

    凉静想要抽出手,但却是没有一点力气,加上咽喉和胃的疼痛,算是体会到了生不如死是什么样的感受。可偏偏清醒了,她还是那个什么都忍着的凉静,即便浑身难受,也一声不吭,自己默默忍受着。

    凉静虽然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但却因为疼痛,无法入睡,她不睡,顾余笙自然也不敢休息,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过了许久顾余笙轻咳了一声,“有哪里难受吗?”

    凉静张了张嘴,因为嗓子疼还是说不出话来,顾余笙都是不知道什么状况,“这种时候就别跟我闹脾气了,医生说可能会留下后遗症的。”

    凉静要是还有点力气能动弹,可能会在清醒的情况下给顾余笙一巴掌,谁闹脾气了,自己说不出来话好嘛,凉静又尝试着想要说,结果发了个音出来就觉得嗓子疼到不行,默默地又闭嘴了,还是不要搭理顾余笙这个脑残了。

    顾余笙觉得鼻子有些痒痒的,背过身去打了个喷嚏,看着凉静那模样,忽然有种不好的猜想,“你该不会是……说不出话了吧,药效导致你哑了?别急别急,有我在,我去找医生!”

    “……”顾余笙一直抓着凉静的手,就算是刚才医生进来检查也不曾松开过,现在因为要出去找医生才松了手,凉静却用尽力气反手抓住了他的手。

    顾余笙有些诧异,看着凉静抓着自己的手,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以为凉静是害怕,慌忙俯身安抚着她,“我不走,我只是去找医生而已,马上就回来。”

    凉静也是很心累,还真以为自己哑巴了嘛,为了防止顾余笙去干这种蠢事,凉静只能忍痛开口,“手机。”

    见凉静说话了,顾余笙才松了口气,所以刚才什么情况,不想搭理自己?见凉静要手机,顾余笙摸了一下,拿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你的手机我没拿,你要做什么,打电话?”

    凉静也懒得搭理他,虽然现在抬手打字也很累,但好过说话嗓子痛,开了备忘录,打了几个字,将手机递回去,顾余笙看了一眼,顿时囧了:说话喉咙疼,你能不能安静一会。

    顾余笙默默的把手机放到凉静的手边,方便她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打字,自己刚才是不是被嫌弃了?关心则乱,这不是医生说有可能会导致后遗症,刚才凉静又一直不作声,所以害怕嘛。

    见凉静眯着眼睛靠在那里,顾余笙也是一会默默她额头,一会拿盐水给她润润嘴的,之前那一幕真的是让他太害怕了。

    虽然凉静之前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也险些丧命,可自己赶到的时候,她已经在手术里了,出来时已经脱离了危险,虽然看上去也是沉睡着,但自己清楚她会醒过来。不像是刚才,自己不知道下一秒她会怎样,那种恐惧,快要把他逼疯了。

    看着顾余笙照顾自己的模样,倒不像是那次车祸,坐在那一脸冷漠,除了第一天露面了,后来就不见了踪影,反倒是一副好丈夫的模样,这又是在干嘛?凉静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因为见识了顾余笙的冷漠,好像他如今怎么做,自己都无法相信他了。

    一直到后半夜,凉静才慢慢的又睡着,顾余笙也不敢去陪护床,担心自己听不见动静,她又出什么事,就趴在病床边,抓着凉静的手休息,这样凉静若是醒了,稍微动一下,他就能及时的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