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老板这时候也有些骑虎难下,不由得心里深思,难不成自己被人当枪使了。

    要知道他也是无意中撞到了金会长和管事私下的谈话,还看到了那些生丝,才会心中先入为主的觉得陆见安不地道,在这个时候发这种不义之财。

    况且他们程家刚刚翻身有了底气,才会觉得要给这个无名小子一个狠狠地教训,并且为凤山县除害。

    谁成想现在这么多人跳出来护着陆见安。

    这才有些奇怪了。

    陆见安不是就是个丝坊老板吗?

    怎么王老板,这些小丝坊老板都跳出来护着,要知道他们可是大丝商,这些人一向不敢得罪他们程家的。

    要不然以后日子可是很难过的。

    谁知道居然有人跳出来不惜和程家撕破脸也要护着陆见安。

    程老板深思。

    扭头看着金满银,那目光含着不善。

    金满银哪里还能不知道,程老板这是怀疑自己借程老板的手清除异己呢。

    立刻站出来,这个时候不说明白了,得罪了程老板,他们今年的生意恐怕要泡汤,再说了他可是得到消息,程家可是今年是皇商供奉的热门得主。

    他万万得罪不起。

    “诸位,诸位,听我一言,这事情是和我金某有关,我用豆腐渣养的蚕,结茧之后缫出来的丝现在的确是不太好,正好无意中被程老板见到,才会抱打不平的。

    陆老板,这事情我本来想着压下来,也不想因为这个人坏了你的名声,我家的蚕就是买的你们陆家豆腐坊的豆腐渣养的蚕,没想到现在会这样。

    来人,把我们家的新生丝拿上来,给诸位老板看一眼,免得大家误会是我们金家不地道,要坏了陆师傅的名声。”

    不大一会儿功夫,金家的掌柜的端了一个托盘进来,上面盖着红绸布,这是规矩,生丝的样品都要盖着红色的绸缎,以示对蚕神娘娘的敬仰和尊敬。

    所有人的目光落在托盘上面,不少人有疑问,主要是行会里用陆见安豆腐渣的人不在少数,一个个蚕茧结了茧!也都养起了第二茬,谁也不想等到后面比别人差一步。

    毕竟一季蚕茧可是一季的银子,有银子不赚那不是脑子有坑。

    生意大家家家户户现在蚕棚里还是今年的新一茬蚕,有一些蚕茧还没有开始缫丝的,心里其实也有些打鼓,毕竟结果是什么样的,他们也没数。

    难不成真的有问题。

    要知道一出问题,可不是一户两户,这可是凤山县几千户的丝坊,要是出了大事,那是要死人的。

    于是一个个目光烁烁盯着托盘。

    程老板一看到这个托盘!倒是放心了让,他就说金满银怎么可能不借机踩两脚陆见安。

    “来来,掀开看看!让诸位都看看,免得让大家说我这个老前辈不厚道,不爱护一个晚辈。”

    程老板当仁不让的掀开了红绸,立刻一盘生丝展现在众人面前。

    金家掌柜的立刻端着托盘让众人仔细的看看!一个一个的在满场的老板面前一一走过。

    金满银苦笑,“陆老板,实在对不住!这件事我本来也不想说出来,觉得说不准是我弄错了什么,可是没想到,还是弄到现在这个地步。陆老板见谅。”

    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因为眼见为实。

    这一盘生丝看起来的确是太拿不出手,断头接头多的已经有些惨不忍睹,这样的生丝拿出来的话!别说这些大丝商,就是那些小丝商也不可能买回去的。

    这买回去不是砸自家牌子啊。

    “没想到,是真的?”

    “天啊!我家的那些干茧可还没有缫丝呢?要是都是这样,那就只剩下哭死了。”

    “我家也是啊,现在还在库房里搁着呢。”

    “这可怎么办?”

    “陆老板!你得给我们一个说法!”

    “这样子的生丝,白给别人恐怕也没人要啊!”

    “这不是坑人啊!”

    “嚷陆见安给一个说法。”

    “就是,这不是害了多少人啊!”

    不少人已经由惶惶不可终日渐渐演变成愤慨,和愤怒,毕竟和银子有牵扯!家家户户都有利益相关,立刻事情就演变的不一样起来。

    金满银垂眸,安静的扫一眼陆见安,少年居然稳稳的坐在椅子上,一点慌张都没有。

    倒是颇有些气势。

    金满银有些不安。

    陆见安可是几次交手,不是个好对付的人。

    现在难不成还有什么后招?

    可是再有后招也没用,自己可是实实在在用的陆见安的豆腐渣。

    王老板站出来,“诸位!诸位,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大家先不要着急,这件事恐怕真的有误会,我王鼎用我王家几百年的信誉保证,我们王家绝无偏袒任何人,陆老板的干茧,我们家不比你们任何人家少,而且很负责任的说一句,我们家的干茧已经缫丝了,绝对没有这样的结果。

    诸位要是不相信,来福,给我去把咱们家的生丝拿来,让大家看看。”

    王老板跳出来也是有信心,金满银拿出来的生丝,他一点都不相信,要知道王老板多老谋深算,豆腐渣养的蚕,质量怎么样,不实践一下,这就太对不起自己这么多年经商的经验。

    第一时间,他们家的师傅就上手缫丝了。

    拿到的生丝质量上乘,比起往年的生丝要高一个等级,而且韧性更好。

    他还问过了不少和他一样的丝坊老板,这些人都是人精,怎么可能不试一试。

    得到的答案可是一样的。

    几家都是一样的生丝质量上乘。

    所以王老板有理由相信,金满银是耍诈,想要坑陆见安。

    这个时候王老板自然要站出来。

    雪中送炭不容易啊。

    金满银蹙眉,王老板似乎最近蹦跶的太厉害了。

    这是要干什么。

    难不成拆自己的台?

    王老板还以为这样就能抱着陆见安的大腿,和锦衣卫扯上交情?

    可是金满银有底气,自家的豆腐渣可是买的就是陆家豆腐坊的豆腐渣,说出大天去,那也不是他们的问题,就不相信还能睁着眼睛说假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