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伏锦传 > 第四十三章 风浪再起(四)
    孙辅伏地回道:“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她是个寡妇,生得很美,一开始她声称与我从兄相识,辗转到庐陵遇险,我便帮了她两分……后来我才知道,她竟然是校事府的人。”

    “曹孟德许你何等条件。”

    “也未许何高官厚禄,只许诺定不会杀戮我等。若是仲谋他也愿意接受朝廷安抚,便也不会为难于他……”

    “不杀?你从兄浴血七载,辗转数郡,为的便是有朝一日,他的母亲与弟妹能得一个不死吗?”

    听了周瑜这一问,孙辅将头埋得更低:“可从兄去世了,曹丞相已在官渡大胜,距离挥军南下之期已越来越近,若是曹操真的杀来了,我们怎么办?我孙国仪难道便是贪生怕死之辈吗?还不是为了族中众人能得以保全,才出此下策……庐江太守李术已不再听仲谋的号令,接纳无数叛众。周都督虽有韬略,但你能保证,若曹丞相率军杀来,定能守住此地吗?”

    周瑜本还念着孙辅是孙策的从弟,听了他这一席话,再无半分怜悯,霍地站起身,一字一句道:“曹军敢来,我便敢打,且必破之。今日便到这里吧,他日我若还有疑窦,再来询问于你。”

    语罢,周瑜起身离开,往将军府找孙权去了。孙权正因李术之事气恼,见到周瑜,他招呼道:“公瑾大哥,你先前说让我看准时机,再图一战,现下李术自找死,接纳叛众,还讽刺我没有德行,如此可以算作出兵立威的良机吗?”

    周瑜想也不用想,便知道李术之叛必定也与曹操有关,也不知曹操许他什么好处,让他毫不迟疑地背弃旧恩:“自然是良机,可主公还需多加筹谋,万务授人以柄。现下官渡战罢,曹操势大,未免南北两线为战,主公需得师出有名。”

    孙权思量片刻,回道:“你的意思是……严象?”

    严象乃曹操部将,曾举孙权为茂才,被李术所杀,孙权明白了周瑜深意,即刻修书一封遣人送与曹操,便称要为曹操讨伐李术,而后留周瑜镇守姑苏,亲自率部征讨庐江去了。

    是日乃周循满月之日,因为孙策丧期,周瑜未曾操办摆酒,却还是有不少人闻讯前来道贺。

    大乔亦带着琼儿与绍儿来到府上,在暖阁里与小乔闲话。小乔抱着循儿,对大乔道:“姐姐,这两日我才想起来,这循儿的名字与绍儿倒是一个意思,若说这名字是周郎取的便罢,偏生是从父取的,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呢。”

    “有意也好,无意也罢,看着这几个孩子,我心里好受多了……只是孙郎遇伏之事,仇雠只怕比我想象中厉害得多,琬儿,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到那一日,撑到看到小叔与周都督为孙郎报仇……”

    “姐姐别乱说,姐姐才二十出头,身体康健,怎会等不到呢?我相信周郎,即便……仇雠再强大,周郎也一定可以克敌制胜的,姐姐也要相信我,相信一定能大仇得报啊!”

    牙牙学语的孙绍忽然抬起小手,轻轻揩去了大乔小脸儿上浅浅的泪痕,大乔心下更痛,将孙绍牢牢地抱在怀中,忍泪道:“不说这些了,我也不希望小叔和周都督急于求进,再中奸人的计。琬儿,你才出月子,身子也太单薄了些,府里的饭不合口味吗?”

    这些时日,小乔听说了孙辅李术之事,知道姬清与长木修仍在活动,不免心惊,连日来吃不下也睡不着,万般忧心。长木修恨孙策,亦恨周瑜,他城府深沉阴险诡诈,不知何时会再行起祸端。小乔相信周瑜的能力与才华,却惧怕小人的暗害,且不见孙策这样威震八方的英雄豪杰,便是死在了竖子手中?

    可这些事,小乔既不能与周瑜说,亦不能与大乔说,只能自受煎熬,她垂眸浅笑,搪塞道:“有时会听到循儿在乳母房里哭,我便急得睡不好觉,自然就瘦了些。我的饮食都是婶婆在做,很对我的脾胃,姐姐不必担心。”

    话虽如此,大乔还是少不得好一阵叮嘱,过了午后,忽然下起了鹅毛雪片,大乔便带着孩子们回府去了。未几乳母又抱了循儿去休息,小乔便独自一个坐在暖炉前烤火。周瑜不知何时走进了房来,上前拥住一脸寂落的小乔,低声问道:“夫人怎么了?这几日一直闷闷不乐的,可是有什么心事?”

    小乔忙敛了神情,轻笑摇头道:“我哪里有什么心事,不过是有些疲累了,客人都送走了罢?”

    “都走了。你才出月,又赶上天凉,哪里都去不了,一定闷得够呛罢?若是实在烦闷,过两日,我带你出去转转,如何?”

    面对爱人,小乔再难克制情绪,蓦地回身紧紧环住周瑜的脖颈:“我哪也不想去,只想与你待在一处……”

    周瑜一怔,旋即用力将小乔抱在怀中,轻轻拍着她瘦削削的蝴蝶骨:“莫怕,我一直都在,我不会中贼人的奸计,更不会再让他们能伤到我们分毫。”

    小乔什么也没说,周瑜却还是明白了她隐隐的害怕,小乔感动里夹杂着几分心思被戳破的羞涩,小声道:“从心悦你那日起,我就知道,你是万人之英,心里装着雄韬伟略,我不当用儿女之情束缚你,可是周郎,自从姐夫去后,我真的忍不住会害怕……”

    “心里装着韬略,更装着你啊”,周瑜拍着小乔的瘦背,在她耳畔低语安慰,“我全部的智计,都给了这片江山,全部的情思,都给了你和我们这个家,琬儿,莫怕,你既知我懂我,便知道我乃筹谋深广之人,虽然我一心为伯符报仇,但一定不会以身涉险。所谓 ‘行百里者半九十’,敌人越凶悍强大,我便越要筹划精密才是。”

    夫妇二人正交颈低语,忽闻门外有小厮喊道:“都督!庐江来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