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 第八百零零六章:啊啊啊啊!
    温守玉等人布置且驱动移形换影传送阵法,将门人再次带出云舒儿的雾阵,又不知逃了多远,待得停了下来,居然身处一片荒漠之中。

    烈焰当头,晴空万里,干燥的沙子就像地毯一般覆盖了大地,强光灼烤着黄沙,地表热浪滚滚,极目远眺,远处的景色有些扭曲晃惚。

    在沙漠里除了长有几株六尺来高的仙人掌,再无一丝青色。

    有一只小型的褐色皮肤的蜥蜴不惧针刺,正在贪婪地撕咬吞食着仙人掌,突然有人骤然现身身侧,吓得他甩着尾巴迈开四条短腿一顿狂跑。

    蜥蜴跑到远处的一处沙丘上,方才停了下来,回转身来,眨着眼睑,转动着凸出的大眼睛,凝视着温守玉等人,吐着分叉的舌头,进行散热,稍顿,转身即走,消失在沙丘的后面。

    左传荣四下一瞥,瞅着荒凉死寂的漫漫黄沙,讶然叫道:“咦!怎么跑到怎么个鬼地方来了?”

    邱泽大汗淋漓,喘息如牛,没好气叫道:“左舵主,我们第一次驱动传送阵法之时,是没有进行定向传输,随意找个落脚的,而这一次我们驱动传送阵法是在精疲力尽的情况下进行的,根本没有能力进行定向传输,所以,咱们现在能够逃出敌人的魔爪,实属万幸,你就不要挑三拣四,叽叽歪歪了!”

    左传荣被邱泽埋怨了一句,脸颊微热,甚是尴尬,讪讪一笑,歉然地道:“邱兄勿怪,失言失言!”

    另一个人连忙笑着叫道:“邱护法,辛苦了,辛苦了,回头我们请您喝酒,以表感谢,以表感谢!”

    邱泽微微颔首,没有吱声。

    温守玉见邱泽等那些知晓布置传送阵法的人,虽然累的是汗淋夹背,一脸疲惫,但是,他犹豫一下,还是硬起了心肠,咳嗽两声,大声叫道:“邱护法,我虽然知道你们很是辛苦,但是,为了摆脱敌人的追杀,咱们还得继续布置移形换影,继续逃命!”

    虽然都会布置阵法,但是,个人的修为却有高低之别,玄力有深浅之分,所以,再次布置逃生阵法,对于邱泽等玄力精纯之人倒也罢了,而对于那些玄力稍弱之人来说,却显得有些力所不逮了。

    有人听了温守玉之言,一愣,即儿,耷拉着脸,一脸的苦逼,叫道:“阁主,还要来,我都…………?”

    左传荣瞪着那叫苦之人,叫道:“你不肯布置阵法进行逃命,你是不是想给敌人雾阵里面的猛兽当点心呀?”

    对方听得左传荣之言,一下被击中了软肋,神色一滞,登时就没有脾气了,连忙头重脚轻地走到自己的阵位上继续跟大伙一起布置阵法,继续逃生。

    稍顿,阵法布置完成,大家一起发力,嗖的一声,传送大阵这回将温守玉等人传送到极寒之地。

    白雪皑皑,千里冰封,雪峰高耸入云,欲与天齐,寒风呼啸,刮的皮肤生痛,两只岩羊,一子一母,缩在崖壁上向脚下探视,一只成年公羊正在崖壁上凸出的岩石上,

    谨慎地跳跃着,慢慢地攀向它的妻儿。

    有两只不惧风雪的老鹰张开庞大的翅膀,在峰顶上上下翻飞,不停盘旋着,嘴里不时地发出一声尖锐响亮的鹰啸。

    左传荣骤然遭到寒气的侵袭,身子被冻的哆嗦一下,呼着白气,瞥了四周一眼,眉头一皱,一脸嫌弃,叹息一声,喃喃低语:“唉!难道真的如此倒霉,这跑来跑去,不是落在沙漠里,就是落在雪地里,难道就不能落在一个气候宜人,让人呆得舒服的地方吗?”

    一个布置传送阵法的人,累得不行,听了左传荣的抱怨,心头火起,眉头一皱,怒视对方,沉声呵斥:“左传荣,咱们现在是在逃命,不是在教坊司去狎妓,那来那么多的要求了,我们这些抬轿的都没有怨言,而你一个坐轿的却在这里挑三拣四,叽叽歪歪的,你他妈的还有没有良心呀?”

    左传荣一向嘴贱,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想要指责谁,听得对方的怒怼,觉得对方有点小心眼了,眉头一皱,心中不快,连忙辩解道:“我、我只是随口一说,抱怨一下这糟糕的天气,没有指责你们的意思,再说了,我知道你们辛苦,但凡我若是知道布置传送阵法,我就自己动手了,又怎么会劳烦你们呀!”

    一个定坤阁的人,在后面扯了扯那个怒怼左传荣的人的衣角,压低了声音,劝慰道:“老程,算了算了,大家都是同门,以和为贵,少说一句,少说一句!”

