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我从凡间来 > 二百二十七章 拜师韩丙谦
    齐佳彪正身陷震惊不可自拔,场中的钱长老和列位上师,还有其他的外门弟子,人人身前多出一块法力聚成的晶屏,开始演算不绝。

    约莫半柱香后,钱丰发出酣畅淋漓的长笑,收了身前的晶屏,指着许易道,“好好,真是棵好苗子,如此奇才,我心实喜啊,说吧,你有什么要求,不管过不过分,只要在我能力范围之内,我必然满足你。”

    此话一出,众人无不侧目。

    钱长老是真的爽了,这种解开谜题的欢快,不浸淫数术之道的人不能得知。

    莽古之问,困惑他许久,而许易给出了新的解题思路,却没有解开题目,将这最大的爽感留给了他。

    此刻,他将题目解开,真是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爽透了,越看许易越觉顺眼。

    许易抱拳道,“既如此,晚辈就不矫情了,我想请丙谦上师,做我暂时的指导。”

    此话一出,震动不小。

    “长老,只有外门弟子才能请内门上师为导师,许易新入,才是试弟子,资历太浅,怎能入门第一日便请内门上师为导师。”

    齐佳彪实在忍不住了,再度发言。

    他能在内务堂履职,颇得钱丰信重,平日,他绝不会这般违逆钱丰之意,今番实在是被许易的种种逆天之举刺激大了。

    许易道,“这位道友误会了,我说的是暂为指导,不是导师。就是我有个不明之处,可以专门找丙谦上师讨教。”

    “行了,这个小小要求,我应了,丙谦,你没问题吧?”

    许易说得合理,又不是多难的要求,钱丰只觉此子知轻重,是个可堪栽培的。

    韩丙谦完全呆住了,他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这种局面,按道理,许易应该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啊,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哇呀呀,许小子,我看你是疯了。”

    平地一声雷,宋正一炸了。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许易入两忘峰,可是他一力促成的,而且也是自己和他亲自谈成的,这小子是闹什么。

    许易重重向宋正一鞠了一躬,“许某多蒙正一上师青眼,实在三生有幸,只是我认为丙谦上师更适合我,几番和丙谦上师讨论学问,丙谦上师的严谨治学之风,实在令我佩服不已,所以,暂时我想请丙谦上师指导于我,还请正一上师不要生气。”

    “哇呀呀,韩丙谦,你这个无耻小人,我就说你为何总绕在我身边,原来是存了如此阴险打算,想要截胡,我杀了你。”

    轰的一声,宋正一说干就干,直接出手了,一道光掌直朝韩丙谦轰去。

    哗的一下,满场众人瞬息散尽,钱长老撇撇嘴,嘀咕两句“不当人子”,当先跑了个没影儿。

    他这个内务堂长老,虽是二代内弟子,却没有绝对威望压服三代内弟子。

    何况,宋正一的脾性是出了名的鲁直,他何必去蹚这趟浑水,反正又不会真的死人。

    连钱长老都不管这闲事,旁人自然更不会傻到往里面掺和,顿时散了个干净,连许易也趁机跑了个没影儿,整个大竹峰只剩了宋正一和韩丙谦大战。

    …………

    时已入夜,山风呼啸,从气窗灌入,呜咽不绝,响动极大,却远远压不住韩丙谦的咆哮声和咒骂声。

    “……蠢货,天底下最大的蠢货,姓宋的脑子简直是花岗岩做的,老子都和他说破嘴皮子了,硬是不信,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该死的奸猾鬼,知道了,这一定是知道了,很好,既然知道了,那大家都不要遮掩了,放开【零点看书】来干就是,一个宋正一,我还得罪得起,不是非要拜我为导师么,我一定好好指导指导你……”

    昏暗的洞府内,韩丙谦坐在入厅的台阶上,幽幽月光下,他那损毁严重的脸庞上狰狞得惊人。

    整个洞府内,一干人等,早就被暴怒的韩丙谦尽数驱逐,他如一头受伤的野狼,孤独地舔食着伤口。

    和宋正一的一战,他彻底意识到自己和整个两忘峰道场最鲁直家伙的差距。

    若非两人的大战几乎摧毁半个小竹峰,引发了巨大的轰动,执法堂的长老出来喝止,他怀疑姓宋的真能要了他的命去。

    “好,好得很,都学会借力打力了,不过,暴露的也太早了吧,你若是阴着,说不得我还得伤得再重些,这点皮毛之伤,算得了……咳……什么……”

    一句嘀咕未完,韩丙谦剧烈咳嗽起来,又吐了会儿血,赶忙抓了一把丹药服下,气息才喘匀,两道身影横空掠来。

    “老韩,姓宋的竟下这种毒手?”

    左首的长脸中年义愤填膺地喝道。

    右首的矮胖中年哼道,“老子是没赶上,若是老子赶上了,定不与姓宋的干休。”

    长脸中年唤作屠义,矮胖中年唤作冯清,平日和韩丙谦走得颇近。

    韩丙谦冷笑道,“我看冯兄不是赶不上,而是不想赶上,我和姓宋的大战,可不是一息两息,以你冯兄的耳目,会听不到?行了,姓韩的算是看出来了,什么亲朋挚友,都是一场空啊。”

    冯清胖脸微红,尴尬到,“是兄弟的不是,可那等情况,我便是赶过去又能怎样,真帮着你战宋正一,那样,你们闹意气之争,可成了道场内搞小山头了,真当执法堂的长老是摆设?韩兄,我也是有心无力啊。这不,你这边一结束,我便拉着老屠来慰问你了。”

    说着,冯清掌中现出一枚蓝冰果,价值不菲。

    他们三人虽说是臭味相投,但这么些年过去,总是有几分情义在。

    何况,今番两人坐视韩丙谦挨揍,怎么说都是理亏,只能以宝补情。

    屠义掌中现出一个绿瓶,“新出的毛居仙酿,一年就十二瓶,外面可是叫到了一枚紫愿珠一瓶,老兄,你也是倒霉,那个许易到底怎么回事,是和老兄你有过节,还是真的是你老兄看上这家伙了,要横刀夺爱?可要我说,你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