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穿越历史 > 神圣罗马帝国 > 第七十三章、画大饼的新高度
    出了凡尔赛宫,亚历山德罗维奇已经没有了游览的兴致,显然这次巴黎之行并不顺利。

    拿破仑三世向俄罗斯释放善意,只是为了单纯的政治需要,向欧洲各国示威,并不意味着法兰西就真的要拉拢俄罗斯了。

    没有《法兰克福和约》的屈辱,高傲的法国人还看不上俄罗斯这个落魄的野蛮人。

    尤其是英法奥三国结盟后,法兰西外交上的压力也不复存在,全世界再也找不到一个让他们认真对待的敌人,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亚历山德罗维奇出访巴黎之前,圣彼得堡政府还是寄予厚望的,企图利用法国人拉拢俄罗斯的机会,获取资金上的援助。

    现实非常的残酷,高利贷帝国的钱也不好拿。银行家们都是精明的,尤其是对丧失了信誉的沙皇政府。

    就连事先承诺的五亿法郎贷款,现在都出现了问题,法国人要求他们拿金银做抵押。

    不要觉得奇怪,亚历山大二世也在进行货币改革,只不过迈出的步伐很小,现在法国人就在打他们储备金的注意。

    自从亚历山大二世改革后,发展工业、兴修铁路、农业改革成为了政府的三大战略。

    计划虽然好,可这都需要资金支持。因为战争的缘故,导致了俄罗斯帝国金银大量外流,造成自有资本严重匮乏。

    沙皇政府想出来的办法是吸纳外资,遗憾的欧洲银行都拒绝向他们提供贷款,就连投资也非常的谨慎。

    亚历山大二世改革比历史上要好一些,隔壁有一个现成的例子可以学习。别的问题都可以想办法,唯独筹钱学不了。

    奥地利发展到现在这一步,中途都几次对外发行债券,募集了数亿神盾的资金。一直到现在,维也纳政府每年都要偿还上千万神盾的债务。

    因为信誉的缘故,沙皇政府根本就借不到钱。就算是拿路权、税收抵押都没有任何作用,沙皇政府说赖账就赖账。

    当年迫于债务危机,亚历山大二世不得不宣布债务违约,现在的后遗症就爆发了。

    并不是说亚历山大二世的决策不对,要是不赖账的话财政就会被外债压垮,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说白了,就算是不赖账,他们也借不到多少钱。银行家太精明了,根本就不会借钱给没有还款能力的主。

    原时空法国人借钱俄国人,那是被逼无奈。国防压力太大,必须要拉拢盟友分担压力。

    法国在进入19世纪末期后综合国力突然掉了队,就有这方面的缘故。政府把大量的钱借了出去,国内发展的资金就少了。

    现在不用考虑,法国人肯定不会爆肝支援他们的。就算是放高利贷,法国人也只会借钱给有还款能力的主。

    比如说奥地利,现在就欠了法国人一屁股债。又是发展本土,又是开发殖民地,仅凭维也纳政府的财政收入肯定是不够的。

    奥地利的民间资本积累也不够丰富,这种背景下弗朗茨自然是借外债了。当然,并不是单纯的国际贷款,绝大部分债务都是以债券形式存在的。

    这里面的大部分债券,都是以项目为名筹钱的,债务并不都是维也纳政府的。

    就和美国人借钱修铁路差不多,把铁路抵押给英国银行,用借出来的钱建设铁路。

    万一遇到经济危机,铁路公司破产了,英国银行也就被套牢了。

    奥地利的很多项目也是如此,欠了银行一大笔债务,又向民间发行了一堆债券,政府投入的仅仅是启动资金。

    反正这些项目都是标准的商业化运营,万一出现了意外,大不了就是一家企业破产。

    经济上的靠拢,也是英法奥三国结盟的一个重要因素。从全球化的角度来说,只要英法发生了经济危机,奥地利都会受到牵连,反之也是亦然。

    想要摆脱这种局面,其实也很简单,就一个字——等。等国内的民间资本完成了积累后,就不需要再去外面借钱了。

    大家也是各取所需,一方资本过剩急需输出,另外一方发展需要缺乏资金,双方正好进行合作。

    原时空美国人就是这么发展起来的,如果没有世界大战,他们也没有那么快翻身,由债务国变成债权国。

    当然,债务国和债权国并不是绝对意义上的。国内的企业外国银行的钱,国内的银行也有走出去发展的,同样也在对外发放贷款。

    即便是俄罗斯帝国资本匮乏,同样有银行在向海外输出资本。这都是正常的经济活动,主要还是为了利益。

    搞清楚了法国人的立场,亚历山德罗维奇没有继续纠缠下去。在参观了法国的工业后,他直接乘船前往伦敦。

    这次他放松了,沙皇政府可没有幻想从英国人手中获得贷款。除非英国的银行家脑子进水了,不然这种情况就不可能发生。

    总不能指望伦敦政府帮忙担保吧?双方可是敌人,即便是俄罗斯帝国没落,在英国人的竞争对手中排名已经靠后,前期积累下来的仇恨也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

