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 第1727章 军婚燃烧7
    宁舒跟宋轶那边保持联系,跟宋轶汇报其他队伍的情况。

    宁舒说道:“这一定只是试探,因为其他队都没有拦截到人,恐怕是犯罪集团为了剔除奸细设的局。”

    把奸细除了,后面做什么都无须顾忌了。

    只怕潜伏的卧底已真的危险。

    战战兢兢的,可能被迫吸食毒..品,还要传递消息。

    卧底真不是人干的事情,心智的煎熬,盘旋其中,稍不注意身家性命就没有了

    所做的都是为了家国。

    这么看来,乌静的工作也不算多么幸苦。

    宋轶紧紧抿着嘴唇,神色坚毅,最后说道:“你用我的名义跟上面打报告,派给我一些人,打算来一场黑吃黑的戏,起码得保住某些人。”

    宁舒嗯了一声,开始打报告,同时宋轶向上司申请。

    如果知道后续这么麻烦,当时就不该劫车。

    狡诈的犯罪份子。

    这六个司机不过是投石问路的石子而已。

    宁舒对抱着电脑不撒手的小九说道:“我们得去帮队长。”

    小九头也不抬:“哦,怎么帮?”

    宁舒摸着下巴沉思,是啊,不知道该怎么帮,而且还不知道宋轶她们在锦..州什么地方交接。

    宁舒想了想,跑去折磨两个司机。

    感觉两个司机是外围人士,知道的少之又少。

    而且每运一次,就有将近几万的收入。

    像这样夹带私货的货车司机还不少呢。

    所要做的就是避开警察,如果被逮住了,那就是活该。

    丝毫动摇不了国外的犯罪集团。

    这是一个比较悲伤的事情。

    国家只能加大打击力度,不然这些东西流入国内。

    宁舒也不能做其他的事情,只能把两个司机看好了,顺带看看四个人的尸体,包括衣服和鞋子,还有肤色。

    制毒的是热带地区,那个地方湿润潮湿,就是罂.粟花生长的天堂。

    为了生计,那些人拼命地种植罂粟,而这些东西,又被用来做出这种东西。

    这些司机的肤色很黑,像是热带地方的人,宁舒对照他们的身份证。

    有些运毒的人,其实是本国人,在国外有身份。

    宁舒一直都在关注其他队伍情况,一边跟宋轶汇报情况。

    到现在为止,其他队伍都没有截到人,航空那边查得特别严,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成功说明了,这次的事情完全就是一个圈套。

    偏偏又撞到了宋轶的手中,必须要做,做不好就是宋轶的责任,做好了呢,也会有功吧。

    宁舒给宋轶汇报情况,宋轶的耳朵上带着蓝牙耳机,仔细地听着宁舒的报告,“随时注意情况。”

    宁舒嗯了一声。

    车子里的电话响了起来,宋轶朝宁舒说道:“那边来电话了,肯定是吩咐我做事情了。”

    这个电话是司机的。

    宁舒挂掉了电话,斜眼看着还在玩电脑的小九。

    宋轶按毒枭那边的指挥,到了指定的地方做交接。

    而在交接的时候,宋轶直接开枪杀人,抢走了对方箱子,箱子里都是钱。

    而且在交火的现场,毒..品洒了一地。

    宋轶还中了一枪,在队员的掩护下才逃出来。

    追踪的场面就跟速度与激情一样,那叫一个惊心动魄。

    宋轶被推进了医院,进手术室钱,咬着牙忍着痛让宁舒将四具尸体和两个司机送到锦..州市的公安局,死因就是枪支械斗,是犯罪集团想要黑吃黑。

    就是司机见钱眼开。

    将尸体搬进了车里,宁舒和小九还有一个负伤的老二将尸体尸体和两个司机送往锦..州公安局。

    交接了之后,宁舒一行人会锦..州医院去看宋轶。

    宋轶身体中的子弹已经取出来了,正躺在病床上休息。

    除了宋轶中弹,还有老四中朱义也负伤了,两人床位隔着一个帘子。

    宁舒朝两人问道:“身体怎么样了?”

    宋轶无事人一样说道:“没事。”

    “怎么没事,疼死我了。”朱义立刻叫唤了起来,一点都没有宋轶的忍耐。

    宁舒只是说道:“受伤了可以好好歇歇,养养身体。”

    哪怕是军人,也有喜欢纵、欲的人。

    朱义就是那种人。

    朱义看着宁舒:“我就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我是没有你的宋轶宋长官洁身自好,我又没要你喜欢我。”

    宁舒斜眼朱义,什么毛病,炸什么毛。

    至于朱义说的‘你的宋轶’这几个字,宁舒纯属听不见。

    “宋长官是洁身自好,你整天花花还有理了,我是敬慕宋长官,那又怎么的?”宁舒面无表情地看着朱义,委托者的心意是你拿来随便开玩笑的?

    朱义耸肩,“好吧,是我说错了。”朱义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宁舒。

    宋轶揉了揉眉心,“怎么任务完成了,不抱在一起痛哭庆幸劫后余生,怎么先吵起来了?”

    宁舒道歉:“是我说话不注意,影响了团结。”

    她那句话有毛病吗,没毛病吧。

    宁舒这一道歉,朱义反倒不好意思,觉得自己跟一个女人较劲,“我就跟你开个玩笑。”

    宁舒只是翻了一个白眼。

    在锦、州的医院停留了几天,宋轶和朱义送到军医院。

    其他人也回到了部队。

    完成一个任务就得休息一阵子,不然就是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

    因为宋轶受伤了,宋轶的上司亲自到医院来看宋轶。

    嗯,这个上司以后就是宋轶的岳父。

    宁舒坐在朱义的床边削着苹果,看着宋轶的床边围满了人。

    其中一个年纪大约五十多岁的男人,身上充满了威严,就是吴纤柔的爸爸。

    他对宋轶的态度很温和,显然是很看好宋轶。

    朱义朝宁舒摇头,“你没戏了,我听吴政.委有一个女儿,看样子打算把女儿许配给头了。”

    委托者乌静对宋轶的感情,一个队的人都基本心里明白,除了恋人是电脑的小九。

    宁舒淡定地削苹果,一点都不在乎。

    朱义挪了挪自己腿,见宁舒这样,“你就真一点都不在乎。”

    宁舒斜眼,“你也太小看我对宋轶的感情了,那不是单纯要彼此拥有的爱情,而是战友,是敬仰,还有崇高的信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