    对方听得劝慰,瞪了左传荣一眼,嘴唇蠕动一下,却没有发出声音来,终究还是忍住了。

    有人问道:“阁主,咱们还要不要继续驱动传送阵法,进行逃生呀?”

    一些为了启动传送阵法而耗费了大半生玄力,累得几乎虚脱的人,听得询问,齐刷刷地瞪着那询问之人,眼中闪烁着一丝恼怒,若非强行忍耐,差点便要给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家伙,甩出一个耳光了。

    温守玉听得询问,为了保险起见,按照他的本意,他还是想能够继续布置传送阵法,再来一次阵地转移,可是,当他瞥了邱泽一眼,见对方眼神黯淡,脸色苍白,大汗淋漓,身子颤抖,于是,便将心中的想法给压下去了。

    温守玉摇摇头,淡然一笑,朗声叫道:“不用。我们先跑,本就占了先机,又连续转移了两次场地,我想敌人就算有些手段,应该没有办法找到我们的吧!”

    “嘻嘻!姓温的,你们虽然跑的很快,但是两条腿的蛤蟆怎么可能跑得赢四条腿的鹿子,谁说我们追不上你们了,我们现在这不就追来了吗?”

    随着翻翻小屁孩的一声嬉笑,嘭的一声,一座白雾大阵又骤然出现了,将定坤阁的人死死地围为了阵法的中央。

    啊!

    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

    定坤阁的人见自己都想的这么周全了,都这么努力了,连续转换了两个藏身之所,转瞬又被敌人追了上来,一愣之下,待得回过神来,又惊又愤,

    又怒又怕,心里登时那是一万个啊啊啊。

    温守玉瞅着敌人围困了己方的慢慢逼上来的雾阵,眉头紧锁,面色铁青,咬着嘴唇,脸肉抽搐,心里是一万个,妈的,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翻翻虽然藏身雾墙里面,但是,却能够将雾墙外面所发生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至于温守玉等人那死了婆姨的苦逼相,自然也被它尽收眼里了。

    翻翻心情愉悦,嘻嘻一笑,又扯开嗓子,语气之中透着得意,叫道:“啧啧!温守玉,难道你们就不能跑快一点,跑远一点吗,本少爷可是等了你们好一阵子方才迈步追赶的,可是,没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又让我们找到你们了,你们连这躲迷藏的游戏都不会玩,咋怎么没用呢?”

    温守玉等人见翻翻说话阴阳怪气的,语中满是揶揄与讥讽之意,虽然心里不爽,却也无奈,只得双眼冒火,将牙齿咬的吱吱作响,没有吭声。

    插一句,真心不错,值得装个,竟然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翻翻又道:“温守玉,本少爷说了,我会给你三次驱动传送阵法,进行逃跑的机会,你们现在已经浪费了两次机会了,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请你们继续布置传送阵法,赶紧逃命吧!”

    左传荣念头闪烁,麻起胆子,问道:“如、如果我们再逃一次,却依然没有摆脱你们的追捕,你们究竟想要把我们怎么样?”

    翻翻犹豫一下,咳嗽两声,声音里透着严肃,沉声叫道:“本少爷这次带来的这些宝贝们,可都是饿了几百年的老怪物,它们现在都快饿疯了,是非常地馋肉,若是让我再次抓到你们的话,我就让它们大快朵颐,饱餐一顿!”

    雾墙里立即此起彼伏地传来一阵异禽猛兽的嘶鸣与咆哮之声,似乎对翻翻之言在进行着呼应一般,声音狂暴,透着嗜血的凶残。

    左传荣听得翻翻之言,耳中被输入了异禽猛兽的嘶鸣与怒吼,心头一颤,害怕之极,脸色刷的变得惨白,声音发颤,带着哭腔,轻声地道:“阁主,开、开始吧!”

    温守玉实在不愿意被敌人掌控节奏,牵着鼻子走,但是,无奈对方手段太过诡异,太过了得,己方都没有见过敌人的真身,便纷纷中招了,如此这般,自己就算想找对方拼命,也是找不到人啊!

    温守玉为了自己,也为了门人的安危,别无选择,只得点了点头,脸色阴沉地走到自己的阵位上,率先抽出长剑,插入地下,默念咒语,开始布置移形换影。

    邱泽愁眉苦脸,无精打采地向那些知晓布置传送阵法的,但是,已经被耗去大部分玄力的,快要成了强弩之末的人,谜语传音:“诸位兄弟,若是不想成为野兽的点心,那就继续拼命吧!”

    那些人见阁主以身作则地布置阵法,又听得邱泽之言,无可奈何,只得一脸苦笑,摇了摇头,强撑虚弱的身子,透着沉重的双腿,走到自己的阵位上,再次布置驱动传送阵法。

    这一回,温守玉等人向阵眼里注入了数次玄力方才驱动阵法,再次将他们带出了云舒儿的雾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