    况且,普鲁士和波兰都是英国人的小弟,那怕是为了不让手下人寒心,也不能这么干。

    ……

    俄国人的外交行动,还是引起了普鲁士王国的重视。即便是没有了俾斯麦,威廉一世仍然驾驭住了普鲁士王国。

    经过一系列的政治斗争后,因为战争短时间联合起来的容克贵族,现在已经四分五裂。

    比如说:工业容克、金融容克、作战容克、宫廷容克、议院容克和乡村容克。

    手下人不再是铁板一块,国王的权利自然也就巩固了。普鲁士王国的政治开始回归正常化,军方的势力还是非常大,却也不再是一家垄断。

    内部形成了新的权利平衡,威廉一世将目光投向了欧洲大陆。作为敌人,对俄国人的一举一动,他都是了如指掌。

    俄国人想要通过外交活动,摆脱被孤立的局面,威廉一世自然不能答应了。

    柏林王宫中,普鲁士王国军政高层齐聚一堂,商业如何破坏俄国人的这次外交行动。

    “俄国皇储这次欧洲之行是受法国人邀请的,法俄两国之间肯定存在着利益交易,不过两国结盟的可能性不大。

    英法奥三国已经结盟了,这个时候法国人没有和俄国人结盟的基础。法国人拉拢俄国人应该是自抬身价,想要在三国同盟中拿到更重的话语权。

    现在俄国人最缺的是钱,而法国人又有大量的资本,亚历山德罗维奇首先出访法国主要目的应该是为了贷款。

    从经济上出发,现在沙皇政府的信誉已经完全丧失,没有哪个银行家会傻不**的借钱给他们。

    俄国人唯一的希望是通常政治利益交换……”

    听着外交大臣麦克凯特的夸夸其谈,威廉一世眉头紧锁,不光是俄国人缺钱,普鲁士现在也缺钱。

    柏林政府的财政情况,甚至比沙皇政府还要糟糕。起码俄国人赖账了,不用再偿还债务,而普鲁士却必须要承担沉重的债务。

    最近几年,普鲁士王国跑去奥地利讨生活的人日渐增多,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税务负担过重。

    为了偿还债务,柏林政府不得不增加国内民众的负担。承受不了的民众,就撒丫子跑路了。

    威廉一世可不敢阻拦,跑路的大都破落户,在国内丧失了生计,留下来就是一个隐患。

    要不是可以就近移民,普鲁士国内就要狼烟四起了。打赢了俄罗斯帝国带来的只是荣耀,新扩张的土地短时间内无法转化为财富,尚且处于投入阶段。

    民众们没有获得实际意义上的好处,仅仅一个大国地位,还是欺骗不了肚子。

    当然精神上的收获还是很有用的,即便是大家的日子不好过,民众们对政府的支持度还是很高。

    就算是混不下去了,也只是移民离开,没有跑去闹革命。

    这方面和日本有些像,只不过日本没有泄洪窗口,肚子饿急了还是要闹事的,比如说抢米。

    威廉一世打断道:“外交部有什么计划?不管俄国人有什么目的,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只是破坏。”

    不需要任何理由,敌人要干的事情,让他们干不成就对了。

    沙皇政府的内部改革,他们插不上手,但是国际外交活动,普鲁士却可以捣乱。

    和别的国家比外交手段,威廉一世没有信心,但是和俄国人比,他还是有把握的。

    停顿了几秒钟,外交大臣麦克凯特回答道:“陛下,俄国人想要从外界获得资金的可能性不大,最大的政治目的应该是改善同各国的外交关系。

    现在法俄靠拢,也刺激到了维也纳政府。时至今日,俄奥同盟已经不能给奥地利带来政治利益,在外交上反而是一个负担。

    距离俄奥同盟结束已经没有几年时间了,外交部计划放大他们之间的裂痕,不让俄奥两国续约。”

    破坏俄奥同盟对普鲁士王国意义非常,这直接关系到了下一次普俄战争的胜负。

    首相毛奇摇了摇头说:“这还不够,俄奥同盟不仅仅是政治利益,还伴随着大量的经济意义。

    现在的俄罗斯帝国,几乎就是奥地利的商品倾销地。奥地利独自占据了俄罗斯进出口贸易总额的63%,这么大的利益维也纳政府不会轻易放手。”

    利益永远是最好的纽带,在利益面前没有什么是不能够妥协的。即便是俄奥两国存在着不小的冲突,可是看在利益的份儿上双方依然保持着盟友关系。

    外交大臣麦克凯特解释道:“没错,首相阁下。但是我们也要看一组数据,最近几年俄奥贸易总额在持续下降中。

    沙皇政府正在努力摆脱经济上对奥地利的依赖,为了发展国内工业,俄国人已经多次提高了关税。

    如果不是俄国工业实在是太落后,产品没有市场竞争力,奥地利人也保不住现在的市场份额。

    亚历山大二世推行的大开荒运动,已经出了成果,今年俄国农产品滞销成为了定局。

    俄国皇储这次欧洲之行过后,很有可能对英法开放国内市场,换取国内的农产品能够进入国际市场。

    奥地利在丧失了对俄国市场垄断后,还要面临俄国农产品在国际粮食出口市场上的冲击,两国关系肯定会大受影响。

    现在俄国人和英法达成了协议越多,奥地利损失的利益就越大。短时间或许不明显,三五年后这个变化就非常明显了。

    只要让奥地利人看到更大的利益,抛弃俄奥同盟也不是不可能。

    比如说:

    让他们相信,只要在下一轮普俄战争中我们赢得了胜利,他们就可以获得乌克兰地区和俄属巴尔干半岛,断绝俄国人的粮食出口通道。”

    众人脸色大变,显然被麦克凯特的惊人言论吓倒了。

    室内突然安静了下来,只剩下了众人的呼吸声,还有隐隐约约的心跳声。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